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09 年 12 月 09 日

女版「傅家俊」吳安儀

繼「神奇小子」傅家俊、陳國明後, 年僅十九歲的吳安儀, 上月參加世界業餘桌球錦標賽女子組賽事, 擊敗比她年長三十年、十屆澳洲冠軍帕拉舒, 成為本港首位女子世界冠軍,一鳴驚人。

眼仔碌碌,帶點「Baby fat」的吳安儀, 自幼跟着桌球運動員父親出入桌球室, 十三歲拿起Q棍一篤,從此放不低, 「每日最少練三、四個鐘,當年未夠十六歲, 每次遇上警察查牌,就要『走鬼』,但我沒想過放棄。」

她會考只得一分,終日埋首家裏打機, 揀上桌球路,多得教練兼父親陪她日練夜練, 她的目標是做「女版」傅家俊, 「我覺得好好彩,若不是有家人, 可能我還躲在家打機,做『宅女』。」

站在球枱前,吳安儀判若兩人,收起天真笑容,打每一球都是認真和專注。

吳安儀在世錦賽以盤數五比一,擊敗十屆澳洲冠軍帕拉舒(左),並在比賽中做出最高七十七度佳績,贏得世界冠軍。

記者兩年前訪問過吳安儀,初出茅廬的她一臉稚氣,笑說同學為她取了花名叫「安儀奶粉」。事隔兩年,吳安儀終於「戒奶」,登上世界桌球冠軍寶座。

世錦賽返港翌日,吳安儀如常到桌球室練習,初生之犢打低十屆冠軍,球會熟客都湧過去祝賀她,小師弟又送她賀卡。見女兒受人簇擁,父親兼教練吳任水比她還興奮,攝影師要求他向女兒送吻,「NG」幾次他都照辦,「拿到世界冠軍當然是一百分,但技術上還可以更好,桌球是學無止境的。」吳任水是女兒的教練、監護人兼發言人,他總會比女兒搶先答記者的提問,足見愛女心切。

「眼看十六強、八強、四強都順利過關,到決賽當日,未試過這麼大壓力,開賽前忍不住喊,好緊張,很難放鬆。」吳安儀天真的睜大雙眼,彷彿要帶記者回到比賽現場,感受她的緊張心情。「今次打得好順,失誤較少。」

小時候的吳安儀經常隨父親到桌球室「打躉」,視桌球為玩具的她,結果一玩上癮。

走鬼的日子

在記者眼中,世界冠軍應該有副「冠軍格」,但吳安儀還是鄰家女孩模樣,梳起髮髻,額前劉海,架上粗框眼鏡,穿T恤、牛仔褲,平凡得可以,「好多人問我為何不戴隱形眼鏡改變形象,我覺得好恐怖,要抓開眼皮放隻隱形眼鏡入去,咪搞。」

說到接觸桌球,她記憶中沒甚麼刻骨銘心的場面,一切來得自然,「初初打波,看別人篤吓、篤吓好搞笑,入到波又好得意,又多變化,好吸引我。」身旁的吳父即時補充,「當年開桌球室,媽媽間中帶她來探我,見她拿起Q棍玩,覺得她幾有天份,十三歲開始正式教她。」

初學桌球全為貪玩,吳安儀沒想過當運動員,放學做完功課沒地方去,家人又不想她躲在家裏打機,便到桌球室,星期六、日都去「打躉」。

礙於法例限制,十六歲以下人士晚上八時後就不得進場,吳安儀被迫過着「走鬼」的生活,「每個月總有一、兩次警察查牌,接待處人員會按鐘通知大家拿身份證檢查,通常爸爸會預備近後門的波枱給我,方便突然查牌時,可以九秒九速度走人。

吳安儀說自己比同齡女孩成熟,但她收藏的頭飾精品,仍帶濃濃少女味。

宅女不愛唸書

「希望政府改例啦,學生放學做完功課都七、八點,如果八點後不讓他們練習,好難訓練接班人,桌球運動要由細學起,像我三四十歲才打比賽,就白白錯過黃金期。」吳父再三叮囑,叫記者反映一下。

吳安儀有兩姊一兄,是家中孻女,受盡萬千寵愛,小四開始沉迷網上遊戲,為了打機徹夜不眠,「父母經常返夜班,無人鬧我,玩到幾夜都得,哈哈!」

中學讀佛教慈航智林紀念中學,一接觸桌球,已叠埋心水打波去,「不太喜歡讀書,就算不練波,第二朝返學都會打瞌睡。」結果,電腦科為她在會考取得唯一的一分。

「讀大學?你知香港的大學學位不多,一萬個學生沒有多少人讀得到。」父親又再為女兒解圍。

吳安儀擊敗所有男生,連續兩年贏得香港二十一歲以下青少年桌球錦標賽冠軍,她希望明年繼續蟬聯,成為三冠王。

幸運之神

吳安儀與父母一起在桌球室工作,一家人每日由大埔家回到上環桌球室,整天埋首波枱上。吳安儀坦言,世界大事、娛樂新聞一概不曉,打波以外,平日最愛玩Facebook、NDS,連她身處的上環一帶也不甚了解,「不是桌球,可能今天還留在家中打機,做『宅女』。不過出外比賽多,發現英文不濟,講兩、三句就冇得傾,想練好英文。」

桌球室內,吳安儀有不少比她年紀更輕的波友,最細只有九歲,要在鞋底下加上四層厚墊才夠高,狀甚有趣。 記者覺得桌球「篤吓篤吓」這種運動其實幾悶,卻很考專注力,只見吳安儀一拿起Q棍,即時變了另一個人,全神貫注,眼神銳利,在波枱瀟灑一篤,紅波、黃波、綠波應聲「入袋」,連愛打桌球的攝影師也讚她「勁」。○六年,吳安儀首次參加香港女子桌球公開賽即奪季軍,翌年參與香港美式桌球公開賽更贏得女子組冠軍,幸運之神總在左右。

「我想我是個好運的人,○六年去約旦參與世錦賽,當時女球手只得兩個位,因為其中一個去不到,我才有機會;○七年去印度參與世界二十一歲以下青少年桌球錦標賽,那次本來是觀眾,中途有球手退出,我有機會補上,就取得了亞軍。」

吳安儀笑言,每次贏得比賽,父母會以食物做獎勵,今趟贏得世錦賽,媽媽(右二)即為她準備大大隻燒鵝髀讓她品嘗。

視父親為偶像

短短六年登上世界冠軍,吳安儀感激兩位「父親」,「契爸爸張亮聲多年來為我提供免費場地,爸爸就做我教練,更常用激將法,叫我打入決賽才好請他來看。」

還以為吳父有甚麼獨門絕技教女,他居然說:「每次她打得好,就請食麥當勞。」

吳安儀這次搶着說:「所以次次都打得好,否則冇得食,好慘!」兩父女一唱一和,合拍非常,她不諱言,父親不僅是教練,更是她偶像,「記得第一次見爸爸打比賽,着住恤衫、打煲呔好有型,現在他五十歲依然打得好,好佩服。希望有天他不讓我,都能打贏他。」

每天平均練習十小時,經常獨個兒操練,她從不覺悶,「如果打到悶,就放自己幾日假,我一直當桌球是興趣,不會視自己為運動員,否則壓力好大。」

成為世界冠軍,名與利陸續有來,但吳安儀將近三千美元獎金,全數交由父母保管,「為名利?暫時沒想過,相信不斷進步,好多嘢都會埋嚟,世界冠軍只是一個名銜,操好波最有用。」

早前因私人理由,吳安儀未有入選東亞運動會大軍,現時正在放假,目標放到明年底的亞運會,「贏了一場比賽,不會開心到忘形,因為還有很多場比賽等緊我,不可以放鬆。」與其等運到,不如努力做好自己。

作為父親兼教練的吳任水坦言,對孻女吳安儀寵愛有加,絕對是「錫到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