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蓉蓉樂道 2014 年 04 月 15 日

徐蓉蓉

資深傳媒人,出版社總編輯。具三十多年娛樂圈採訪經驗,遊走於文化娛樂圈內外,看盡星海浮沉。一生愛好文字,最愛在文字海遨遊,只冀望能做個快樂又堅強的人。

四大天王扶靈

有「演唱會之父」稱號之張耀榮,日前因心臟病突然去世,享年八十二歲。耀榮叔之喪禮定於四月十八日及十九日假世界殯儀館舉行。耀榮叔之喪禮會以道教儀式進行,治喪委員會邀請四大天王張學友、劉德華、郭富城、黎明為耀榮叔扶靈。「四大天王」的第一個個人演唱會,主辦人都是張耀榮,當中又以郭富城和耀榮叔感情最要好,所以,他第一位答應放下外地工作,回港送耀榮叔最後一程。

耀榮叔雖然喜歡搞演唱會,但是,這個並不可能是他的「事業」,如果,他以這種工作賺口飯吃,只怕早早已放棄。雖云由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演唱會的熱潮因為紅磡體育館的成立(一九八三年四月二十七日開始營業)而興旺起來,但是,開一次演唱會的成本實在太高,數百萬製作只是小規模,搭台、燈光加上歌手薪酬,成本動輒以千萬計,所以,營運者如非有經濟能力,絕對不易支持。耀榮叔的本業是建築生意,開演唱會是他興趣之所在,抱着助人樂己的心態開演唱會,耀榮叔有能力才做到。

張耀榮是香港演唱會之父,為人毫無架子,不論是對歌星或是記者,他都是幫得就幫,蓉蓉也曾得到他的解救。

令我知道耀榮叔在演唱會營運上賺錢不多,是我師父楊莉君女士。

因為楊大姐的兒子是黎小田,她當然會藉行內人的口知道實況。

記得我還在《新晚報》工作的日子,有一天,負責編音樂版和娛樂版的楊大姐突然歎氣對我說:「你看一個演唱會,幾十場,鬧哄哄的,怎想到全盤數計下來,只賺得港幣七萬元。」七萬元?不是七十萬嗎?起碼都有過百萬之賺數吧?!「賺的是歌手,不是張耀榮,他就是這麼好,甚麼都不計較、甚麼人央他開演唱會,他也不理賣座情況如何?是虧是賺,總之求他一求,他明知虧也肯幫。」

我完全相信楊大姐說的是事實,所以對耀榮叔,我非常尊重。

因為他完全沒有架子,平日和我們一班記者又相處愉快,所以,有一次當我在採訪新聞時遇上極大困難時,我竟然放膽求耀榮叔幫忙。

那年是二○○○年七月,我個人的首本作品《採星記》在書展推出。因為是自己的第一本書,我又開心又緊張,全身投入書展,以為這幾天的工作,可以安心交給周刊同事解決。

當時,我已有三個封面料在手,只差同事代我求證已經可以完成。

怎想到,書展最後一天,也是周刊截稿前的最後幾小時,同事們突然告訴我,三個封面料的主角都不想回應,吓!那豈不是沒有封面?

我嚇得全身冒汗,一看時間,那時已是晚上七時了,晚上十一時要交齊稿,怎麼辦?閉眼細想,天助呀,竟給我想到紅磡體育館內有一個演唱會舉行。內中有兩位表演者,他(她)們是一對情侶,但因情海翻波,十三年沒有相見。他們一個是紅藝人,一位是名主持,怎樣才能在兩人分開十三年後的首次遇上,得到他們對重遇的回應?

我第一時間致電耀榮叔,希望他批准我入內採訪,他考慮了一會,對我說:「如果他(她)們不反對,我可以讓你入後台,但是,如果他(她)們不願講,你要答應我不能強迫當事人,就是當事人同意了,文章也不能帶傷害性。」因為得到耀榮叔的幫助,我在晚上九時進入後台,親自向兩位當事人做了訪問,師妹們一個傳料、一個打稿,晚上十一時完成截稿任務。在此,我只想告訴耀榮叔:「耀榮叔,我永遠懷念和感謝你,感謝你對我的幫助和信任,願你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