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09 年 11 月 24 日

我不懂說謊 關菊英

潮,有很多種。

林海峰黃偉文徐濠縈屬於同一種,關菊英,則是另外一種。

移民加拿大十五年,兩年前回歸香港,憑《溏心風暴》事業再次逢春,五十一歲的關菊英不僅一笑就踏步去,去年更豁出去公開承認有位同性密友周偉利(Willy),比敢認不敢講的何韻詩還走快了一步。

「潮人?不敢當,承認這位好朋友都是希望做回自己;講大話其實很辛苦,像吸毒,很難斷尾,永遠要一個大話冚另外一個;我記性差,要左瞞右瞞實在太難,五十一歲了,還有甚麼不敢對人言?」

走了半生,關菊英自然不再怕世俗眼光,難得年事已高的父母對Willy亦讚口不絕,就算以事業孤注一擲,關菊英也輸得起。

「現在拍劇真只是為興趣,一年一部,剛剛好,這個年紀不是搏殺期了;做藝人不會紅足一世,我經常提醒自己,今次套劇收得,下一套未必一樣受歡迎,現在做甚麼都平常心,我一向都是個沒有野心的人。」

早已征服了手持十一個物業,身家逾億的Willy,關菊英實在不需要別的野心。輸得起,因為已經擁有;手拿金鎖匙,總比一年紅一季實際。

男女無所謂

記得關菊英早就說過Willy不喜歡見報,亦不習慣名字經常出現在娛樂新聞當中,關菊英曾經為此道歉,Willy卻回應一句:「無辦法啦,鬼叫我鍾意你咩?」很心甜,旁人如我亦感受得到。

談起這段同性情誼,關菊英總是磊落大方,年過五十的女人有幾勇,我還未體驗得到,只知自己不敢問的,關菊英還是娓娓道來。

「既然被傳媒影到,那就承認囉,就是這麼簡單,我沒有花時間去計算甚麼;幾十歲人,沒有甚麼好怕了。到了這個年紀,仍然遇到一個錫自己的人,男又好女又好,還怕人家說三道四嗎?是否因為住了加拿大多年,人也變得洋化?哈哈,其實剛剛相反,我思想很傳統,在那邊十多年,從未與外國人交往過,平日買餸、去銀行所接觸的統統都是中國人,我絕對未被西化。

關菊英二十四歲與黎小田結婚,一心以為自己可馴服對方,可惜卻離婚收場。

關菊英早在加拿大已認識Willy,不過當時二人並未稔熟,密友關係由○六年初才開始。

「或許這樣說吧,我很怕講大話,因為自己記性差, 要經常記着自己講過的大話實在很難,很大壓力;又可能跟年齡有關,坦白說,若我現在還是二十幾三十歲,我未必有勇氣承認這段關係,現在藝人面對的不僅是自己,還有經理人、觀眾與影迷,我也戥年輕的一輩辛苦。

「事業總有終結時,你覺得我復出氣勢不錯,但一個藝人又可以紅幾耐?返TVB拍三部劇都有好成績,我當然開心,但到了這個年頭,事業已經不是我追求的了,這一刻,家庭對我最重要。我剛剛移民加拿大的時候,在那邊無人無物,試過病了幾日都無人來探我,想食碗粥都無人幫到手,沒有親人在身邊,的確很可憐;難得現在全家都回流返港,父母又健健康康,媽咪知道Willy對我好,她都很放心;媽咪由細到大都視我如掌上明珠,見到我開心,她都老懷安慰,我身邊那個是男是女,已經沒有關係。」

關菊英自言朋友不多,但每段友情都可維持幾十年,與狄波拉的好友關係乃例子之一。

今生沒遺憾

十四歲出道,十八歲當上一線歌手,二十四歲結婚,三十三歲移民;關菊英經歷過的不算特別多,只是比別的女星體驗得特別早。猶記得汪明荃年中以六十一歲高齡再婚,看似擁有一切的她卻遺憾膝下無人,選了同性做密友的關菊英,婚,或許未能再結,更莫說要做母親。

「我從未想過要小朋友,所以膝下無人,對我來說不算一個遺憾;我二十多歲時已好肯定自己不會生育,不是討厭小孩,而是覺得責任太大。我總覺得人生苦短,一時又天災,一時又人禍,好後生已經想到死亡,那時經常想:『若我突然死去,誰替我照顧孩子?』所以三十年前就決定不要小朋友了。

「我媽媽對我們六兄弟姊妹絕對是無微不至,雖然我們不是富貴人家,但爸爸媽媽視我們每一個都如珠如寶,我自問未及媽媽偉大;要將畢生的愛心投放在另一個人身上,直至離開人世,你知道有多難嗎?若你像我一樣質疑自己的能力,哪我就勸你不要生了。

「眼見這幾年各地的天災水災,金融海嘯等等,我更加覺得當年的決定是正確。現在遇到朋友的子女結婚,我總會靜靜雞叫他們不好生BB,很衰格吧?活在這個『今日唔知聽日事』的年頭,自己都照顧不到,何必要生個小朋友出來讓他受苦。」

就是做不到

眼前的關菊英,說話溫文爾雅,沒有「細契」般潑辣,亦沒有「司珍」般工於心計,跟電視上的她截然不同。 「我份人很簡單,由始至終都是一樣;後生時人家叫我唱主題曲我就唱,叫我行我就行,求婚我就結婚,很多東西我都沒有想清楚。

「十八歲就有得唱主題曲,我理應第一時間去多謝人,打好關係也好,當禮貌也好,偏偏我甚麼也沒有做過;二十四歲嫁人,沒有想過因而錯失了很多機會,那時心想,都嫁人了,做與不做都沒有所謂;到兩年後離婚復出,整個圈都變了,那時個個都有經理人接洽工作,我還懂得這一套,唱了幾年見發展不好,便叠埋心水移民。

去年關菊英憑〈無心害你〉拿了勁歌季選,聲勢比「大契」更勝一籌。

關菊英原來從未拍過古裝劇,只在多年前的MV作過古裝扮相的她,最初拍《宮心計》時,非常不習慣。

「但話說回頭,我沒有後悔過結婚,當時的確有感覺才會這樣做,可惜這段婚姻只維持到兩年。可能我自小信佛,很多東西都看化,我經常提醒自己,這個世界沒有甚麼事是不會發生的,世事亦沒有絕對,那時知道自己的婚姻已經沒有彎轉,也就去接受囉,我從未試過要生要死,現在就更加沒有感覺。」

男女大不同

說起跟同性相處,關菊英總是滔滔不絕,我私下假設她因為曾經滄海而害怕男人,關菊英卻舉了一個實例作解釋。

「有好多話題根本同男人傾不到,有時想呻兩句,發洩一下,他們不單止不明白,還會反問:『咁又點?你講來做乜?』跟女人做朋友,話題可以深入很多,有時都未講完,對方已經知我感受……(下刪三千字)」

關菊英自認是男女關係中的失敗者,坦言不了解男人的她,笑言早就失去專業資格。

至於同性關係,林一峰認第一,菊姐都應該可以認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