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09 年 11 月 21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一號」飛機餐

前幾個星期,梁家權在其本刊專欄中,寫了〈三萬呎高空的湯麵〉一文,提到國泰招待他試菜,嘗過九碗他們準備向頭等和商務客位提供,作為飛機餐的湯麵,包括鮮蝦雲吞麵、雪菜肉絲米線、柱侯牛筋腩拉麵、燒鴨瀨粉、清湯牛腱麵、炸醬湯麵、水餃湯米、四川擔擔麵和咖喱牛腩湯河。麵我未吃過,味道不知道如何,但至少比起慣常吃的飛機餐有想像力,但當然,問題是我雖然會乘國泰飛機,但通常坐的都是經濟艙,所以相信與那九碗湯麵,都是無甚緣份的了。

我對飛機餐一向沒有甚麼好感,我常常覺得,唯一可以把食物煮得難食過大學student canteen的,就只有飛機餐。十多小時的航班,機上隨時會供應三餐。通常我只會吃一餐起兩餐止,見到一些阿叔阿嬸「有殺錯,無放過」的樣子,就真的只能苦笑。更何況,坐在飛機上十多小時不能動彈,吃了的東西無法消化,胃脹起來簡直想嘔,完全「攞苦來辛」,所以何苦還要不斷往嘴裏塞?對於四十歲的中年人來說,吃東西,重質比重量來得划算。我們是去旅行,不是去伊拉克走難,難道意大利、法國等地方,好吃的餐館還會少?為甚麼要把胃納消耗在飛機餐上呢?

上期在本欄寫了〈空軍一號〉一文,有點意猶未盡,尤其是有朋友好奇的問我,在這架造價連城,集尖端科技於一身的空中宮殿之上,究竟美國總統——那位世上最有權勢的人物,又會吃些怎麼樣的飛機餐呢?

山珍海錯?廚神美食?特色菜式?可能會讓大家大失所望,答案再普通不過。

雖然空軍一號看似奢華,但卻一直有着一個節儉的傳統,就是所有乘客,包括總統自己及第一家庭的成員,在機上用餐均須自行付費。一般來說,早餐的價格是4-6美元,午餐6-8美元,晚餐8-11美元,可說十分廉宜。因着這點微薄的預算,所以食品質素也將貨就價,十分普通。例如早餐通常是燕麥鬆餅、麥片、水果和Yogurt,又例如奧巴馬的晚餐便是漢堡包和蔬菜沙律,比起我曾嘗過大部分具規模的國際航空公司(如國泰)的飛機餐,要算普通。

如果要問過往二十多年,總統的飛機餐有何轉變的話,最明顯的,就是轉向低脂、低熱量、以及以蔬果為主的餐點。例如在福特和卡達的任內,早餐通常是牛油炒蛋、香腸、薯餅、Danish Pastry、以及水果杯等,如今則變了前述的健康早餐。在飲料上,多是礦泉水或蒸餾水及減肥飲料為主,酒類和含糖飲料則不受歡迎。當中的變化,往往因為第一夫人的強勢介入。

例如,列根的心頭好是肉卷和通心粉,但當和太太南茜同機時,則會改為鮮蝦沙律、又或者乾脆蔬菜沙律,以及菜湯。但如果南茜沒有同行,列根就會揀回前述的心水,還包括檸檬批、朱古力餅乾等他喜愛的甜點,甚至很heavy的忌廉蘋果批。但當南茜在旁時,便一定會板起嘴臉,要他一口都不能沾這些甜點。

我記得某馬姓朋友(當然不是馬英九)說過,至愛是乾炒牛河加可樂,但每當太太在旁時,都不敢放肆,惟有去球場睇波,可以撇開太太時,才能吃回這份深愛的晚餐。

但老布殊就沒有這麼「順攤」,他是一名「食肉獸」,最愛啖牛排,十分討厭吃西蘭花,一次終於忍無可忍,和空軍一號的服務員說,以後也不想在餐單中再見到西蘭花了,後來這個消息洩漏了給記者知道,還給報章《U.S. News》出了如此煽情的標題:「經過八年的忍氣吞聲後(布殊當了列根八年的副手),布殊終於為自己的飲食品味贏回一仗﹗」結果還惹來一場不大不小的風波,被人批評:「總統實在是『教壞』小朋友,以後你叫那些為人父母的,見到子女吃飯時吃剩西蘭花以至其他蔬菜的,可以如何教導小朋友﹖」

克林頓是第一個在飛機餐中引入所謂junk food的總統,至愛是漢堡包、薯條、墨西哥Burrito(粟米薄餅肉卷)等,後來他常常被媒體挖苦是「肥仔」一名,而且醫生又作出勸告,再加上希拉莉的壓力,到了第二個任期,便改為雞肉、魚肉、蔬菜漢堡和沙律等,清淡、健康得多。

小布殊則被稱譽為空軍一號上最易伺候的總統,端上甚麼飛機餐,他就吃甚麼,既不挑剔,也不抱怨。不過他還是比較喜歡德州和墨西哥風味的家鄉食品,像德州烤肉、又或者Burrito之類,另外他也喜歡亞洲食物。

最難服侍的一定首推詹森,他為人粗鄙,喜歡喝烈酒,如威士忌加蘇打,空中服務員的調酒如果稍不如意,他就會把酒杯摔在地上。他的至愛也是肉汁豐盛的牛排,但卻吃得粗鄙,慣於大聲打嗝,更有一次,當一口咬下牛排三文治時,咬到軟骨,便吐在手裏,然後隨手丟開,不料卻落在旁人的碗裏;又有一次,吃的又是他心水的烤牛肉,當看見旁人端着的一碟時,他一手搶過來,高聲呼喊說並沒有烤熟,再走過去以粗口責罵服務員,並說若然再有下次,便把他們送到越南,再把碟子摔在地上。他彷彿要告訴你:「我是德州人,我們的脾氣就是如此。」不過,不打緊,詹森已經是四十多年前的總統了,過去近二十多年來,這樣橫蠻的場面,以至大杯酒大塊肉的總統,已不多見。

無論如何,下次當飛機餐端到你面前,要想搖頭歎息時,不妨想想空軍一號機上的飛機餐,想想貴為總統也是吃得如此時,食物或會因此容易嚥下一點。

有關空軍一號之上飛機餐的故事,取材自上期本欄所介紹的那一本書,Kenneth T. Walsh所著的《Air Force One: A History of the Presidents and their Pla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