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09 年 01 月 05 日

與誰共舞陳寶珠

陳寶珠是屬於舞台的。陳寶珠三個字,由六十年代的「影迷公主」,至七十年代息影,九十年代復出,依舊閃閃發亮。然而訪問這天,她的行頭一點也不閃,白色T恤、外套、牛仔褲,配平底布鞋,平實樸素得有如幼稚園教師。

訪問期間,兒子楊天經來電,電話鈴聲,是BB的天真笑聲。她聽着聽着,臉上泛起一抹淺笑,再附送幾句溫柔軟語,「你起牀了?現在出街嗎?」若不知情,還以為她在跟情人對話。

前夫早逝,在陳寶珠心目中,被她呼作「經經」的兒子,便是其人生的全部。她甚至為了兒子而不再婚,獨身至今。「到底只得一個仔,唔多唔少都會縱吓……我無乜遺憾,除了無一個完整的家庭給經經。」

事事以「經經」行先,長期感情空白,不會感到寂寞嗎?「我有好多朋友,有時在屋企追吓電視,打吓麻雀,食吓飯,日子好易過。」

一個人的舞蹈,未必孤獨。眼前的陳寶珠,獨自揚手拗腰,努力在鏡頭前擺出跳舞姿勢,自得其樂,笑彎了腰。

跳的人投入,看的人開心,何妨繼續跳下去?

寶珠姐早前穿上婚紗,與演員石修、余安安等,為舞台劇《我愛萬人迷》宣傳。「件婚紗領口好低,已經是我的性感極限了。」 在公演廿六場的《我愛萬人迷》中,寶珠姐(左一)飾演一位紅透六十年代的萬人迷女星,與「影迷公主」的真實經歷,有幾分相似。

0
06年,在《陳寶珠與香港中樂團》音樂會上,寶珠姐與兒子天經合唱一曲。

守護天使

multimedia1

六十二歲的陳寶珠,確實不會孤獨。最起碼,她有兒子天經乖巧地守護在旁。

和寶珠姐訪問期間,天經先後兩度來電,第一次主動向媽媽報告行蹤,第二次則關心媽媽訪問的進度。兒子體貼入微孝心滿瀉,寶珠姐又怎會不窩心?

「如果我不在屋企,佢(天經)每日起牀做完晒嘢一定會致電給我。」說時嘴角透現滿足的微笑。

其實,這抹母愛的笑容,自天經出世的第一天起,就從沒離開過寶珠姐的臉上。「我人生最開心的時間,就是生咗個仔。當時真的很開心,因為我一直很鍾意細路仔,佢(天經)細個又好得意好乖,我成日都攬住佢。」

說的,是一九七四年的事。看似很遠,卻恍如昨天。

八年婚姻

紅遍六十年代的寶珠姐,七○年退出電影圈,到美國的成人學校攻讀,四年後與富商之子楊占美結婚,並誕下兒子天經,可惜這段婚姻只維持了八年便以離婚告終。未能讓兒子在完整的家庭下長大,一直令她最耿耿於懷。

「當時經經有講過,好希望我同佢爹哋可以再在一起,而我亦答佢,也不是沒機會的……」

以為復合在望,誰知天意弄人。八六年,前夫因心臟病逝世,離離合合一朝了。「我當時的確有諗過同前夫復合,因為經經真的好希望,但感情事要講緣份。經經還很掛住爸爸,佢同爸爸感情好好。」

前夫離去後,寶珠姐一直獨力撫養兒子至今。拍拖,再婚,她從來沒有想過。「其實都無機會(拍拖),經經當時根本唔接受。佢唔鍾意我識男朋友,他心目中就只有他爹哋。

「而且我的生活圈子好細,平日只與相熟的朋友上街,好怕應酬,亦好怕接觸陌生人,因為我覺得好拘束唔得舒服。到了現在呢個age,更加唔使(男伴)啦,其實有班朋友,同屋企人一齊已經好開心。」

刻意不去接受其他人,是因為對前夫仍未死心嗎?「可能是我過分將個心放在經經身上,加上經經亦唔想我有第二個。」

母子情趣

整個訪問,寶珠姐說得最多就是「經經」。經經的所思所想所感所愛,統統被她放在第一位。經經的一切,都是好的。「經經好有規矩,他在家裏見到每一個人,都一定會逐個打招呼,會叫婆婆、羅姨媽、媽咪……唔會講聲hello就算。佢本身好純,所以我們相處得好好。」

兩母子,每次吵鬧都是情趣。「佢細個激嬲我,最識寫張字條攝在我房門隙,畫個公仔有幾滴眼淚,寫住『媽咪,對唔住呀,我錯喇,你唔好嬲我啦。』他送給我這些字條,還有生日卡、聖誕卡,我到家一直有keep住。」

兒子由細到大,都有她為其築起保護罩。「我會提醒佢小心識朋友,因為家啲人好暴躁,郁啲就打人。所以千祈要『朗』住度氣,唔好同人爭執。」

開放星媽

自認傳統的寶珠姐,坦言最開放一面,就是對住經經的時候。「媽咪(養母宮粉紅)以前對我好嚴,唔畀拍拖,唔准去夜街,少少事都鬧到死死吓,相比之下,我畀經經很大的自由度。」

經經於美國唸畢大學後回港入娛圈,由「影迷公主」變身「星媽」的她,對兒子的演藝才華亦有讚無彈。「其實他很適合在這行(娛樂圈)發展,他的工作態度好,人緣佳,口才唔差,唱歌仲好好聽,如果有人肯栽培他,他應該有一定發展。」

無奈經經入行八年,依然只能在電視劇當三、四線配角。三十四歲了,「陳寶珠兒子」的「銜頭」,遠比「楊天經」這名字更響亮。

「我當然睇好佢,但家個圈太多新人,我都未記得清楚這個,轉頭又出第二個新人。其實佢入行咁多年,我都無幫過佢。可能有人覺得佢係陳寶珠個仔,呢樣嘢又唔敢畀佢做,嗰樣嘢又驚太小角色唔畀佢做。又或者因為佢係我個仔,令人對佢期望更高。

「經經條路是難行的,不過佢鍾意,就由得他行吧。很多人都入行十幾年才突然有發圍機會啦。唔怕,經經個樣都好後生,仲有排做。唔怕。」

手提電話的wallpaper,是與兒子天經的合照。電話鈴聲,則是BB的天真笑聲。或許在寶珠姐眼中,三十四歲的天經,永遠是長不大的BB,需要她呵護愛錫。 出生於廣州一個貧苦家庭的寶珠姐,數個月大已被父母送走,被粵劇名宿陳非儂和宮粉紅(中)收為養女。直至親生父母雙亡,也未曾再見一面。生娘不及養娘大,寶珠姐坦言,在她心目中最重要的兩個人,一個是兒子經經,一個是養母宮粉紅。

安樂地去

然而,對兒子保護太大,有時會弄巧反拙。怕不怕最終愛他變成害他?「我家中就只得這一個小朋友,我自自然就會去保護佢,我相信,個個父母都會這樣吧。」

數人生中最大的遺憾,亦與經經有關。「我無乜遺憾,除了無一個完整的家庭給經經。其實我的人生歷程好好,上天對我好好,我有一個好媽咪,個仔又乖,朋友對我又好,到今時今日仲有好多人好關心我,家復出又有咁多fans愛錫我,咁多年都對我不離不棄,我覺得自己已經好幸福。

「假如真的可以將生命中一件不愉快的事件抹走,我希望佢(經經)爸爸沒有過身,可能仲會有多個女兒添。

「我間中都會諗起佢(前夫),佢每年生忌死忌,我哋都有去拜祭,我仍然當佢係一個好知心的親密朋友。我成日都同佢講,叫佢保佑經經啦。」

近年身邊愈來愈多老友離去,但寶珠姐卻對死亡沒有恐懼。「我唔怕死,只不過,唔好好辛苦咁死,最好等老人家(養母宮粉紅)過咗身先,個仔又結咗婚,責任完成了,無乜牽掛,我就可以好安樂咁去了。」

窮一生都在為兒子着想,或許,這就是母愛的偉大之處。

不老珠頻

六十二歲的陳寶珠,說話慢條斯理,為人「滋陰」,且很會養生。

「我每朝六點幾就起牀,落屋企樓下的花園仔做柔軟體操,跟住回家唸經,睇報紙,飲碗湯,然後便小睡片刻。」

寶珠姐自小跟隨養母宮粉紅信佛拜觀音,每早必唸觀音經普門品和心經。朝朝一碗湯,再加上好友鄭少秋的私人養顏餐單,成就了她一張數十年不變的不老珠顏。

「我每朝都飲湯當早餐,可以是菜湯、瓜湯、或紅蘿蔔湯。早排同秋官合作拍《天之驕子》,佢又教我食冬蟲草,及用冰糖、紅棗燉雪耳,佢話雪耳多collagen(骨膠原),夠潤喎,唔覺唔覺都食了兩年。」

貪靚是女人天性,寶珠姐卻獨愛清湯掛「臉」,至四十歲才開始跟人學護膚。「舊時唔識用護膚品,到四十歲才識驚,怕有眼肚又有皺紋,才學人搽吓嘢。」

她的體重,自入行至今,竟一直維持在一百零四磅左右。笑她像吃了防腐劑,不曉老。她卻跟我談整容。 「人一定會老,有皺紋都好正常,除非你去整啫。打botox?好硬㗎,人哋話唔好,會有後遺症,所以我唔會考慮,自然咪得囉。」

假如多幾個女人,六字頭仍可keep得像她,美容院應該會多得她唔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