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4 年 07 月 15 日

Annie in Wonderland 劉心悠

拍攝這天,劉心悠(Annie)甫走進取景的店,即環顧四周大聲讚歎:「嘩!呢度好靚呀!」

看到店中的古董玻璃櫃,她又說:「我好鍾意呢啲款式嘅櫃o架,好靚呀!」再細看櫃內那些首飾:「嘩!呢條鏈好靚呀!隻戒指都好靚呀!」接着,再指着梳化旁一隻腳的擺設:「哈哈哈!呢隻腳真係好好笑呀!」巴啦巴啦巴啦巴啦……如此這般,在整個訪問過程中,她幾乎沒有停過口。原來內向、文靜、BB、女神,只是心悠精緻五官給予外界的錯覺。「我係隻馬騮嚟o架,好鍾意郁嚟郁去,我覺得自己係活潑嘅,係動力囉,慣咗要講吓啲無聊嘢咁囉,跟住個人就好似好低能咁囉,我覺得我嘅charm都係喺呢啲度囉。「我諗,咁多年嚟我畀外界嗰個(女神)印象,都係因為啲廣告囉。不過呢,我唔想啲人淨係識話我:『嘩!你好『奇華』呀!』我想多啲logo,我想啲人睇完套《盂蘭神功》之後,會同我講:『呀!原來你都可以好『盂蘭』o架喎!』哈哈哈!作為演員,我真係好想乜嘢都試吓。」畢竟,Life is a wonderful adventure,對於充滿好奇心的她來說,確實是好玩的。

獨立

劉心悠於台灣出生,是家中獨女,雖然家境不錯,但她小時候,父母已告離異。「我當時好細,唔知佢哋做乜,淨係成日見到一個又見唔到另一個咁囉,我係長大之後先明白,原來係爸爸媽媽離婚。」

十一、二歲時,她獨個兒負笈加拿大溫哥華。「去加拿大,係爸爸媽媽安排,我冇say no過。我喺嗰邊有好多同學仔,都係幾歲之後,爸爸媽媽已經同佢哋講:『你自己出去住啦,我唔養你啦!』跟住佢哋自己需要出去打工,跟住我就諗:『屋企唔係養唔起我,但係我想嘗試吓靠自己。』咁我就同我啲同學仔一樣,出去打工,跟住就儲錢,都儲得好辛苦o架,儲咗好耐都係得嗰少少錢,然後我就好細個已經學習點去用錢同儲錢囉,其實我係好慳錢o架!」

後來,她在彼邦入讀了Emily Carr University of Art and Design的藝術系。「間大學係我自己爭取返嚟,我好開心呀!不過讀到second year,突然間有機會入行喎,咁我就揀咗入行囉。」

入行以來形象健康,成了某些廣告商多年的代言人,她說這是緣份。

生於台灣的劉心悠,是家中獨女,小時候雖然已長得很標致,但卻沒發過明星夢。

燒賣

○五年,查實她本來是陪朋友返台灣為一個廣告應徵的,誰料自己卻誤打誤撞,輾轉來到香港為新戲試鏡。

「試鏡嗰日,我舅父陪我去,可以話係我第一部戲《阿嫂》嘅『前身』。套戲嘅導演、啲幕後人,同埋旦哥(鄭丹瑞)、我前老闆(星皓)王海峰,一張長枱坐滿晒人,好似黑社會咁,佢哋個個都望住我行入嚟、坐低,全部人對住我一個。

「我嗰陣廣東話淨係識講『燒賣』,咁佢哋就用啲好歪嘅國語問我問題:『lee雀得(你覺得)……』哈哈哈!我覺得好奇怪囉。」在她的舅父傾洽後,她決定留在香港拍電影,後來得悉戲中拍檔粒粒皆影帝,她才識驚。「fitting嗰陣見到啲相,曾志偉、華哥(任達華)、方中信、秋生……『吓?佢做我老竇呀?佢做我二叔呀?』」惟有繼續頂硬上。

「導演要我喺套戲度講廣東話,佢話我個角色喺外國返嚟,講嘢唔正係make sense嘅。咁我開工第一日,啲對白就人哋講一句、我講一句,然後我就死記咗佢囉!不過我睇首映嗰陣,我係掩住耳仔睇o架!因為我真係聽唔到自己講乜呀!哈哈哈!」

花瓶

《阿嫂》之後,心悠憑藉她亮麗的五官和嬌小的身形,既獲得很多廣告商的青睞,亦成為了多齣男人電影的女主角,「女神、BB」的形象深入民心。

「『BB』呢,我就真係會起晒雞皮!哈哈!不過我都唔介意嘅,呢啲都係正面呀。

「其實都有好多人話我唔靚o架!哈哈!我覺得我個樣呢,唔係畀人一見到就:『嘩!你好靚呀!』唔係咁囉!」

但現實是,當女演員的長相生得比較搶眼時,外界總會視她為「花瓶」啊。「『花瓶』呢個稱號冇嘢呀,都係一種演出、一種表演嚟o架。喂,我唔係起身就係咁樣o架嘛,我亦都要演o架!『花瓶』要做得好,我覺得都難嘅,講真。我眼中戲入面好靚、真係一睇不忘嘅『花瓶』呢,我覺得舒淇嗰啲『老上海』feel,就真係charm、真係女神,呢啲咪係氣質囉。要我做佢咁嘅角色呢,我真係未必做到o架!

「當然,如果我第二朝起身就諗:『劉心悠做一世嘅『花瓶』就OKo架啦!』咁我有可能就會做一個對自己冇乜要求嘅演員,冇咗個motivation,變咗好似返工咁,好悶囉喎。所以如果有機會做吓其他嘢,我真係想有多啲嘢show出嚟畀人睇,因為我本身個人,係諗到就會去做,其他人係估我唔到o架!哈哈!」

決心要跑足十年渣打馬拉松十公里賽事的她,今年已跑到第八年。

○五年,心悠(後排右四)來港參演首齣電影《阿嫂》後,正式入行。

功夫

是真的,例如跑馬拉松。「第一年,我係傻吓傻吓就報咗名去跑,啲人諗我:『都係扮個樣啫!』跟住我就同自己講:『好!我要跑十年!』咁我就開始每年都跑,到o依家都跑咗八年,我唔可以唔堅持落去囉!」

又例如,她會學打功夫。「其實我好想、好希望,嚟緊會有多啲機會可以做多啲同肢體動作有關嘅戲,我好想打!或者畀人打都好囉!如果真係有機會,我都好想好想啲人會諗我:『吓?乜你打得嘅咩?』

「功夫,我係學緊嘅,但係我諗o依家仲未係時候show畀大家,講係冇用,我話學咗一百年都冇用啦!同埋我嘅身形都未說服到大家,但我個心係ready咗(拍打戲)o架。

「我覺得如果我連舞台劇都未做過,啲人話好辛苦嘅TVB電視劇都未試過,又或者係內地啲乜乜乜嘅戲都冇拍過,點樣叫做『演員』呢?一世人,一定要嘗試過啲嘢,先叫做live過囉。呢個就係我對自己嘅定位。」

查實,心悠又點止「BB、女神」咁簡單呢。

拍張家輝執導的《盂蘭神功》,她形容張是個超級細心的導演。「佢係一個會令人好放心、好放心嘅導演,佢叫得你去做某啲嘢,佢之前一定係已經諗得好清楚。」

《盂》片中有多場鬼上身戲,既令她突破了靚女框框,也讓她對吊威吔有更深體會。「原來威吔係可以打橫打棟亂扯都得,都幾容易受傷o架。」

Please call me Lady CEO

現實中的劉心悠,既不「奇華」,也不「盂蘭」,她既是個隨遇而安的人,也是個想到就去做的人。

在還未正式加入打女行列前,她最近適逢約滿了星皓,自組工作室,當自己的老闆。然而,不是樹大好遮蔭嗎?「都係o架,簽公司嘅優勢係有安全感,但問題係,人生之中係需要take一啲risk,no pain no gain!我一出道就入呢間公司(星皓),外面嘅世界係點,其實我係一無所知o架。但你話風險,就算出街都有機會畀車撞o架啦!冇得驚o架。」

她的工作室名字叫「Resolutions Limited」,從字面上已看得出她自立門戶的決心。「我其實並唔係用一個開公司嘅方式去做呢件事,我個concept係同唔同嘅人合作,唔係話我係老闆,我大晒!」

現時她的工作室共有五名成員,各有各的專長和位置。「佢哋分別係我左右手,另外仲有兩位partner,就係我嘅左腳同右腳,而我,就係個頭,哈哈哈!我哋o依家真係有實體嘅office,仲有裝修嘅,而且亦都有卡片o架!」

然後,她徐徐向我遞上印有「CEO」職銜的名片。「呢個係我人生第一張卡片呀!好有代表性,好開心囉!」

有了她的名片,以為從此可以直接跟她聯絡嗎?「其實個電話係搵唔到我o架!」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