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09 年 10 月 06 日

甘乃威兩度示愛:我對你有意思!

民主黨家醜連連,繼涂謹申匯標醜聞後,近年在黨內上位當紅的另一立法會議員甘乃威,上周爆出一宗「求愛不遂」即炒女助理的風波。

本刊綜合多方消息得悉,甘乃威過去幾個月,曾兩度向女助理表白愛意,向她傾訴家庭問題,又邀約她北上遊玩,令她不勝其擾。女助理數度拒絕不果後,向前僱主譚香文投訴,甘乃威旋即解僱她。

有關風波驚動民主黨高層,傳媒亦爆大鑊,矛頭直指甘乃威,有泛民中人揚言會向甘乃威施壓,逼使他辭職謝罪。據悉甘已向黨承認對女事主「有好感」,而黨主席何俊仁認為是「不道德事件」。民主黨為求止蝕,醞釀要他退黨。

在地區打拼二十多年的甘乃威,他去年才成功「爬上」立法會,這場風波分分鐘令他打回原形。

甘乃威周日在太太Candy陪同下開記招堅稱,沒有「求愛不遂」而炒人,但言詞前言不對後語,口供矛盾重重。

炒女助理 詳細版本

甘乃威「求愛不遂炒女助理」事件爆出後,火勢愈燒愈烈,黨團周一晚,整晚召開高層會議,據悉,會議最終決定:「今次事件要甘乃威自行解決」,有暗逼甘辭職之意。而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表示,該黨周四將會召開中委特別會議,研究是否對他展開紀律聆訊;而事件主角甘乃威,本周日召開記者會解釋事件,依然死撐自己清白,矢口否認沒有因為「求愛不遂」而解僱對方。

至於他究竟有沒有向該位女助理求愛?她犯了甚麼錯誤而要被即時解僱?對這些關鍵疑問,甘一直迴避。直至周一早上,他接受香港電台節目主持周融「逼供」時,仍口窒窒稱:沒有向事主「求愛」。

譚香文轉介職位

「正一大話精,咁冇誠信都得,佢最少向事主示愛兩次,自己喺內部都向民主黨班大佬承認事件,仲要對外狡辯,將問題推卸到事主身上。」一名接近事主的知情人士,踢爆甘乃威連日來大話連篇的辯解,深深不忿向本刊踢爆甘的謊言,將整件事情披露出來。

被解僱的女助理(後),曾擔任譚香文的議員助理,過檔甘乃威議員辦事處亦是由譚轉介,譚於今次事件特別扯火。

約北上按摩

據了解,該名女事主是前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香文的助理,譚香文○八年落選後,解散議員辦事處,並將該名前助理介紹給新當選議員的甘乃威。該名女助理去年底上任後,主力負責為甘乃威撰寫演辭、新聞稿以及其他辦公室事務。

女助理任職了幾個月後,彼此逐漸熟絡,甘乃威開始表露「心迹」,先是有意無意借故親近女助理,經常找機會與她談話,內容夾雜公事私事。「有時傾吓工作問題,有時又傾吓屋企問題,老婆問題。」知情者說,直至今年六月,甘乃威忽然向女助理「坦率」地表白心意,表示對她有意思,並且不斷藉辭約對方出外消遣,令她感到相當尷尬、愕然。

「有時約佢食飯、有時約出去玩、甚至約佢同一班同事北上按摩都有,搞到女助理不知所措。」知情者表示,由於甘乃威已婚,又有一個女兒,女助理本身又是極虔誠的基督徒,相當抗拒這種不倫戀與辦公室戀情,因此不斷借故推搪種種約會。

據了解,不勝其煩的女助理,當時決絕地向甘乃威表明,她不可能與一個有婦之夫發生感情,發展關係根本「冇可能」。據悉,該名女助理曾向介紹這份工給她的譚香文投訴。

民主黨正、副主席何俊仁(左)、單仲偕表示,該黨會嚴辦事件,周中將開會討論需否紀律聆訊甘乃威。

卿姐大迫供

本刊就事件始末向譚香文了解,譚回覆查詢時,忿忿不平的表示:「甘乃威具體如何向對方示愛,我唔知,但這名前助理的確有向我求助,我喺佢被炒第二天,就陪佢去搵卿姐投訴,卿姐話會搵主席跟進,隔幾日我再陪佢上民主黨總部,當面向何俊仁講出事件原委。」

事件爆煲之後,近期已被五區總辭角力煩到一頭煙的民主黨,於譚香文上門投訴當日,即時「傳召」甘乃威照肺,甘由最初言詞閃爍、死口不認,到最後卿姐辛辣迫供下,終於承認事件。

周日記者會上,甘乃威太太Candy(右)坐在遠遠一角聽丈夫的解釋,神情極之冷淡。

出十五萬掩口費

一名民主黨知情人士向本刊表示,民主當時的考慮是想盡量平息事件,以免影響整個黨的聲譽,而內部有人則拋出了一個解決方案:「當是單純的勞資糾紛處理,向事主作更大的補償,有人提出補多十五萬了事。」周一早上,甘乃威在周融的「迫供」下,間接承認有向女助理增加賠償,但他始終沒說清楚給予對方多少錢。

民主黨考慮止蝕

本周日,民主黨黨主席何俊仁強調,民主黨會公正調查,嚴肅處理。負責民主黨黨鞭紀律事務的副主席劉慧卿更補充說,如果有需要召開立法會的議員個人利益監察委員會,決定要調查甘乃威,他責無旁貸要合作,在立法會上解畫。

民主黨知情人士表示,何俊仁與劉慧卿兩位巨頭的言論可圈可點,甘乃威最終命運,即使不用辭去議席,亦有可能面臨被開除出黨的命運。不少黨內人士估計,甘乃威政途凍過水。

甘乃威於黨內人緣差,雖然在港島區擔任區議員多年,但與同事合作關係一直麻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