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5 年 03 月 28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哭牆:安能忘記亡國殤

猶太人是一個苦難的民族。

耶路撒冷本來是希伯來語,意思便是「和平之都」,只可惜,歷史上,和平從來與耶路撒冷都十分遙遠。公元前一千年,猶太民族史上最偉大的君主大衛王,在這裏建都,但從此之後的三千年,伴隨着這座城的,卻是爭端、戰爭、殺戮,以至毀滅,縱然它一次又一次的重建,但卻一次又一次的成了廢墟。

大衛王的兒子所羅門王,為了要榮耀上帝,也為了他本來就熱愛排場,結果花掉國家巨大的積蓄,建立了金碧輝煌的聖殿,再親身運回象徵與上帝同在的約櫃,再把它供奉在聖殿之內。但可惜這卻得不到上帝的眷顧,所羅門王死後,國家分裂,一分為二,但更可怕的還在後頭,公元前五八六年,巴比倫帝國攻陷耶路撒冷,全城被毀,聖殿被焚,財寶被掠,猶太人遭俘虜到巴比倫作奴隸。

雖然巴比倫後來遭波斯所滅,猶太人獲准返回故土,並重建耶路撒冷以及聖殿,但公元前六三年,這次輪到羅馬又攻佔了耶路撒冷,並對猶太人施行高壓統治。猶太人在多次起義失敗後,公元七○年,羅馬將軍提多再次帶兵攻陷耶路撒冷,百多萬猶太人喪生,聖殿第二次被毀,猶太人再次被放逐,並被賣到外地作奴隸,耶路撒冷成了荒無人煙的一片廢墟。

在一片銀光下,安靜及祥和的哭牆,廣場在中間是分隔開的,男左女右的在不同區域祈禱。

在牆上石與石的縫隙中,攝入了信徒許願的紙條,據說這會特別靈驗。

幾十年後,羅馬人在原址興建一座全新的羅馬城市,並在聖殿山上另建羅馬神廟,要把猶太人的種種一筆抹走。之後四百年,猶太人仍然繼續遭放逐,最初完全被拒進入該城,後來則放寬至每年可以回鄉憑弔一次。猶太人就是如此一直顛沛流離,只能在每年的城破紀念日,返回城內,到「哭牆」前痛哭,提醒彼此勿忘國殤。

這面「哭牆」,就是聖殿被毀後,碩果僅存留下的唯一遺迹,相傳,當年所羅門聖殿被毀時,六位天使曾經坐在聖殿的一面牆上哭泣,淚水黏結石縫,因此這面牆永遠不倒,但卻成了猶太人國破家亡、顛沛流離的象徵,與淚水結下不解之緣。

直到公元五世紀,在政權換了成穆斯林統治之後,猶太人才獲准回歸耶路撒冷。之後千多年,耶路撒冷又在天主教與伊斯蘭教兩大宗教的紛爭中,成了磨心,雙方都視它為自己宗教的聖城。起初是穆斯林統治,但卻惹來十字軍卻多次東征,務求「解放」該城,結果該城在雙方間多次轉手,當然也少不了生靈塗炭。

在哭牆前靜思、禱告、懺悔的信徒。

白天的哭牆擠得水洩不通,半點宗教祥和氣氛也感受不到。

最後,耶路撒冷於一五一七年落入鄂圖曼帝國手中,直至二十世紀,達五百年之久。一次大戰鄂圖曼戰敗,整個巴勒斯坦地區被英國接管和託管。散居世界各地的猶太人開始返回這片上帝的「應許之地」。二次大戰前後,更湧來了大批逃避納粹迫害的猶太人,以及大屠殺和集中營的倖存者。一九四七年,聯合國通過讓猶太人建國,一九四八年以色列立國,這觸怒了阿拉伯諸國,結果爆發了四次中東戰爭,四次以色列都戰勝。在第一次戰爭中,以色列軍取得西耶路撒冷(即新城區),而在第三次,亦即是一九六七年的「六日戰爭」中,以色列軍更奪回東耶路撒冷(即舊城區),於是,經過一千九百年之後,猶太人終於取回聖殿山,於六月七日早上,第一時間走到哭牆禱告和痛哭,但這次卻是因復國而喜極而泣的眼淚。

從這一頁又一頁的歷史,我們可以看到,哭牆不僅是聖殿碩果僅存留下的唯一遺迹,是猶太人朝聖、向上帝禱告最神聖之地,也是猶太人千百年來,提醒自己國破家亡、顛沛流離、流離失所、勿忘國殤的標記,包含宗教與歷史的雙重意義。

正如上一篇所述,我首次到哭牆,是我抵達耶路撒冷的第一個晚上。晚上這裏的人並不多,在一片銀光下,讓人的心靈也特別平靜與祥和。我雖然沒有宗教信仰,但在四周的氛圍之下,也自然而然,走到哭牆之前靜思、悔疚、訴說心中的鬱結……淚水也不期然的在眼眶中凝結起來。

到了翌日,在大白天,我再到哭牆走一趟,但感覺卻完全是另一回事。哭牆前人山人海,擠得水洩不通,遊人大呼小叫,更有大量商販在此擺檔和叫賣,這裏成了一個普通不過的廣場和市集,半點宗教的祥和氣氛也感受不到,靜思、禱告、懺悔,也無從談起了。

(聖城耶路撒冷之旅三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