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5 年 01 月 13 日

我的芳華歲月 朱咪咪

紮起辮仔、穿上「做女嗰陣時」着的衣服,眼前的朱咪咪,一舉手一投足,都充滿了少女神態——縱使說話時依然豪邁。例如談到她曾經說過,會在二月舉行的紅館個唱「我做晒演唱會」上,露六吋事業線。「我嗰次口痕咋嘛!邊有咁勁啫?六吋事業線?由肚臍計起就差唔多!其實我唔介意性感o架,我咁好肉!不過嗰次扮鄭秀文露過腿,啲人話想死咋嘛!」又例如當說到她前年六月,曾一度被香港一名醫生誤診患上冠心病,血管塞了七十五個percent。「仆X!聽到自己有心臟病仲唔驚呀?後尾返新加坡再睇,通波仔手術差唔多完成嗰陣,個醫生一睇就話:『你只係塞咗廿五個percent咋喎。』返嚟諗住叫香港呢個醫生賠畀你呀?大髀就有!」她就是個如此心直口快,諗到乜就講乜的人,爽爽朗朗,不會跟你轉彎抹角。「點解我頭先嗌你哋買魚蛋粉唔出錢啫?因為我有童年陰影,搞到我o依家咁孤寒咋嘛!」六十歲人,咪咪姐查實仲鬼馬過好多後生女。

李大傻

朱咪咪原名朱月美,於馬來西亞怡保出世。小時候家境清貧,父親靠理髮養家,一家十一口住在幾十呎的小房間,最大娛樂就是聽收音機。

我阿媽話我腳頭硬,因為我哋本來有九兄弟姊妹,但我對下嗰兩個妹好細個就走咗,結果得番七個。

我細個住嗰度,個廚房係幾家人擺個火水爐或者炭爐一齊共用嗰啲,廁所就係踎喺度、仲要倒夜香嗰隻,我哋屋企就只係成層樓裏面其中一個梗房,咁我老竇就整咗個閣樓,大嘅幾個就瞓上面,我哋呢啲細嘅,就瞓下面,個牀腳度仲擺咗個香爐仔,叫做「牀阿婆」,用嚟睇住啲細路仔,我就成日要裝香。

於馬來西亞怡保出世的朱咪咪(左),小時候經常為父親收外圍錢,放進裙內的暗袋。

嗰陣我哋最鍾意聽收音機,有個叫做李大傻嘅播音員,佢講《仙鶴神針》講得好生動,夜晚呢,佢就會講鬼古。住喺我哋頭房嗰家,有啲錢,有部收音機,每日差唔多講古仔嘅時候,我哋就會坐晒喺佢房嘅門口聽,後尾佢個仔幾仆X呀,將個收音機閂到個聲好細,連佢自己都要側住耳仔喺個喇叭前面先聽到!我老竇知道咗,就自己買咗部收音機仔,一到講古仔,我哋房入面、出面都坐滿晒人一齊聽。

我老竇嗰陣同人飛髮,幾毫子一個,就要養我哋咁多個,所以嗰陣乜嘢都好慳,就算食個橙,對我哋嚟講,都係奢侈品,一個橙要分幾邊,成家人每個都只可以食到一邊。

咪咪姐說,雖然那些年每晚要在酒廊唱歌,但由於那時的酒廊較為正派,故她多年來仍沾不到一點風塵味。

收外圍

因為居住環境品流複雜,所以在她幾歲時,已經入過吸鴉片的煙格,也收取過非法外圍,「所以我唔可以話自己係正當人家嚟o架!哈哈!」

我屋企嗰陣喺二樓,落條樓梯就係個舖位,舖前面左邊做洋服,右邊就賣冰,後面有人鋸木,另一邊賣野味,有時道門閂唔實呢,就仆X!啲鱷魚仔、四腳蛇就會走晒出嚟。跟住樓梯底下,就有個房仔,畀人食鴉片煙,有時我都會入去裏面搵老竇——其實我老竇幫人飛髮之前係做大戲,做大戲嘅人,都會食鴉片,所以我每次入去搵佢,都會見到好多人瞓晒喺度吹啲煙槍。

原名朱月美的她,自出新加坡唱歌登台搵食後,便改了藝名咪咪,就是後來在彼邦出唱片、當歌手,也以咪咪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