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4 年 09 月 12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巴塞隆拿:自由和包容成就偉大

這個夏天的西班牙之行,事前最讓我期待的,就是巴塞隆拿之旅,因為在這裏可以一睹自己景仰已久,一代大師高第所設計的建築。

巴塞隆拿這個城市歷史並不算得上悠久,但卻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定了該市八處地方為人類文明遺產,而其中的六處,是由高第這位偉大建築師所設計的建築,更難得的是,這些建築的歷史只有一百年而已,有些甚至還未曾完成!

這些建築並不是孤高地靜立在不食人間煙火的一角,而是散布在鬧市中心大街小巷,與旁邊的民居打成一片,相安無事。

例如,你固然可以在寧靜的小巷,靜靜欣賞高第的初試啼聲之作文生之家(Casa Vicens),但也可以在最繁忙的感恩大道(Passeig de Gracia),看到米拉之家(Casa Mila)和巴特婁之家(Casa Batllo)這兩棟高第的代表作。

慣了在彌敦道、德輔道、皇后大道等,看那些一模一樣倒模式建築的香港人,不期然會驚歎,為何在別人的繁盛大街上,能容下了那麼多外貌奇特、天馬行空的建築,原來,「不協調」,也可以堆砌出如斯的美感和偉大。

百多兩百年前,巴塞隆拿這個城市,曾為高第等建築家和藝術家,提供了一個高度自由和包容的創作空間,讓他們的作品可以任意聳立在這個城市中的每一個角落,而這些建築家和藝術家,也沒有辜負這番好意,而讓今天的巴塞隆拿,因為他們的建築,成了一個讓舉世景仰和悠然神往的偉大城市。

文生之家(Casa Vicens)

高第初試啼聲之作,這時他仍未在建築中摒棄直線。由於屋主是磁磚製造商,高第在設計上引入了很多美輪美奐的磁磚,讓大屋鮮艷奪目。(見圖一)

米拉之家(Casa Mila)

這座大屋包含了高第成熟期的建築特色,那就是屋內屋外全無直線,無稜無角,由曲線帶出充沛的流動感。

米拉之家的最大特色,包括白色波浪形的外觀、精雕細琢的鐵欄陽台,以及它的屋頂。只可惜,前兩者因我造訪期間,碰上大屋維修,都被圍起來,無緣細看(見圖二),但屋頂卻依然精采,這裏放置了一棟又一棟奇形怪狀的水泥柱,像一個又一個穿着盔甲的外星人(見圖三)。身處在這個「森林」之中,讓人童心雀起,燃起了一陣兒時玩捉迷藏的衝動。

當天,我特地等到晚上八時閉館前最後兩個小時才進館,而且不按正常程序,先看大屋屋內,之後才反其道而行,才看屋頂,這樣,屋頂的遊人已經散去,整個屋頂只餘下我一個,在一片夕陽餘暉之下,讓我貪婪的獨佔了這個奇特的空間。

流傳這樣的一個故事:當米拉之家剛剛建成,其中一位住客是音樂家,搬進去不久,便口出怨言,向高第投訴,說房子建得彎彎曲曲,不是方方正正,根本不方便放傢俬,她的鋼琴更不知可以怎樣放,你估高第如何回應?

他冷冷的說:「那你就別彈鋼琴好了。」

這就是一位我行我素的藝術家之本色。

巴特婁之家(Casa Batllo)

這座建築的構思更加大膽,高第把聖喬治屠龍的故事,引入整座大屋的設計之中。屋頂的十字架就如一把寶劍,下面用陶瓷碎片鋪設的外牆,就如魔龍背部的鱗片,這就合成了寶劍刺在魔龍背上的一幕,至於恍如面譜的窗台,象徵着魔龍下的亡靈。大屋所展現的整個意象,讓人歎為觀止(見圖四)。

我住的旅館距離巴特婁之家只需五分鐘腳程,因此,我特地在白天、黃昏、晚上三個不同時段,都走去拍了它的照片,在不同的光影背景之下,展現出這座建築巍峨、奇幻、陰森的不同面貌和氣象(見圖五、六、七)。(西班牙之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