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09 年 09 月 11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綁着你,愛着我

美國加州一名少女,被一名綁匪禁錮及性侵犯近十八年,並誕下兩個孩子。近日這宗案件遭揭發,轟動全美。但當大家對綁匪的獸行齒冷時,少女與家人團聚時卻承認,自己與綁匪已經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感覺上好像結了婚」,但卻同時稱對自己竟然有着這種感覺感到十分內疚。很多人看了這段報道,都感大惑不解。

後來更進一步被發現,十八年來縱使有機會,少女亦未嘗試過逃走,又或者求救。例如她可以在屋內自由走動,更試過有一名男子上門找被告作印刷工作時,由這位少女接待,當時她自稱是被告的女兒,事後男子與少女一直有通過電郵和電話聯絡,但少女卻始終沒有透露自己的身份和處境,更遑論求救。

有報章以「斯德哥爾摩症候群」(Stockholm Syndrome)來形容這個奇特的現象。

甚麼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這就是心理學家發現,綁架案的受害者,有時會出乎意料之外的,反過來,病態地同情,甚至認同挾持他們的綁匪。

此話何解?事緣一九七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兩名劫匪打劫瑞典斯德哥爾摩市內最大的一家銀行,但警員很快趕到,劫匪遂挾持了三女一男的銀行職員,雙方僵持了六天。期間,人質不單對挾持他們的劫匪產生了感情,更對本是來營救他們的警察心存抗拒,發展出矛盾和吊詭的關係。雖然最後劫匪被擒,人質獲救,但人質事後與警方一直都不甚合作,更有報道說,後來其中兩位女人質甚至與兩個劫匪共諧連理。

警方沒有就此罷休,找來心理學家代為研究,誓要解開這個不解謎團。後來心理學家提出,在生死一線間,脆弱的人能承受之恐懼有一定底線,需要找尋心理、感情及安全感上的寄託,如果綁匪對人質稍為好些,照顧他們起居飲食需要,甚至情緒感受,人質有時會反過來覺得綁匪寬仁,因而心存感激,把原先的憎惡和恐懼,轉化成一種感情上的依賴。這種心理調整,其實也是一種委曲求全的潛意識,目的是為了增加自己存活之機會。協助警方的犯罪心理學家Nils Bejerot,便把這種現象稱之為「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另一位學者Dee Graham,更在一九八七年進一步系統化的總結,要發生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通常要四個前提並存,包括:

1.人質感受到綁匪對他們的存活產生了真正的威脅;
2.但在挾持所產生的巨大恐懼之下,人質也同時感受到綁匪有對他們實施小恩小惠的舉動;
3.除了綁匪的單一看法之外,人質必須與所有其他觀點隔離;
4.人質同時也相信,要逃脫是不可能的。

就以前面那宗銀行劫案為例:劫匪曾經為一位女人質抹掉眼淚,生出憐憫之情;又從槍支中退出一枚子彈給另一位女人質作紀念品,哄她開心;又向一位女人質為自己吸煙而道歉;而當食物因警方實施封鎖而耗盡,大家飢腸轆轆時,劫匪又把自己省下及藏下來的三個梨子,公平的切開六份,分配給人質和自己充飢。

大家要記住,這些舉動,平常或許沒有甚麼大不了,但在生死一線間的巨大恐懼當中,卻尤其彌足珍貴。

人質在獲釋後一段時間接受訪問,說:「當劫匪竟然對我們好,我們簡直把他們當了是神」;「劫匪給到我一種溫柔的感覺,那是那一刻我至為需要的」;「又說當一個人(劫匪)喜歡你的時候,便不會傷害你」;「那些人(警察)如果想破壞這種和諧,就會成了大家的公敵」……

看了這些說話,讀者或會最終明白,是怎樣在人質間,發展出這種委曲求全的潛意識,到後來即使獲釋,卻仍然深植在他們心靈之間。

想知道更多有關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種種,可翻看學術書籍,由Dee Graham等心理學者所著的《Loving to Survive》。這書對於這種心理狀態,如何在兩性之間進一步發展和變異,有更多的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