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09 年 09 月 05 日

資產7億 炒股年賺千萬 釋智慧退休點火頭 寶蓮寺選掌門爆僧鬥

重點內容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佛家追求四大皆空、六根清淨,可是世界聞名的大嶼山寶蓮寺,最近卻爆出令佛教界注目的掌門「僧鬥」。

年屆七十六歲的現任住持釋智慧,三年前曾公開表示師弟釋健釗是其接班人,豈料在他決定今年底正式退休之時,突然改口欽點另一僧人釋宏通做繼任人。忽然轉軚,確實耐人尋味。

本刊追查發現,三名大和尚之間的關係十分微妙,健釗跟在釋智慧身邊最久,資歷極深;宏通的資歷最淺,但他對寺中元老一向言聽計從,不排除是「臨尾落飛變大熱」的關鍵。

寶蓮寺這片佛門清靜地,原來富貴得令人咋舌,除了年收香油錢超過半億,炒股票每年亦有千多萬進帳,連同遍布全港的收租物業,資產總值於一年前已達七億七千萬。

釋智慧三年前曾公開推薦師弟釋健釗,接任寶蓮寺住持,但近日他卻突然改口,引發「僧鬥」風波。

釋健釗表示,寶蓮寺下任住持必須由董事局選出,絕不可以私相授受。

突變繼任住持大熱的釋宏通,拒絕就事件接受訪問。

寶蓮寺天壇大佛是全球最大的露天青銅佛像,吸引大批中外善信及遊客到來參觀,香油錢收入亦因而大增。

中風後轉軚

當事人之一、本來被指定為接班人的釋健釗,雖表示對事件毫不知情,但接受本刊訪問時,卻對釋智慧欽點宏通一事不以為然,表示選主持不可以私相授受,要董事局投票,獲得過半數支持才能擔任。被問到會否返港弄清事件來龍去脈,只是顧左右言他,說罷合十返回僧舍。

香港佛教界普遍認為健釗會出任寶蓮寺下任「掌門人」,皆因早在三年前,現任住持釋智慧曾公開表示,健釗是最理想人選,說他能成為寶蓮第一把手,都全靠健釗扶助,遂令外界以為他是下任掌門的不二人選。

可是去年釋智慧因中風,身體狀況大不如前,推選下任住持也被提上議事日程之際,他卻突然改了口風。

釋智慧閉關封嘴

上月十四日,釋智慧在一項公開場合中,向在場人士暗示年底便會引退,並主動引領寶蓮寺的第二把手、現任首座兼監院釋宏通,與在場的迪士尼行政總裁金民豪見面,且介紹說:「這位就是寶蓮寺的未來方丈。」釋智慧「反口」,令香港佛教界人士大惑不解。

本刊記者上周到寶蓮寺找釋宏通求證,經僧人通傳,宏通緩步從僧房步出,但接過名片知道是傳媒查詢,即面色一沉說:「我不會接受任何訪問。」

數名保安人員隨之趕到,把記者送往寺廟辦事處,記者轉為要求與釋智慧見面,辦事處秘書以他已半退休,年底前都不會露面為由,拒絕代為通傳。

健釗港澳兩邊走

香港著名藝人蔡卓妍(阿Sa)的外公、現年九十四歲的澳門竹林寺住持馮萱泰透露,健釗十二歲就受戒於菩提禪院的釋智圓法師座下,是很資深的佛門弟子。

投身佛門五年後,一九六二年健釗轉往香港寶蓮寺,拜當時的住持釋筏可門下,後來又曾跟隨現任香港佛教聯會會長釋覺光大師,得到名師指引,他在寶蓮寺中的地位亦日漸提高,逐步升級至董事、首座兼都監職位。

可是執掌要職不久,健釗卻在九五年離開香港,返回澳門弘揚佛法,並倡議成立澳門佛教總會,其後一直出任該會理事長。今年第三屆澳門特首選舉,他更成為選委會成員。

不過由於健釗仍是寶蓮寺高層人員,故十多年來一直港澳兩邊走。○二年寶蓮寺因港鐵興建昂坪纜車的問題有爭拗,以可能影響寺中僧侶清修為由,決定「封山」抗議,事件中他便擔任發言人,負責向外界發放消息。

健釗在佛教界早有地位,相對來說,宏通的聲望遠遠不及,但說到師承,他亦大有來頭。

釋健釗既是澳門佛教總會理事長,亦是第三屆澳門特首選委會委員。圖為今年七月他進行投票。

宏通來自福建

曾在寶蓮寺掛單多年的一名僧人表示,宏通原籍福建,但在廣東的韶關雲門寺出家,拜老和尚釋佛源為師,十多年前才轉到寶蓮寺修行。

該僧人續稱,宏通現年約五十歲,雖然資歷稍淺,但行事相當謹慎,對寺中長老與住持,一直必恭必敬,事事言聽計從,獲得大力栽培,十數年間如坐火箭般,升任監院。釋智慧中風處於半退休狀態後,他即獲委派接管寺院所有日常事務。

釋宏通(左)現已執掌寺中日常事務,圖為今年八月十四日,他代表寺院接受由香港迪士尼行政總裁金民豪(右)送贈樹苗。

於去年底才完成的○七年寶蓮寺財務報告,是由釋宏通當法人代表簽署。

中港辦學數百間

寶蓮寺除在香港佛教界有崇高地位,出任住持者亦很大機會成為香港佛教聯會的常務董事,需要花費不少精力處理全港佛教事務。

寶蓮寺的第二任住持筏可法師,是香港佛教聯會的創辦人兼首屆會長,故該寺僧人在聯會內一直扮演重要角色,現時除釋智慧是聯會的常務董事兼總務主任外,還有釋妙光、釋智鴻和釋衍行等三位寶蓮寺高僧擔任聯會董事。

同時寶蓮寺亦是香港和內地的重要辦學團體,在本港有筏可中學和張梅桂幼稚園,內地更捐建多達二百七十多間希望小學,這類非佛教事務,亦要由住持指示管理。

此外,現時的寶蓮寺,是資產高達七億七千多萬元、經常收入可觀的一個「寶地」,金融投資、資產管理等工作多不勝數。換言之,誰人做下一任掌門人,便可掌控這個七億王國。

根據該寺○七年度的財務收支報告顯示,除大嶼山寺門本身的物業外,還擁有多個位於港九新界的精舍和私人住宅單位,同時亦像其他大型商業機構般,撥出一定資金進行股票、基金等投資,連同善信捐獻的香油、售賣紀念品等收入,一年便多達一億六千五百萬元,扣除約百名僧人的生活津貼費,以及其他管理費等過億元開支,還有四千三百萬元純利。

擔任寶蓮寺住持不單要精通佛理,還需具備大企業CEO的管理技巧。現任住持釋智慧,被同門視為擁有這種能力,才能成為不一樣的大和尚。

寶蓮寺天壇大佛自九三年開光以來,每年都會舉辦大型「開光周年紀念暨水陸息災法會」,邀請全港高僧和資深居土參加,是佛教界一大盛事。

釋智慧拍戲不成做和尚

自認「似公關多過做和尚」的釋智慧,平常出入坐平治、戴Dunhill手表,與記者打交道更是滿口「靚仔」、「靚女」,言行舉止與得道高僧大相逕庭,甚至予人輕佻感覺。

他擁有這種長袖善舞的圓滑技巧,與其生活經歷不無關係。

俗名潘智遠的釋智慧,出生於南海西樵山,三歲喪父,五歲時他跟隨母親及家姐來港,投靠舅父、亦即寶蓮寺住持筏可,一家三口得以蝸居寺內,當時寺中生活艱難,常常三餐不繼,其母更在兩年後離世。

釋智慧回憶童年生活時曾說:「你們知不知道呀?我十八歲前從未着過鞋,十一、二歲的時候,就要每日上山割六十斤山草,又要放牛,工作日以繼夜年終無休,先至換得一碗飽飯,生活幾咁艱苦。」

長大後釋智慧出寺謀生,投考警察失敗後,又曾膽粗粗試考電影演員,可惜未受過教育的他,對住劇本啞口無言,自然被無情「叮」走,四處碰壁令其心灰意冷,最終在三十歲時皈依佛門,由舅父筏可親自為他落髮受戒。

由於曾在社會打滾,釋智慧待人接物較其他只顧唸經的僧人世故,加上舅父的照顧,終於在佛門闖出成功路,三年後便晉身寶蓮寺董事局。當上董事後,即協助筏可游說政府,要求撥款撥地重建大雄寶殿,並不斷向有名望的城中人士尋求捐助,結果成功把原來只得三幢小樓房的寶蓮寺,變成佔地過萬呎的大寺院。

釋智慧不僅有商業頭腦,亦擅於搞公關,成功把寶蓮寺打造成世界知名的佛門聖地。

釋智慧現時出入坐平治,有司機、侍者跟身,派頭如同大企業的老闆。

釋智慧成功游說政府撥款撥地重建大雄寶殿,是寶蓮寺能吸引更多善信,令香火更盛的重要關鍵。

選區議員當人大

重修後的寶蓮寺大雄寶殿於七○年落成,吸引全港善信絡繹不絕前來燒香拜佛,與此同時釋智慧亦步步高陞,到八七年晉身監院,○五年更成為寶蓮寺第七任住持。

知情者說,釋智慧表面口沒遮攔,其實心思十分縝密,每走一步棋都有精心布局,善於和人打交道的他,不但令自己成為宗教界與政界的大紅人,亦為寶蓮寺帶來大量利益。

在寺院擔當要職後,釋智慧更涉足政壇,藉參加昂坪村村長選舉,晉身鄉議局委員及離島區議員,九八年更當選全國人大代表,在擔任人大代表的十年裏,釋智慧往往趁到北京開會時,運用其公關技巧,向內地官員介紹寶蓮寺,為寺院擦靚招牌。

封山計嚇窒政府

「二千年時,寶蓮寺準備斥資一億元,在後山興建萬佛寶殿,但港府要寺院補地價五千萬元,不過在釋智慧斡旋下,港府最終減價到一千二百萬。」知情者透露。

除了有政治手腕,釋智慧的「硬功」亦相當了得。

○二年政府就興建昂坪纜車,計劃收回寶蓮寺門外地壇一帶的土地,改建成酒店、購物廊和食肆,釋智慧以此舉妨礙僧人清修,極力反對,並宣布封山七日以示抗議。 知情者說,後來釋智慧又透過出席佛教活動的機會,公開向當時的特首董建華夫人趙洪娉提出請求,終在兩年後成功向政府爭取到無償擁有地壇的使用及管理權。

在釋智慧大力經營下,寶蓮寺業務蒸蒸日上,外來掛單僧人及協助做法事的生活補貼,每日可高達一千二百元,寺院本身的僧侶和負責人生活補貼自然更多,而作為住持更有一系列特殊福利,包括獲提供兩個侍者(如貼身佣人)、專用的平治豪華房車、實報實銷交際費等。

雖然福利多多,但釋智慧個人名下,只有兩個市值不超過六百萬元的市區物業,且都是其舅父留給他的遺產。同時他一旦卸任,補貼與福利都可能大大減少。

萬佛寶殿的地基工程經已完成,稍後便會興建上蓋。善信若想把名字刻在未來的大殿內,每位最少要捐一千元。

○二年寶蓮寺封山行動,釋智慧迫使當時的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孫明揚,親自坐直升機前往調解,盡顯其政治手腕,難怪釋智慧高興得舉起「V」字手勢,其身後為離島區議會主席林偉強。

接任人年底揭盅

「住持在任時,是全寺最高統帥,任何事都由他作主,可是退休後即時變成普通和尚,能享受多少福利?能否續有侍者服侍?甚至能否出任寺外的佛教公職?全由新住持定奪。」知情人士透露,正因如此,一些寺廟的住持必定會安排親信接任,以保障自己退休後的生活。

這場佛門僧鬥最終誰勝誰負,仍有許多變數,未到最後不知寶座落於誰手。

按寶蓮寺慣例,退休住持會被安排入住「退居寮」,過着深居簡出、不問世事的生活。

佛門管理層解構

包括寶蓮寺在內的香港寺院,管理層架構一般分為住持、都監、四大班首,以及八大執事。

住持又稱方丈,是全寺權力最大的僧人;都監猶如副住持,不過只有方丈不在時,他才履行領導職責,平常並不負責具體職務,可說「有名無實」。

四大班首即首座、西堂、後堂、堂主,由寺內道行高深的和尚擔任,主要負責修行、教授佛學等工作。首座地位最高,負責向全寺僧徒講經,住持亦是首座之一;西堂專責主持法事以及為僧人剃度受戒;後堂負責僧徒平日的修行與戒律;堂主管理佛經藏書。

八大執事,分別是監院、知客(接待)、僧值(糾察)、維那(人事)、典座(廚房)、寮元(管理外來掛單僧人)、衣缽(方丈室負責人)、書記(文書工作),是寺院內日常運作的具體執行者。當中監院又稱「當家」,是執事之首,其行政管理權力,僅次於住持。

百年禪寺

寶蓮寺始建於一九○六年,三名來自中國鎮江金山寺的和尚,遊經大嶼山昂坪,見該處人迹罕至、清幽寧靜,最宜修行,遂建木屋居住,故初時名為「大茅蓬」。

到一九二四年,紀修禪師南來修煉,後來被推舉為第一代住持,他亦為寺院改名為「寶蓮禪寺」,其後由筏可、增秀、慧命、聖一、初慧先後接任住持,至○五年釋智慧接棒,是為第七任住持。

該寺住持任期不定,大多是身體狀況不能履行職務才會退位,並由寺中高僧組成的董事局,選出下任人選。雖然該寺現為政府註冊的慈善團體,但內部架構並不受政府監管,收益也毋須繳稅。

寶蓮寺為紀念第二任住持釋筏可法師(左小圖),在大澳籌建了佛教筏可紀念中學(右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