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4 年 09 月 19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藝術家的宿命

上期提到,巴塞隆拿是一個自由、包容的城市,它讓高第這位偉大的建築家可以盡情發揮,任其天馬行空、外形奇特的建築作品,可以坐落在這個城市的大街小巷。

再舉一例,大家都知道教會保守,不是一個任人試驗前衛想法的機構,尤其是教堂這樣神聖和莊嚴的地方。但高第的另一代表作聖家教堂,卻一樣是一個天馬行空的作品,像教堂的尖頂建築得像幾顆粟米芯,而且還襯上各式各樣的水果雕刻,聖堂內殿像一個森林等,構思之出格,可謂前無古人。這固然是因為聖家堂是一間私人教堂,與教廷沒有關係,所以不受此限,但也得佩服巴塞隆拿當地人的胸襟,讓聖家堂這座偉大建築沒有遭到保守派和衛道之士的太大阻撓和封殺。

聖家教堂的尖頂建築像幾顆粟米芯。

聖家堂由三座立面組成,分別是描述基督誕生和幼年經歷的「誕生立面」;描述基督受難、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及復活的「復活立面」;以及審判、地獄,及最後榮光的「光榮立面」。前兩者已經建成,後者仍在建築中,它也將是聖家堂的正門和最大的一個立面。

每一個立面都有很多雕刻,記述一個又一個聖經故事,以「復活立面」為例:圖A展示十二門徒之一猶大出賣基督的一幕,他以親吻基督為暗號,讓羅馬官兵認出並拘留後者,大家留意在猶大腳跟位置有一條蛇,那象徵他受魔鬼所誘惑;圖B展示另一門徒伯多祿因害怕而三次不認主的一幕,旁邊是公雞,代表雞啼前他因害怕受牽連而三次否認認識基督;圖C展示總督比拉多洗手以示與基督之死無關的一幕,左上角有一隻鷹,象徵羅馬線眼的監視,比拉多生怕自己被指責為縱容叛黨如基督;圖D則是基督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一幕。

正如上期所提到,高第原本是一個心高氣傲的藝術家,想不到在建築聖家堂的漫長過程中,卻讓他發生了深刻的改變,信仰和教義讓他反思,讓他變得謙虛和虔誠,每天從十幾多公里外自己在奎爾公園的家步行到這裏工作,風雨無間,無怨無悔,後來不單以此為家,甚至在耗上自己所有家財後,還捧着奉獻箱坐在聖家堂門口向路人募捐,最後更在馬路上被車撞死,路人只見到一個心力交瘁的潦倒老頭。

十二門徒之一猶大出賣基督的一幕。

伯多祿三次不認主的一幕。

總督比拉多洗手一幕。

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一幕。

但高弟的努力沒有白費,聖家堂雖然到今天仍未完成,但卻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定為人類文明遺產,一個未完的建築卻能夠入圍,可說是絕無僅有。更何況,過去一百年直到今天,來自世界各地的建築家,仍然薪火相傳的接手繼續這項偉大工程,相信九泉之下,高弟也可以瞑目和安息了。

前面提到高弟的家建在奎爾公園,這又是他的另一項偉大工程。原本這個公園是設計成一個英式別墅群,但最後卻因為銷情反應欠佳,只賣出一棟別墅,方案因而遭到擱置,最後改建成一個公園。但昔日的一個「爛尾樓盤」,今天卻成了每天都有來自四面八方成千上萬遊客的熱門景點,公園內充滿着童話式的趣味,例如糖果屋、五彩繽紛磁磚片蓋成的大蜥蜴,以及同樣由這些色彩斑斕磁磚片蓋成的長長波浪石椅,都讓人像置身於一個童話世界。高弟在生時或許未盡如意,但死後,其建築卻讓一個城市為此而發光發熱。

或許這就是一個偉大藝術家的宿命:生時潦倒,死後才受到世人所賞識和追悼。

但我認為自己將會比起偉大的藝術家更加偉大,因為,正如黃子華語,我相信自己死後也不會得到世人所賞識。(西班牙之行二)

高弟的家建於奎爾公園,波浪式建築像個童話世界。

英式別墅群,成為萬千遊客的熱門旅遊景點。

磁磚片大蜥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