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醫道 2009 年 10 月 10 日

岑信棠

港大醫學院臨床腫瘤學系榮譽教授,腫瘤專科醫生,行醫四分一世紀,親眼見證科技進步,癌症由不治之症,至大部分都有得醫。

養育之恩

醫生,你可以幫幫我的兒子嗎?他吃了特效止嘔藥仍然嘔吐,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嗚嗚……」腫瘤科醫生聽着電話另一頭傳來的連連哭聲,想像得到陳媽媽是如何焦急。

陳媽媽的兒子Joe今年只得廿八歲,不幸於一年前開始有鼻咽癌病徵。當時Joe於南非工作,有一天洗澡時發現自己的左頸不尋常地腫脹起來,於是向當地醫生求診。醫生曾替他先後進行三次穿刺組織檢驗,在最後一次只是發現一些非典型細胞,卻不能斷定屬於哪一類病變,於是Joe也不了了之,也沒有向媽媽提及此事。兩個月前,Joe左頸腫脹情況惡化,連聽力也開始受到影響,再次看醫生,在抽取組織檢查後,同樣發現一些非典型細胞,卻始終不能肯定Joe所患何病。這時Joe開始心慌,立即打電話回家求救。陳爸爸聽見兒子的描述,便當機立斷叫Joe立即回港診治。

當Joe甫抵達機場,便看見眼紅紅的陳媽媽和陳爸爸在離境大堂等着他,並已經為他預約了醫生檢查。陳媽媽陪着Joe前往診所,醫生看見Joe左頸嚴重腫脹,長出一個約6-7cm的腫瘤,而且右頸也出現細小腫塊,再得悉他聽力下降的情況,已初步懷疑Joe患上鼻咽癌。Joe還把在南非時的鼻咽抽取組織樣本交給醫生,醫生將它轉送到病理專科醫生,病理學家在顯微鏡下一看,便確定Joe患上了鼻咽癌,相信是南非醫生因為對治療鼻咽癌缺乏經驗,所以未能作出診斷。醫生還給Joe安排了磁力共振及正電子掃描,發現鼻咽的腫瘤雖已侵犯顱底骨,並影響兩邊頸淋巴,卻沒有出現擴散,所以預計化療再加上同步化放療可有效控制腫瘤,令Joe及陳媽媽暫時鬆一口氣。

不過,Joe接受化療後卻不斷嘔吐,令Joe面色蒼白且瘦了一圈,即使服用強力止嘔藥仍未能完全改善,令陳媽媽非常擔心,一面哭一面打電話向醫生求救,於是醫生再處方另一帖特效止嘔藥,讓Joe不用辛苦。陳媽媽一直把Joe的病看得比一切都重要,雖然她還要照顧Joe的弟弟,但也盡量安排時間,務求陪同Joe返回診所覆診或接受化療,並且把握時間向醫生仔細請教病情。

上星期,Joe返回診所繼續接受化療,同行的除了陳媽媽外,還有另一位中年婦女。這位陳媽媽口中的「陳太」雖然眉頭緊鎖,憂心忡忡,但仍看得出她的輪廓跟Joe有幾分相似。當醫生替Joe檢查後認為他適合繼續進行化療,便準備在他的手背插入滴注化療所用的膠管,這時「陳太」走到Joe身後,雙手按着他的肩膊定着他的身體,眼內滿是關切與心疼;當一切準備完畢,「陳太」便陪着Joe一起到化療室接受治療,而陳媽媽則留在診症室,繼續向醫生請教Joe的病情。醫生看到「陳太」的舉動,心裏估計她跟Joe的關係非比尋常。陳媽媽也看出醫生的疑問,所以主動解釋「陳太」的身份:「『陳太』是Joe的親生媽媽,不過在十多年前與Joe的爸爸鬧意見,所以分開了。」

若非「陳太」的出現,也不知道Joe並非陳媽媽的親生骨肉,但她對Joe視如己出,體貼入微,即使自己及後也育有自己的孩子(Joe的弟弟),也沒有厚此薄彼,甚至待Joe更加親厚,尤其在Joe患病期間,陳媽媽的着緊表現,令旁人明白甚麼是「病在兒身,痛在母心」。雖然Joe與陳媽媽沒有血緣關係,但他們的心卻是血脈相連。陳媽媽對Joe雖然沒有懷胎十月之情,卻表現崇高母愛及養育之恩!

本網站內容僅供參考,絕非推介任何診斷/醫療方法或藥物或保證其療效,亦無意代替專業意見或諮詢、醫療診斷或醫學療程。
如對健康有任何疑問,應立即尋求專業意見以免耽誤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