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5 年 03 月 24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一起老去

一生時光,在走到盡頭時,回首前塵,幾許叱咤風雲,多少愛恨枯榮,都帶不走,也留不住。

新加坡「國父」李光耀,在本周一(三月廿三日)凌晨三時十八分病逝,度過九十一年豐盛人生。

他除了在政壇寫下頁頁光輝歲月,那份和愛妻的鶼鰈深情,更值得掩卷回味。

二人本來是同窗時期的競爭對手,李光耀在數學科是全級第一,英文和經濟科卻屈居第二,正正是輸給愛妻柯玉芝,二人惺惺相惜,秋波互送。

後來他們同到英國劍橋留學,二人的宿舍相距一英里,他經常送她回家,最愛到途中一間教堂,坐在一角靜處談心。

異地共譜戀曲,二人索性瞞住父母,在當地秘密結婚。「有了芝,我便心滿意足。」李光耀在三年後的一九五○年九月三十日,在新加坡再度註冊,大排筵席,從此柯玉芝選擇做李光耀背後的女人,女兒曾形容她是「爸爸的無名英雄」。

這份愛,六十多年來,都無懼風雨洗禮,直至頭髮花白,依然情常在。

後來柯玉芝中風,從此卧病在牀,令李光耀痛心非常。「我嘗試令自己很忙碌,忘掉悲傷的感覺,但是一回到家,望着身子無法動彈和不能講話的妻子,就是那一天最難過的時刻。」

李光耀問自己:「我還能做甚麼呢?我不可以倒下來,生活還是得繼續下去,我的思緒,會回到我和她還能一起走路的快樂時光。」

每天晚上,他會坐在妻子的牀畔,告訴她今天自己做了甚麼事,又會唸她最喜歡的詩。「我知道她仍然認得我,為了我,她會撐下去保持清醒。」李光耀雖然不是天主教徒,甚至每天勤唸「Ma Ra Na Tha」禱告文,意思是「主耶穌!來吧!」

在妻子的耳邊,李光耀常常溫柔細訴,他一直謹記結婚時的誓言:「無論疾病或健康,都會愛她、照顧她,直至生命盡頭,能愛多久就多久。」

一○年他在妻子的喪禮上致悼詞,透露妻子的遺願是要和他的骨灰放在一起,永不分離,生死相隨。

幾多對,能愛到盡頭,依然心醉?幾多對,由心動到白頭,早已平淡如水?幾多對,知道最愛是誰,能一起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