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老總手記 2015 年 06 月 09 日

關慧玲

《東周刊》社長兼總編輯。

請還給人悼念的空間

過了二十六個年頭,每年維園的點點燭光,都觸動人心。今年人數少了,但有心人依然會找個角落坐下,點起一支蠟燭靜靜悼念,放眼望去依然是一片燭光海。可是台上風景卻已不一樣。

那些年,人群多數靜靜的坐,看着台上片段沉思,今年司儀變了年輕面孔,有年輕樂隊,中間再加插四間大學學生會本土宣言,唱佔中歌,焚燒基本法,平反的主調已然變質。

學生有自己獨特看法不是問題,只是甚麼場合做甚麼事,四間學生會講的由六四扯到爭取修改基本法,其中一位更只提到港人命運自決,已偏離六四悼念的本意。

學生發言大同小異,但卻要分開四個逐一講,講成二、三十分鐘,貫徹「你不代表我」的新生代思想。年輕的臉,陳詞激昂,資料卻不完全準確,例如話八九六四後,中共為了收緊基本法給人的空間,就將李柱銘、司徒華踢出基本法草委,但實情是他倆公開宣布道不同而自行離任,稍稍引證一下就不會搞錯。再者,如果根據學生的邏輯,是否應該燒埋「聯合聲明」?

支聯會四面受敵權威大減,面對學聯缺席,原來支聯會為了突出自己仍有新生代承傳,幾乎口水乾至游說到這四間學生會上台撐場,所以他們在台上說甚麼,做乜嘢,支聯會都無從過問。其實,悼念的心情是沉鬱的,抗爭卻是慷慨激昂的,兩者完全不同,撐本土的,自然會去相關集會,來六四悼念的,是另一班人。

最後面對突如其來的焚燒基本法一幕,司儀也只得急轉彎,一句:「做得好……我們唱〈自由花〉。」把氣氛轉回來。

世事從來是相對,當新一代「去中國化」意識日壯,肯悼念六四的也變成溫和民主派,因為這些人仍然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只是香港政治氣氛愈趨激烈,六四今年更被激進派聲討,民主運動碎片化,誰也失去了號召力。

二十六年了,只有香港依然每年有數以十萬的人出席這麼大型的悼念活動,希望支聯會諸君認真考慮,還給這班走過六四中生一代的空間。筆者相信坐滿維園的基本盤還是有的,假如擔心人數流失而硬要將本土意識移形換影,恐怕會連基本盤也會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