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蓉蓉樂道 2014 年 11 月 15 日

徐蓉蓉

資深傳媒人,出版社總編輯。具三十多年娛樂圈採訪經驗,遊走於文化娛樂圈內外,看盡星海浮沉。一生愛好文字,最愛在文字海遨遊,只冀望能做個快樂又堅強的人。

馮寶寶的16生日宴

61歲的馮寶寶在檳城開辦一場「16歲的安哥」生日宴,以重拾失落的16歲。拍戲「霸佔」了馮寶寶接近全部的人生時光,她失去了16歲的少女時代生活,現下一切要重新開始,我主我人生。所以,這場生日會以「16歲安歌」為主題,要以61歲過16歲的人生,馮寶寶好友劉松仁更專程從香港飛到檳城為她賀壽。

馮寶寶今次在檳城慶祝61歲生辰,只請了兩位圈中人。一位是劉松仁,另一位則是楊盼盼。盼盼因為要趕拍戲未能出席,故而圈中朋友出席者便只有松仔。

松仔和寶寶有幾十年交情。「當年我們一起拍《風雲》,一齊改劇本,改到編劇想集體辭職。」松仔已出名認真,寶寶比他更甚。松仔說,有一場婚禮戲在教堂拍攝。大家族婚禮,又是冬天戲,男士們自然要穿大衣出鏡才切合身份。「我一看劇本,糟了!我沒有大衣……」松仔沉思之際,寶寶一直看着他。放工後,松仔馬上去「連卡佛」買了一件二千多元的大褸(80年代的幣值,等於現在二萬多元),準備拍了這場戲。

馮寶寶和劉松仁有幾十年交情,這次寶寶生日宴,松哥專程去檳城賀壽。

他抱着大衣回電視台,寶寶看見他,遞上一個衣盒:「給你……」「是甚麼?」「大衣,你沒有呀!」松仔頓時呆了,一個大男人,怎可能平白收人禮,何況他也買了。「收下,有個替換也好!」寶寶硬要他收了。「我沒有甚麼可以回報你……」松仔吶吶地對寶寶說。寶寶眉毛也不揚一下,只對他說:「你畀心機拍好戲,就是報答我了!」一句話,令松仔記了幾十年。寶寶甚麼也不要,只想盡力拍好戲,要全組人都穿得合身份。

松仔永遠記得這一刻。所以,為了生日會的圓滿,寶寶身兼編劇、導演、製作人於一身,松仔一直在背後支援。寶寶的時裝設計師好友在寶寶生日會上贊助一場時裝表演,寶寶一生人更首次任模特兒,她感到非常興奮。馮寶寶還費盡心思特別設計一套宛如芭比娃娃裝扮的,「別開生面」的木製生日蛋糕衣裙,她站在裙後,讓來賓點燃61支象徵61歲的蠟燭,插在分層次的裙襬格,又可享用裙襬上的杯蛋糕。

提到為何來檳城慶祝,她指自十三年前來檳城觀光古蹟後,即決定到檳城定居。馮寶寶最少已拍了逾二百部電影,各地粉絲目前已為她收集了一百三十五部,她希望可在檳城完成其人生夢想,開辦「寶寶展館」,並希望檳州民聯政府或當局協助她圓夢。除了藝術館,馮寶寶另一個計劃是撰寫劇本,以《聚散有時》為名開拍電影,以三代影壇女星作藍本,對長久以來許多女星以自殺了斷人生,作出控訴。「走在演藝路上,女星的路永遠比男星難。你一天當了女明星,就會惹眾怒,社會沒人會罵男明星拍戲顧不了家,只有女人會被唾罵,永遠顧此失彼。」

她說,劇本原名為《再見阮玲玉》,以中國第一代默劇女星阮玲玉為第一個故事,第二個寫寶寶契媽林黛,第三個故事則是書寫自己。「她們都死亡了,共同點都是自殺逝世。我也想過自殺。所以我要讓大家了解女演員的人生,風光背後得面對千夫所指,那種壓力和傷懷。家庭和事業,往往無法兼得,永遠被埋怨。」

一九九五年是馮寶寶人生低潮期,她說自己險些兒從二十樓往下一躍,意欲結束一生,當中內情如何?她請影迷們記得「看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