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大特寫 2009 年 11 月 05 日

何念慈 潮媽大舞台

臨牀心理學家何念慈最近在追求「戇居居」的夢想,與老友甄詠蓓出版講家庭的書,「家庭關係網的重要性,你不告訴下一代,不示範給他們看,他們不會知道的了。」題材老氣橫秋,但她倆以「潮」包裝。

何念慈是潮媽,高挑纖瘦,即使是兩子之母,外表一點不像師奶。

她潮,從不想結婚,不要同居,不想跟老公姓,更一度盤算要女兒姓何,激死明星老公張達明。

她接觸過無數墮胎少女,曾寫書叫她們十六歲後才上牀,「每個後生女都青春可人,她們的前途應如皮膚一樣閃亮,不應經歷這些。」

她目標很簡單,影響到一個少女沒有低齡懷孕,一個孩子肯約阿媽去飲茶,已「老」懷安慰,「我相信戇居居的夢想,雖然會驚青,但總會向前衝。」

何念慈從沒想過要結婚,更不想跟老公姓,女權主義洋溢,但最終在○一年嫁給拍拖十二年的張達明,從此改變她對家庭的觀念。

何念慈是多棲類勇士,是臨牀心理學家,也是作家、編劇、演員,同時照顧着兩名子女,做人老婆。雖然她高呼自己驚青,但她說起話來極有吸引力,相約做訪問的餐廳頓成楝篤笑舞台,生動盞鬼。

聽她講家庭關係,題材老氣橫秋,但出自何念慈把口,又幾好聽。

「去美國上心理治療的課,老師問大家911時在做甚麼,所有美國同學都是打電話回家,原來當人去到終極壓力時,就需要密切的關係,需要屋企人。」她演繹的是家庭關係網的重要性,說得從容,也容易聽入耳。

「人需要安全網o靚仔時你可能唔覺,但人到中年面對很多人生衰落,你就會bounce back。」何念慈在工作上接觸很多人生衰落。

十年前接受臨牀心理學訓練,她到伊利沙伯醫院跟師傅,兩三個月都碰上癌症病人,六人先後離世,「六個都死晒,師傅問我覺得點?我話好驚,好震撼。」

阻住人自殺

「其中一人受痛症困擾想自殺,我阻住他尋死,被他鬧到飛起。」後來病人軟化,不再尋死,「他說不會讓自己死,要搞好晒遺產才可以死,我好respect他,那是對家人的關心。」

「心理學家的工作永遠都好埋身,師傅說會見到最美和最差的人生,有人看不開會死得好唔安詳,搞好遺產那個,就好安詳了。」

受工作感染,何念慈經常反省要在後悔出現前,厚待身邊人,「做咗阿媽,感覺逐漸更大,上有高堂,下有o靚仔,我知道我唔死得㗎,更想自己的屋企關係更踏實一點。」

「如果我們不示範給下一代看,佢哋唔識的了,打機新一代嘛,有事的時候不知bounce back去邊,去索K㗎咋。」

她寫書,希望把心裏這團火擴散出去,擴散的也不是第一次。

「我見到那些少女,好大感受,每個後生女都是皮膚白淨,青春可人,前途無可限量的,他們不應該經歷這些事。」說的是少女低齡失身、意外懷孕等越軌行為,何念慈去年撰寫講失身的書,令人記憶猶新,也確定她「潮」的形象。

手上的布偶,是何念慈與孩子溝通的工具,你一言我一語,就把話匣子打開,教仔就不用喊打喊殺,貫徹潮媽的教仔風範。

十六歲後才上牀

「工作上,遇過有少女生產完將BB掟落街,有人懷孕八個月還去大陸落仔,有咗,再落,再有,再落。少女低齡有性行為我不贊成的,起碼十六歲之後啦,十六歲前,一定不會有好好的分析能力去處理。」

「錯了不緊要,你要用最低賠本方法去處理,才令往後的人生、選擇伴侶、愛情、性做得更好,這關乎一生的幸福,我覺得比起數理化、比A Level還重要,不是嗎?」

何念慈的仔女分別八歲和五歲,已對性有初步了解,「阿妹仍然聽到一嚿雲,但阿哥已經知道,發育後下體放入女仔身體就是性行為,還懂得問甚麼是避孕,好耐之前我已開始教,好易講啫,有幾難?」

眼見社會無數少女意外懷孕,激起何念慈心裏一團火,「我不明白為何香港還會發生?直情係醜,如果有更多人肯去說真話,多一點討論,或者會找到條路去教現在的青少年。」

「這不是容易的工作,不是因為他們曳,是因為講性這回事,本身是困難,而且好多成年人對性的決定都是好差。

「我好忿忿不平,要表達而寫咗本書,我知影響力不會好大,但如果有一個細路仔或媽咪看到,而防止到這樣的事發生,已經好開心。

「香港人處事太粗疏,希望大家可生活得精緻一點,可能我當年做話劇,相信一些戇居居的夢想,心裏還有啲火吧。」

何念慈的仔女分別八歲和五歲,雖然經常激死媽媽,但何念慈非常欣賞他們「無聊」的一面,從不會動怒打仔。

戲劇定個性

今時今日的何念慈,當年由戲劇改造而成,「細個好驚青,屋企又排最細,行得慢學得慢,覺得多嘢要追,會好乖,好循規蹈矩地讀書。」出身小康之家,父親是餐廳東主,母親是家庭主婦,三兄妹排最尾,在很嚴格的天主教女校嘉諾撒聖心書院唸書唸足十六年。

「中六時有位老師是海豹劇團的成員,搵我做過一套戲,之後就在中英劇團做part-time。」劇團需要年輕女生客串,何念慈在中英的《嬉春酒店》做過小演員,後來客串《尋找男子漢》,認識老公張達明,「套戲叫尋找男子漢,嘩!好邪!」何笑說。

「在藝術世界,你會見到每個人對個性表達的追求,例如畫家、演員、歌唱家的個人聲音和看法都好強,與傳統的教育很不同。」

戲劇世界中,她首次找到美麗,「第一次令我驚醒要確定自己的個性,不是在課室三十幾人中,沉默的大多數,是個很重要的開放,好熱血。」

她寫過劇本,與劇場組合和中英劇團都有合作,九八年獲亞洲文化協會基金獎助金赴美國進修戲劇,○一年及○三年自編自演女版棟篤笑《雌線代言人》和《小姐唔駛驚》,都與諷刺女性有關,暗地裏帶女權色彩。

曾經是女權主義者,何念慈○一年首次演出女版棟篤笑,「我以前都係女權㗎,覺得自己可以搞掂,但最終我無把女權帶入家庭。」取而代之,是一個潮媽。

「我說我驚青,可能已經無人信,但我從來都不能完全確定要做甚麼,不像其他人,拍吓張枱就決定長大要做律師,只是一邊存疑一邊試。」試寫劇本,試寫書,試到現在。

「唯一可以拍到枱的,就是家庭。」說的應該在○一年,她奉子成婚之後。

「從來不憧憬自己着婚紗,好怕繁文縟節,完全不覺得兩個人的關係需要制度化,用戒指和宣誓來確立。

「不能明白點解我要跟佢姓喎,又想過兩個仔女點解要跟佢姓呢?我有諗過要爭取個女跟我姓㗎,張達明知道實鬧死我!」

不過結婚後,她漸被家庭的力量軟化,「結婚那晚發覺自己都有少少開心,原來結婚這個禮儀,吸收了其他人的感覺和反應,鞏固了我們的關係。」事實上,何念慈非常受落這個位置,訪問中不自覺地提及張達明或張生等稱呼,不下二三十次。

兒時家住半山,何念慈(前左)說自己生於小康之家,自細就好驚青,所以循規蹈矩地中學畢業,升上港大心理學系。

家住西貢,何念慈平時會與孩子在獨立屋附近散步,傾心事,又會帶家裏的寵物「車仔麵」閒逛,「牠出到去就會發狂,但其實都係好淆底。」何笑說。

拍枱為家庭

「現在已經接受了,會把個人的位置放得在家庭後好多。」

如今,一對仔女是何念慈的重要支柱,她在報刊撰寫專欄,不時分享親子之道,是家庭生態的專家,工作上也希望鑽研遊戲治療,打開孩子的心。

「我們從來不會打仔女,覺得無需要囉。」何念慈對待孩子,付出極大耐性,最近哥哥經常粗聲粗氣地喝罵妹妹「你咁蠢㗎」,她就跟哥哥講道理,「我問他為甚麼要這樣做?我錫妹妹不代表不錫他,他一直默不作聲,我不會動怒,因為我相信他諗緊。」

半小時後,哥哥終於給何念慈答案:「媽咪,我蝦妹妹是為了尋求刺激,是有些事想做,有點驚,但又不是好驚,想睇吓會不會畀人鬧。」

何念慈說:「笑死!」

「他們無論有好壞行為,不管是否合理,都有自己的思考,你要知道他想甚麼才可以慢慢教。」面對仔女的行為,何念慈這個女權分子被軟化了,「是好低能的,好好笑、好無聊,根本不知道其他人點解要咁嬲,嬲到要打。」

看來,何念慈下一團火,很可能要燒到親子關係這一科了。

何念慈着重與孩子的溝通,「我會畫畫鼓勵他踢入籠,最近他竟然回信給我,說會好好努力,好開心!」

張達明:她好大膽

雖然何念慈不斷高呼自己驚青,但她的老公張達明則認為她好大膽,「她諗嘢好全面,有時不會跟常理去做事。」原來何在港大心理學系畢業後,曾到國泰做見習經理,但覺得自己不適合管人所以辭職,「她說不做就不做喇,不理人工高福利又好,走咗去做心理醫生。」張說。

他形容太太是個獨立又有能力的人,「我去拍嘢,經常不在家,她都會撐起屋企,亦好支持我,以前做劇場好窮,她都鼓勵我去做,做棟篤笑時壓力大又會同我傾,處理吓我,我們互相都好尊重和欣賞對方的成功之處,這方面她做得好好。」

何念慈與老公張達明一樣口齒伶俐,轉數快,有幽默感,日前何念慈和老友甄詠蓓(左)出席新書發布會時,盡顯生鬼一面,如此潮爸潮媽,也有獨有的教仔秘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