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09 年 09 月 12 日

老闆狂踩舊夥計 四十載交情一筆勾銷 曹仁超 林行止 擘面內情

重點內容

一個飯局專訪,一篇專欄文章,令相識四十載的香港兩支名筆林行止(原名林山木)和曹仁超(原名曹志明)擘面。

以財經分析走紅的曹仁超,近年頻頻公開演講、出書及接受訪問,甚至演出棟篤笑,向來低調的前老闆林行止和太太駱友梅都不以為然。直至曹仁超上電視《志雲飯局》大講有份創辦《信報》,令兩老怒從心起,覺得他「講過龍」抬高自己,以致林行止不惜以三千字批判式的文章,藉「澄清事實」狠踩曹仁超。

老闆鬧夥計不出奇,但踩得如此狠卻是少有,本刊多方了解,原來視《信報》為畢生心血的林行止夫婦,早覺得曹仁超近年high過頭,又講多錯多。可是一支大棍打下來,坊間反而同情曹仁超,認為林行止沒必要用兩敗俱傷的方法,假如曹仁超不再寫「投資者日記」,對《信報》顯然得不償失。

去年七月,《信報》舉行三十五周年慶祝酒會,曹仁超與林行止夫婦結伴出席,但事隔一年,二人關係卻因一個專訪及一篇文章而陷入困局。

年約七十歲的林行止與六十一歲的曹仁超,是《信報》兩大台柱,前者有「香江第一健筆」美譽,一直負責撰寫社論,九七年後停寫,但繼續寫專欄;後者則以「投資者日記」揚名,雖然今年初日記變周記,但仍是股民心中的明燈。林、曹二人多年來拍住上搞《信報》,早已被外界視為砂煲兄弟兼拍檔。

但兄弟擘面卻在上周三發生。當日林行止以洋洋三千字的專欄,標題為「舊事雖往矣,記錄當存真」,明踢共事多年的曹仁超講錯說話。林更以頗重的語氣說:「《信報》過去的歷史因為曹仁超接受無綫收費電視的閒談式節目訪問而出現了不符事實的失真!」

林太介意老曹多口

曹仁超較早前接受《志雲飯局》訪問,提及自己有份創辦《信報》及林的女兒在山沒興趣接棒,因而辣㷫林行止夫婦。

事緣曹仁超較早前上《志雲飯局》,分享多年在股海浮沉的心路歷程,提到跟林行止一起創辦《信報》,以及林行止女兒林在山沒興趣接手報業生意等,辣㷫林行止夫婦。

消息人士稱,林行止認為曹仁超說話太多,故曾經找《信報》高層勸曹仁超「講嘢前要諗諗」,但高層則認為無得勸。

低調的林行止惟有自己出手,高調在專欄內「宣示主權」,說《信報》是他與太太創辦,當年背後得到報壇前輩羅治平、股壇前輩香植球大力支持,曹仁超當時只是在石林投資公司打工,工餘時間供稿《信報》,起初用筆名「思聰」寫專欄「香港股市」,後來才加碼寫「投資者日記」,更澄清「曹仁超」這筆名,都是他度出來的。

曹仁超在《信報》工作三十五年,高峰期一人分飾七角寫專欄,〈投資者日記〉的精闢財經分析,更為大企業老闆所拜讀,曹的功勞,實在不可抹殺。

近年曹仁超轉趨高調,除在內地出書外,還與戲劇大師詹瑞文合演棟篤笑。

曹仁超靠炒股而白手興家的傳奇,一直為人津津樂道,雖然今年初減產,但仍無損他在股壇的江湖地位。

爆「木宰羊」非原創

林行止還大爆「投資者日記」關於財經金融的消息,才是出自曹仁超之手,其他政壇內幕,則「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與他無關」;就連個個以為是曹仁超口頭禪的「木宰羊」,都是林取自台灣作家柏楊著作。林又澄清,女兒林在山不是沒興趣接手《信報》,只是獨力支撐了幾年後,要生兒育女才退下來。林又說,曹專長是投資常識,對《信報》經營事務所知不多。

文章不乏明褒暗貶,語氣相當重。據悉,文章出街後,曹仁超嬲到震,認為林行止在追剿他。

貶低曹Sir角色

曹仁超的友好透露,曹仁超反覆思考,「但都想不到有咩嘢激到林行止咁嬲」,他自問在外沒說過林行止及《信報》的壞話,至於說林在山沒興趣辦報,亦只是輕描淡寫,從不存惡意。

熟識曹仁超的人士說:「即使林行止所說是真實,也不應該以老闆身份公然講。一直以來,不少報章雜誌都想找曹Sir寫稿,但他堅持只幫《信報》,為何林行止不提這些事?為何不提他在《信報》開創階段捱生捱死?

曹Sir覺得,林行止要話畀所有人聽,《信報》輪不到他說,要貶低他在《信報》的角色,他在林生眼中只是一名老夥計而已。」

曹仁超和林行止一直是《信報》的台柱,他們的專欄,是《信報》銷紙的保證。

單戀《信報》好戇居

據了解,曹仁超在高峰期以七個不同筆名,為《信報》撰寫七個專欄,而「投資者日記」一欄,他與林行止亦早有默契,由曹一人負責,當中的財經分析出自曹之手,政治的事雖不關曹事,但曹也要攬上身。曹仁超素來低調,近年經常出席新城電台錄音節目或主辦的投資講座,都是「得老闆同意」,為建立《信報》聲望而做,「不是他自己想走出來講」。

「這篇文章令曹仁超認為與林行止一直講義氣的關係交情、以及一廂情願對《信報》的道義責任,包括維護這間公司的利益,已經一筆勾銷。他覺得一直以來是『單戀』,自己好戇居。」曹仁超好友說。

曹仁超現在居住的北角雲景道摩天大廈,是九九年林行止送贈的。

林行止:他說過龍了

上周五,久未露面的林行止在山頂寓所門外接受本刊訪問,大談「筆訓」曹仁超一事。

本刊上周五到林行止寓所找他回應。當時林手持《信報》,正準備外出與友人行山。他最初婉拒訪問,但天忽然下起大雨,他遂友善地招呼記者到大門簷篷避雨,並罕有接受十數分鐘的專訪。

林行止說,日前剛從外地返港,友人從互聯網下載了《志雲飯局》給他,他看罷心裏很不舒服。「他說甚麼我沒所謂,但一提到《信報》的創辦,他說的並非事實,因為他當時不在《信報》,他說過龍了,如果有人報道出來,當作《信報》半個歷史般寫,咪好大件事?

「《信報》是由我和太太一手創辦,我和太太看到他在電視這樣說,個心當然好不舒服,才寫出來,我們做報館,一定要講事實。其他無乜所謂,意見嚟啫,好似他說我女兒沒興趣接手《信報》,這只是各人看法不同。」他說。

雖然在專欄中,林行止語氣頗重,但他對記者卻大讚曹仁超是老實人,講多錯多只拜傳媒所賜。

有傳林行止不滿曹仁超近年行徑高調,對此林連聲否認:「No!No!No!No!No!佢應該咁樣(意指高調),因為報館要他舉行講座。至於做棟篤笑,其實各人有各人興趣。」

會否擔心今次「筆訓」,影響與曹仁超四十載情?林行止笑言不擔心,也不認為他會停寫「投資者日記」。 林行止形容與曹仁超是志同道合的「非常好朋友」,不過卻是「一年只見一、兩次」,有關專欄刊登後,他也沒與曹仁超聯絡。

記者問林行止,會否上電視接受訪問及澄清?林笑言不會,「唔去唔去,我見落雨才跟你傾,我幾時會接受別人訪問?」

曹仁超:無嘢講

至於另一主角曹仁超,上周六在金鐘港麗酒店出席投資講座時,在台上不忘笑着自嘲:「我成日都講錯嘢,咪被老細鬧囉。」講座結束,曹仁超從秘道離開,記者追訪他,他卻打手勢表示「無嘢講」,隨即登上的士,絕塵而去。

今次林行止撰文揭「曹仁超」秘密,引起財經界高層許多多年讀者關注,其中一名「投資者日記」的忠實讀者向本刊表示,那篇文章令曹仁超失去公信力,林行止不應該這樣做,他為曹Sir不值。

曹仁超曾說,沒有林山木,便沒有曹仁超,故由孑然一身到成家立室四十年頭,堅持只替《信報》寫專欄。

寫財經分析走紅

原名林山木的林行止,六十年代初在《明報》做資料搜集員,得到當時老闆查良鏞賞識。六五年,他辭職赴英國劍橋工業學院修讀經濟學士學位,六九年學成回港,獲查良鏞邀請任《明報晚報》副總編輯,主管經濟版,當時原名曹志明的曹仁超,則以「思聰」筆名投稿《明報晚報》賺外快,二人因而結識。

曹曾任股票經紀行文員,因英文了得,經常到香港證交所圖書館參看年報。

加上他懂得分析公司資產及發展如何影響股價,並在專欄內作詳盡解釋,讀者恍如取得內幕消息,令「思聰」一炮而紅。

林山木塑造了我

七三年,傳聞查良鏞有意減《明報晚報》的財經和投資篇幅,增加娛樂、馬經和副刊內容,林遂辭職,與太太駱友梅創辦以財經新聞為主打的《信報》。

《信報》七三年七月三日創刊,「思聰」追隨林山木投稿《信報》寫專欄「香港股市」,後來再以筆名「曹仁超」,寫「投資者日記」,至七四年底曹加盟《信報》任資料室主任。

加入《信報》前,曹在投資公司當經理,還身兼數份外快。「林生見我兼數職,具超人能力,為我改了個筆名『曹仁超』(倒轉來讀即真意也),是林山木塑造了我!」過往曹仁超接受傳媒訪問,經常感謝林山木對他的提攜,從沒想過功高蓋主。後來林山木邀他入股《信報》百分之五股份,九九年林又把北角摩天大廈一個住宅單位送給曹仁超,曹對外也直認不諱,對這位老闆從來都畀足面。

查良鏞是林山木的伯樂,後來二人因報章發展而漸生嫌隙,林決定另起爐灶,與太太駱友梅創辦《信報》。

專欄是銷路保證

這些年來,曹仁超在「投資者日記」不曾缺稿,只是九○年五至六月間,太太因重病入院,罕有停筆七日,由林山木代寫。有資深傳媒人分析,這專欄能夠紅足三十五年,全拜曹仁超獨到的股市分析,而政治花邊新聞近年已經愈來愈不重要。

如今老闆鬧夥計,導致擘面困局,曹仁超會否繼續為《信報》寫稿,抑或蟬過別枝,都是外界所關注的。

李澤楷的基金三年前起分階段入股《信報》,逐漸成為大股東,現在旗下兩大猛人擘面,未知小小超會否出手斡旋呢?

林行止女兒林在山一度掌管《信報》,但未能扭轉該報劣勢。

林行止轟曹仁超十大糊塗

1) 曹在「飯局吹水」說得忘乎所以,過往亦透過傳媒廣播、文字紀錄,令《信報》歷史出現「不符事實的失真」。
2) 《信報》只由林氏夫婦創辦,(羅治平和香植球已退股),幾年後才邀曹入股,故曹與林合創《信報》,「是不問事實的『印象』」。
3) 曹提到與查良鏞的不滿,以及跟李澤楷的相交,都跟林所知的不同,是林「意識以外的事情」,暗指曹講古仔。
4) 「曹仁超」是林起的筆名,而「投資者日記」一欄為集體創作,屬《信報》的資產,非曹志明個人擁有。
5) 「投資者日記」偶有政治消息,又為高官起花名,但實情這些花名是林起的,並非出自曹之手。
6) 曹的金句「木宰羊」是林從台灣名作家柏楊著作中「偷來」,非曹創作。
7) 曹寫「投資者日記」因快筆而「粗疏錯漏」,林及該報副總編輯袁國培常要把關執正。
8) 曹有種「口若懸河的秉性」,林對曹「順着人家的印象式提問作抽象式回答早有認識」,故曹年來提及《信報》的事屢有失準。
9) 林澄清女兒在山並非沒興趣辦報,幾位與在山共事的編輯,都認為她「做事穩重,假以時日,未必無成」,明撐女兒有本事。
10) 林指曹「對轉手前《信報》的經營以至組織等等所知無多」,所以「對昔日《信報》的回憶或評論難免會與事實出現距離」,明踢曹一知半解。
資料:《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