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4 年 09 月 26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鬼才達利 異想天開的世界

不說大家可能不知,上一世紀最偉大的藝術家,不少都是西班牙人,而且都與巴塞隆拿這個城市淵源深厚,例如之前兩期談過的高第,以及畢加索、達利(Dali)、米羅(Miro)等。

從巴塞隆拿坐兩個小時火車,到達小鎮菲格列斯(Figueres)。這本來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小鎮,與西班牙很多古城小鎮如杜麗多(Toledo)、塞哥維亞(Segovia)相比,沒有甚麼名勝古蹟,觀光價值本來不大。但因為這是西班牙超現實大師達利出生及長眠之地,晚年的達利更傾盡心血和珍藏,建成了以自己名稱命名的達利劇場美術館,因而讓它成了很多喜愛藝術朋友心目中的聖地。所以此行,為了看看這個劇場美術館,特地抽出一天,到訪這個小鎮,為的是自己也一向仰慕達利天馬行空、異想天開的想像力,結果亦覺不枉此行。

有評論認為,達利、畢加索和馬蒂斯(Matisse),是二十世紀最具代表性的三大畫家。

畢加索被視為抽象派,他的畫作往往由自己對一件事物的想像出發,再結合各種視點,天馬行空地創作,因此其畫作裏的事物與現實中的對照,往往是兩回事,但他所要追求的,正正是那種精神而非現實的層次。

比起畢加索,達利的畫來得更奇特和怪異,有人認為觸目驚心,甚至病態。達利被稱為超現實主義畫家,畫作展現出怪異如夢境般的景象,他亦承認自己如弗洛伊德般,嘗試揭示人們思想深層裏的潛意識。所以他對要作畫的事物,總愛任意地誇張、變形,以及象徵,這就是其「超現實境界」。

舉個例,圖一便是他的經典名畫「自瀆成癖者」(The Great Masturbator),我路經馬德里時,特地到訪索菲亞皇妃藝術中心一趟,為的就是要一睹這幅畫的真迹。畫中,達利把自己畫成了一個柔軟的形體,身上被草蜢、螞蟻、蝗蟲等侵蝕着,暗示了內心的焦慮與恐懼。右上方延伸出一個女人的頭部,彷彿是他太太卡拉(Gala)的側影,嗅着男人的生殖器官,胸前百合花挺出的雄蕊也很像陽具,這都充滿着對性的大膽暗示。側邊的獅子頭也吐出了像陽具般的鮮紅舌頭,流露出獸性與淫蕩的氣息。達利說這幅畫展現了他對性的焦慮。

圖一

事實上,達利從小就是一個行為怪異、離經叛道的小魔頭。他一直尿牀到八歲,為的是要故意與父母作對,甚至有一次鄭重的宣布:「我在家中某一角落大便」,讓全家手忙腳亂的找尋他的「傑作」。年輕時他又一直把西班牙文「revolucion」(變革)一字寫成各種奇怪的串法,當人人都以為他有讀寫障礙時,他卻有自己一套獨特的邏輯,說既是「變革」,如果把字寫得正正常常,那就有失「變革」的真義了。

達利的名言是:「我與瘋子的最大分別,就是我不是瘋子。」

說回菲格列斯鎮的達利劇場美術館,它讓人驚喜的地方,不單在於這裏珍藏了達利很多名畫,更難得的是,達利往往利用畫作、雕塑,以及空間,堆砌和營造出不同的視覺效果,讓人耳目一新,這也是這裏不稱作畫廊,而是稱為「劇場」美術館的原因。

試看以下一個例子。

圖二:這是館內一個房間,驟眼看是一張紅色梳化、一個橙色壁爐,以及兩張黑白畫。

圖三:再行過少少,原來還有金色掛簾。

圖四:走上一層樓看,不得了﹗原來所有東西合拼起來,是以一個金髮紅唇艷女臉孔作為藍本設計的一

間房﹗

這就是鬼才達利。

原來當年達利在報紙上看到美國艷星Mae West的照片,心血來潮,要設計一間以她臉孔為藍本的房間,於是便有了這件作品,將本來一張平面照片,轉化成一個立體影像。

又看另外一個例子。

圖五:近距離看,這是一幅女子的裸體全身背影照。

圖六:但走遠一些,隔着距離看,卻是一個樣貌酷似林肯的男子之大頭照。

圖七:沿着樓梯上樓,看真些,又是另一個以金髮紅唇艷女臉孔為設計的入口。

圖八:美術館裏的花園。

(西班牙之行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