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蓉蓉樂道 2015 年 08 月 15 日

徐蓉蓉

資深傳媒人,出版社總編輯。具三十多年娛樂圈採訪經驗,遊走於文化娛樂圈內外,看盡星海浮沉。一生愛好文字,最愛在文字海遨遊,只冀望能做個快樂又堅強的人。

林家聲的最後心願

粵劇宗師林家聲博士永不言休地推廣粵劇藝術。他於二○一五年八月四日晚上十一時十三分突然離世,對粵劇界而言,絕對是重大損失。粵劇近年獲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形成有利於重拾年輕一代重視本土文化的土壤。在最重要的這幾年間,林家聲「利用」了一段,由二○○九年至二○一五年的日子,重點訓練了幾位文武生。當中他最看重「青苗」主帥藍天佑,另外,一班已在其位的,如龍貫天、梁兆明,又或後輩如任丹楓等等,只要肯學,他便肯教,他們在聲哥指導下,成績突飛猛進。

藍天佑在他指導下見成績,他演林派名劇《武松》,聲哥給予八十分。梁兆明演《多情君瑞俏紅娘》,聲哥看得極興奮,並指梁兆明可以在文戲方面更上層樓,評價甚高。

《西廂待月》之戲服,乃聲哥極愛。

林家聲在《孝女珠珠》中,掛鬚演關公。

林家聲(左)與余麗珍和薛覺先同台演出。

與太太紅荳子唯一戲裝合照。

本來,聲哥還答應了演藝學院戲曲學院院長毛俊輝,今年十二月為學院擔任導師,指導學員演出其首本名劇《雷鳴金鼓戰笳聲》,可惜現在只能留下永遠的思念,再難見聲哥音容了。聲哥一生好學不倦,兒時隨二十多位老師學藝,粵劇行當所有台前幕後功夫,由編劇、音樂、武術、舞蹈,無一不精,張張刀,把把利。他重視練功,由踏入戲行開始,每天都堅持練功兩小時,所以,至其退下職業舞台,聲哥的演出水平一直保持在最佳狀態。

呂國泉師父教授聲哥耍太極劍法,令他一生受用。

童年時的聲哥,眉清目秀。

萬人迷林家聲,年輕時的俊俏樣貌。

十年前長子林潤笙娶妻,婚宴上一家人合照。

「我非常感激呂國泉師父,他教了我一套太極劍法,對我在舞台上演出幫助很大,它有內勁,動作好圓,耍劍帶連貫性,令我在演粵劇時,有一股用不完的『功』。」

很多人都以為,聲哥退下職業舞台後便全面休息。原來這個估測是錯的。聲哥退下職業舞台,其實有更宏大的理想。

「我希望離開和現實生活有關的環境,去製造一個更具藝術感的演戲天地。每年,為自己籌演一套藝術感強的戲碼,自己想演的。」以往,他演的每套戲,不是都可以個人發揮嗎?「不,也不是太可以隨心所欲,就如我想演《長阪坡》,一直便演不到,這是我的心願,我想演一次《長阪坡》,掛鬚做關公。」

原來,突破觀眾只能接受自己演俊朗角色,不能演掛鬚等戲,是聲哥一直想做的事。

「我從不計較角色美醜,只要劇情有需要,我便會根據角色要求裝身。」可惜,那年在電影《孝女珠珠》中,與陳寶珠演了一次關公,掛鬚戲,卻給人批評,理由只有一個,就是不愛看他掛了「長鬚」,把俊容遮掩。

「所以,我在退出職業舞台後仍然花了十多萬買了幾套蟒袍,在北京找老師傅訂造,目的就是想演一次《長阪坡》,大過一次演關公的戲癮。演出量減少,觀眾就會渴望見到你,我演甚麼戲都不用擔心票房,便可以更加揮灑自如。」

可惜,戲服買了,聲哥健康卻出了問題,他患了腸瘤,做過三次大手術,身體變弱了。

其次,又發覺患了柏金遜症,知道患了這個症,聲哥很不開心,功不練了,在加拿大多倫多的家,每天就是睡覺,連每天都耍的太極劍也不耍。「如果他肯起牀練習,情況可能好一點。」聲哥太太荳姐一直以此為憾。

畢竟是人,再堅強也有軟弱一刻。猶幸聲哥後來想通了,在他生命最後的歲月,他把精神全用在栽培後輩上。

如今青苗漸長,聲哥雖逝,但他為粵劇留下的珍貴資產,成了我們最寶貴的回憶,願後學珍之重之,好好學習林派藝術,用成績回報受教之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