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5 年 04 月 28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癲王回望

也許自己以前曾在中途宿舍工作,日日夜夜都對住精神病人,所以當年娛樂圈的「四大癲王」,我都先後做過幾次深情專訪,或者傾起偈上來,寧舍啱嘴形吧!

先說陳寶蓮,最記得和她做完專訪後,她說想去唱卡拉OK,於是便和她去了尖沙咀,唱了兩、三小時後,差不多凌晨十二時多,便埋單走人。

誰知在麼地道附近話別時,她竟表示不想回家,想再找地方飲嘢,我由於已經由朝做到晚,疲態畢露,便加以婉拒,她只好無奈離開。

行了幾步,我回頭再看,只見她拖着寂寞的身影,以極慢的步伐,向不知怎樣消磨的深夜遠去。

輪到洪朝豐,和他做訪問,真的要叉足電,因為口水多過浪花,通常一傾便五、六小時。一談起京劇昆曲,他便眉飛色舞,即席輕哼幾節,不亦樂乎。

在病發高峰期時,他試過遠走大連,打長途電話來訴說之前求了一支黃大仙籤,單是解說籤文與他的現況關連之處,已可講足半小時。

收線後,才發現我和他竟傾了個半小時,心想:佢呢條長途電話費單都襟計咯!

我喜歡看他的文字,秀麗而有詩意,言情也令人深思。近年見他康復,轉做打坐老師,兩年內已教了超過千五名學生,足迹常見於泰國的禪修營。

難得見到他找到心靈安歇的樂土,心自安慰。

至於蔡楓華,真的令我啼笑皆非。和他做過幾次專訪,也一直知道他對紅磡體育館有情意結,所以每次訪問完畢,我都跟他打氣,叫他加油。

誰知他竟對其他行家散播謠言,說我是全香港淫媒集團的首腦,每年倚靠妓女維生的收入億億聲。我知道此事後,不禁歎一句:「原來佢真係癲o架!咁樣無中生有屈我!」

比起蔡楓華,藍潔瑛正常得多。和她訪問多次,她總是煙駁煙,望着一團又一團的煙圈,往往若有所思,靜默不語,忽然又會煞有介事說臭氧層穿了幾個洞,住在地球很危險。

有一陣子,她經濟拮据,我介紹了老友找她拍廣告,又安排她在周刊寫專欄。緣起緣滅,近年我已淡出她的生活圈子了,她也白了頭,卸下絕色,獨在赤柱隱居。

本周一是藍潔瑛的五十二歲生日,嗨!很久不見,你還好嗎?祝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