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4 年 05 月 06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追擊梁詠琪

人與人之間的相遇,我相信,總有一份早已注定的牽引。

有些人,任你怎樣苦纏攀緣,或者朋友推波助瀾,都硬是話不投機,不能成為好友。有些人即使是初相識,卻甚合眼緣,淺談幾句便感受到相逢未晚的激動。

靜心細想,在你身邊,是否會有一兩個人,明明各自在茫茫人海中兜兜轉轉,但信是有緣,卻總在某時某地跟你遇上?彷彿大家的背後都黏了一塊磁鐵,冥冥中的磁場,往往如影隨形,在平行時空下交匯牽連。

就如我和梁詠琪。

我跟梁詠琪並不相熟,也許碰面時會點吓頭,問候一吓,交情只是泛泛。但她有所不知,我總是有意無意間,走進她的故事裏。

在那些年的歲月,梁詠琪的初戀男友Kenny,恰巧跟我住在同一公共屋邨。當二人的戀情曝光,我順理成章以街坊身份,在屋邨內展開追蹤和起底採訪。

在我加入記者行列的第一次處男探班,是到尖沙咀加拿芬道一幢唐樓,採訪電影《流氓醫生》,那一場戲的主角正是梁詠琪。當年她青春可人,笑容可掬,侃侃而談,我亦跟她拍下了生命中第一次向明星集郵的合照。

然後是我入行後第一次坐長途飛機採訪,又是因為梁詠琪。當年她突然放下手上工作,秘密到倫敦進修音樂三個月,卻被盛傳有富商以三千萬元照顧。於是我千里迢迢飛到彼邦查個究竟,並以新牌仔身份在倫敦街頭飛車追蹤,今天回想仍然抹一額汗。

隨着梁詠琪愈來愈紅,我亦搬過幾次屋。由於梁詠琪的父母離異多年,有一次為了追訪她的理大講師父親,在名查暗訪下,竟發現梁父原來就住在我的村屋附近,哈哈!這份稿件自然手到拿來。

一直是暗渡陳倉,我跟梁詠琪也有明刀明槍的日子。當年「奪麵雙琪」事件後,我專訪梁詠琪,公關人員千叮萬囑不要問有關題目,就在完成訪問一起坐升降機離開時,我職責所在,趁機問她一句:「其實你有無覺得對唔住邵美琪呢?」嘩!當年的好勝GiGi果然名不虛傳,半秒之間,黑臉冷待。

都罷了,都是俱往的舊事。時日如煙,這些年來,我跟她在各自的軌迹上行走,看着她跟西班牙夫婿Sergio的快樂畫面,我暗自由心底替她高興。偶爾在聖誕節收到她送來的禮物籃,我又會不禁心中問句:「嗨!你活得幸福嗎?」原來歲月太長,可以豐富,可以荒涼,也可以有緣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