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09 年 12 月 08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難為知己難為敵

想多看有關的故事,可翻閱Kenneth T. Walsh所著《Feeding the Beast: The White House versus the Press》一書。

前一陣子,曾蔭權因為傳媒不斷炒作與他有關,但卻理據薄弱的負面新聞,因而沉不住氣,高調反擊,責罵傳媒是:「無中生有,惡意中傷」。但結果卻劣評如潮。今期寫寫二次大戰後美國總統與傳媒關係的演變,看看對從政者又有何啟示。

在杜魯門和艾森豪的年代,記者往往視自己為華盛頓政圈的一份子,對官員、議員基本上信任,並不會事事挑剔,氣氛詳和。尤其是冷戰方興未艾,他們自覺要與白宮在外交問題上配合,例如為白宮保密,盡量不讓其尷尬,並認為這才是愛國的表現。他們不會像今天記者一般,老是假設政客總有些東西在隱瞞、甚至哄騙他們,處於對立狀態。

這種融洽氣氛,在甘迺迪年代去到一個高峰。小甘風度翩翩,談笑風生,魅力非凡,連記者都要拜倒其下。他又懂得與人為善,體貼記者。他更曉得運用鏡頭,為自己營造健康、陽光的風采。記者從來不用擔心在其身上找不到正面的新聞題材。

那一個年代,美國總統並不是聖人,不是沒有陰暗面,例如艾森豪和甘迺迪都有婚外情緋聞,但傳媒都願意放他們一馬。

尼克遜是一個轉捩點。有人說越戰和水門醜聞兩大事件,徹底改變了美國的傳媒生態,這兩件事讓記者相信,沒有任何一個政客是信得過的。官員最初信誓旦旦,說參與越戰是為了一個高尚的理由,而且會速戰速決,但結果戰爭卻曠日持久,而且變得十分之醜惡;而為了掩飾水門醜聞,官員不單全面封鎖消息,更說了一個又一個的大話,甚至用各種不見得光的骯髒手段,去打擊苦苦相迫的記者。

尼克遜可說是戰後與新聞界關係最惡劣的美國總統,他甚至叫幕僚記住:新聞界都是敵人,更編出一張不受歡迎的新聞界人士黑名單。

結果,尼克遜與新聞界一直劍拔弩張,雙方日積月累的仇恨,結果讓白宮與新聞界陷入一場全面的戰爭,即使尼克遜最後被迫下台,傷痕仍然久久不能癒合。隨後,在福特和卡達兩人任內,情況都沒有根本的改善,直到列根。

列根被美國人譽為「一代溝通大師」(the Great Communicator),政府本着與人為善的精神來看待傳媒。例如當一個記者撰文批評他,白宮不會選擇孤立、打擊他,而會繼續交往,以確保白宮的觀點可以在其報道中得到反映。白宮亦盡量嘗試了解記者需要,並作配合。結果成就了過去近四十年,與傳媒關係最佳,也是最受公眾愛戴的美國總統。當然這並沒有杜絕傳媒批評列根,但至低限度不會過於尖酸刻薄,尚且留有餘地。

但無論如何,白宮與記者的蜜月期已經過去,時鐘已經不可能回撥到五、六十年代。

克林頓主政期間,傳媒便如狼似虎的咄咄相逼,與他在其「白水醜聞」和性醜聞中苦纏不休。希拉莉便曾經失控的咆哮,控訴傳媒為何不着眼公共政策議題,反而無休止地糾纏在第一家庭的私人生活、財務、又或者個人錯誤之上;克林頓則諷刺他們為「雞蛋裏挑骨頭的新聞主義」(gotcha journalism),以捕捉和挑剔白宮的失誤和毛病為樂。當然,這種對抗性態度令他們越發陷入麻煩的泥沼。

克林頓的一位資深幕僚曾經一語中的地指出,他簡直自討苦吃:「當白宮把傳媒視作一堆爛泥時,傳媒自然亦會把白宮視作一堆爛泥。」

所以曾蔭權也不用太過上心,記者挑剔官員,扮演監察者角色,海內外皆然。或許他應該把上述金句放在桌上,作為時刻提醒自己的座右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