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09 年 11 月 14 日

包養成風 接客當拍拖 大學女生援交自白

報稱就讀理工大學的一名十九歲女生,透過互聯網兜客做援交期間,結識了一名富家子,並發展成包養關係,這位「出租情人」其後提出分手,卻被威脅爆大鑊,受驚下報警,援交女的身份因而曝光。

有調查發現,大學女生做援交近年漸趨普遍,更匪夷所思的是,這群正接受高等教育的天之驕女,不認為援交是賣淫;甘願獻身他人,除了金錢,部分竟為追求被愛感覺,道德觀念極盡扭曲。

本刊接觸了數名援交女生,深入了解她們由「賺取外快」到「被人包養」,最終變成「全職接客」的心路歷程。

作OL打扮的援交女,與客人交易後有說有笑步至酒店門前,並拿起手機交換聯絡資料。

大學生,第一次做part-time Girlfriend」、「GiGi,幫幫忙,大學生,屋企問題需要錢」、「靚女大學生,只做一星期」、「19歲學生妹,想畀人包一個月。」……

在網上各大討論區的成人徵友版,經常出現自稱學生妹、甚至大學生的援交女帖文,除逐次計的交易,亦愈來愈多提供被包養的長期服務。

在大學讀二年級的阿靜(化名)向本刊透露,她目前正接受一名熟客以每月一萬八千元包養,由於期限將至,正努力尋覓新客「照顧」。

「有人包養收入穩定、又不用經常上網找生意,可留下多點時間讀書。雖然講明要隨傳隨到,但一切交往必須在放學後才進行,考試期間也會暫停。除了性行為,大家不時都會逛吓街、看吓戲,有錢收又有得玩,何樂不為?」阿靜認為,包養形式援交就如她以往拍散拖般,故不認同自己是賣淫。

不過她的「拍散拖」對象,已由嫩變老,最好更是有婦之夫,「最初搵客專揀單身後生仔,諗住啱傾啱feel,誰知遇着位血氣方剛的戇男,包養兩星期卻要日日見,即使不開房也要陪吃陪玩,計落很不划算。自此之後,我只會揀較成熟的客人,有家室就更加好,因他們的要求相對較少,又要回家交人,佔用我的時間不會太多。」

這名援交女每天只在下午四至七時開工,因客人遲到而不斷看時間,恐被耽誤下一宗交易。

 

報稱十八歲的援交少女,剛完成交易後,即聯絡另一嫖客往酒店開房。

月包二萬隨傳隨到

阿靜透露,要包養援交女,一般最短都要半個月,收費由八千至一萬元不等,即約二萬元一個月,必須先收錢、後服務,期滿分手便互不相干。為方便相聚,部分客人會在酒店長租房間,亦有人提供住宅單位,未婚者甚至招呼援交女回寓所居住,最常見當然是到時鐘酒店。

大學女生做援交的問題究竟有幾嚴重?有社工組織透露,近年接獲的援交女求助個案,有逾一成是大專生及大學生,她們大多由兼職開始,一步步踏進全職援交的不歸路。

循道衛理楊震社會服務處、「預防青少年援交計劃」社工謝紀良指出,大學女生做援交,多數是因家境清貧,亦有為追求名牌自甘墮落,最令人驚訝的是,部分感情空虛的女生,竟將援交視為拍拖。

恐嚇爆料逼做性奴

「有少女因看見同學在校園雙雙對對,也想被愛和關懷,便做援交,甚至接受包養,希望從中享受暫借的戀愛滋味。更有女生與『男朋友』吃喝玩樂時,因太陶醉於拍拖的浪漫,忘記自己正在援交,消遣時竟反過來替對方付鈔!」

謝續說,不少包養援交女的嫖客,同樣為了追尋拍拖感覺,「一般援交只限於開房,但包養女生就會加入行街睇戲、燭光晚餐等拍拖活動,有嫖客甚至因援交女是大學生,覺得她們有學識有內涵,借包養為名,試圖與對方發展成真正情侶。」

但他警告,在包養期間,嫖客會逐步掌握援交女的個人資料,包括真實姓名、就讀學校、甚至家庭背景等,一旦因愛成恨,隨時會以公開援交女的身份來作要脅。

就如上周發生的一宗案件,一名父親當警官,母親是上市公司要員的姓李富家子,透過互聯網,交上報稱就讀理工大學的援交女生,因迷戀對方出錢包養,並在酒店租用長房,但女生漸漸發覺富家子太過癡纏,遂提出「分手」。有人疑不甘被拋棄,涉嫌勒索女生,還威脅向她的學校及家人揭露其援交女的身份,女生受驚下報警求助,富家子被捕,暫准保釋候查。

此外,一名二十一歲女大學生,曾接受一名已婚保險經理包養,期間被金錢利誘拍下裸照及性愛影帶,其後女生要求取回有關照片及影帶,卻被勒索一萬四千元及要求免費性交兩年,涉案經理在今年六月被定罪,判囚一年。

有援交女悔不當初,亦有人選擇豁出去,但求搵得更多。

網上成人徵友區已成為援交女主要兜客途徑,不少帖文大字標題以「大學生」及「包月」作招徠。

這間位於油麻地的時鐘酒店,常有援交女與嫖客出入。

方便接客租房變身

十八歲的援交女雯雯(化名),由兼職開始到被人包養,以至全職接客,前後僅一年時間,「第一次援交只因急需用錢,後來想買名牌手袋再接客,慢慢又覺得包月幾好,收入穩定又不用接觸太多陌生男人,但有時我與家人或朋友聚會,對方失驚無神來電要求見面,我便要立即前往,非常麻煩。況且被包之後,很難偷空接散客,賺少好多。」

雯雯表示,現時一般全職的援交少女,每月平均開工二十日,以一日有兩至三宗生意,每次收一千元計算,月入可達四至六萬元,是被包養的兩至三倍。

另一名同樣全職接客的援交女阿寧(化名)說,她每日只在下午四時至七時接客,晚上八時後便會關掉與嫖客聯絡的手機,確保私人時間不受滋擾。

而為方便工作,她最近更在油麻地慣常光顧的時鐘酒店附近,租了一個套房,作為開工等客的落腳點,並用作擺放接客使用的手機、手袋,以及安全套等用品,避免放工後仍要隨身攜帶,減少被朋友或家人懷疑的機會。 社工謝紀良說,無論以甚麼形式援交,其實都是賣淫,就算賺到很多錢,絕大部分援交女都會漸漸對這種見不得光的生活厭倦,即使能成功抽身,仍要面對心理上的一關。

他透露:「曾有一名已從良的援交女,到酒吧消遣時碰上以往的恩客,對方主動上前打招呼後,不斷與朋友交頭接耳,她便認定被揭露不光彩的過去,感到尷尬與不安,自此再不敢夜蒲,甚至連人多的地方也不敢去,性格變得十分孤僻。」

社工謝紀良透露,近年求助的援交女有逾一成是大專生與大學生。

為打擊網上援交賣淫活動,警方不時在一些成人網站登出告示,呼籲少女勿貪錢出賣肉體。

援交女「接客指引」

透過互聯網招客的援交女,最近都收到一份「接客指引」,相信是有資深性工作者,擔憂她們易被欺騙或傷害,將接客經驗編成指引供參考,下為指引的部分節錄。

收費篇

  1. 客人要求減價時要三思:考慮自己是否經濟拮据?客源是否不足?假如客人公開妳提供的優惠價,能否接受以同一收費接待他人?
  2. 進行交易前,最好「先收錢、後服務」,或最少收取一半訂金,確保對方不會吃「霸王餐」。
  3. 切忌提供銀行戶口給客人入數,以免真實姓名曝光。

安全篇

  1. 拒絕客人拍照或拍片的要求,如對方強行,要立即「影番佢」。
  2. 為防客人設局偷拍,應避免到對方指定地點交易,否則隨時變成「四仔」主角。
  3. 有客人會在交易途中,暗中除下安全套「打真軍」,故切勿太過投入服務,要時刻提高警覺。
  4. 提供任何服務都應使用安全套,以減低染上性病的機會。

溫馨提示

  1. 不夠十六歲,切勿做援交,不要害人。
  2. 想生意好,就要聽劉德華的說話:「今時今日,服務態度係好重要!」
  3. 做夠就上岸,除非妳想做死一世!

網上援交 等同「企街」

針對援交賣淫歪風,警方特別加強互聯網巡查工作,在蒐集援交女兜客帖文、以及與嫖客之間對話等證據後,即會採取拘捕行動,控罪與起訴企街妓女相同。

一名資深警官表示,大多援交女都以為自己和一樓一鳳接客一樣,並不違法,但當她們與嫖客在網上接洽時,所提及的服務內容、價錢,或透過任何方式發出的性交易訊息,其實與在街上兜客的流鶯一樣,觸犯「唆使引誘他人作不道德行為」罪行,最高可被罰款一萬元及監禁六個月。

去年九月及今年四月,警方西九總區先後兩次展開代號「搜鯨」的行動,共拘捕二十三人,包括賣淫集團骨幹成員、網上馬伕和援交少女。其中一名以「36F肥妹仔」為題,在網上招客的少女(左圖右),就因「唆使引誘他人作不道德行為」罪成,判處一百小時社會服務令,成為首宗援交女被檢控並入罪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