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校長視野 2014 年 03 月 03 日

陳繁昌

陳繁昌教授,香港科技大學校長。出身筲箕灣阿公岩。 獲獎學金遠赴美國加州理工學院修讀本科及碩士課程,並在史丹福大學攻讀博士。 留美四十年,歷任耶魯大學及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教授、美國國家科學基金助理署長。 陳教授大半生尋找教研夢,對教育、科技發展、培育年輕一代亦有獨到見解。

借來的地方

十九年一遇的雙料情人節實在難得。當天一早,我特意穿上粉紅色的襯衫,戴上氈帽,同事還給我佩上一朵玫瑰花,好一副「大情人」的模樣;悉心打扮當然是為了我的一眾「情人」—可愛的科大人。早上十點多,我跑到校園的學術廊,與經過的同學、同事分享這份科大情,在大大的紅心裝飾旁邊派棉花糖,傳遞「愛.科大」的訊息。這是一個充滿愛的大派對:不消十分鐘,走廊已擠得滿滿,大家邊吃棉花糖邊拍照,無分彼此,不分國籍,互相祝賀Happy Valentine's Day,甚為温馨浪漫。言談間我發覺很多同學都不是本地人,但他們卻十分喜歡香港,也對科大產生歸屬感;其中兩位來自瑞典的同學接過我手上的棉花糖,覺得很有意思,他們說當地的大學校長未必會這樣與同學打成一片。

大學的四年歲月是人生的轉捩點,因為這是建立自己未來的一個重要歷程,大學接觸的一事一物,建立的情誼,都會永留心中。我所接觸的同學,不但成績優異,而且有開闊的世界視野,積極進取,參與不同的活動;我很高興他們沒有將科大視作「借來的地方」,而是以此為「第二個家」。其實,這群來自五湖四海的年輕人,不但是科大持續發展的力量,更是香港寶貴的資產。

眼前的科大同學令我回想起五、六十年代,香港恍如借來的地方,不少人因緣際會隻身來到香港尋找機會。他們大概十分掛念家鄉,大大小小的上海館子、廣東點心茶樓、潮州打冷、客家菜館等到處可見,而作為英國殖民地,香港也是不少外國人遠渡重洋闖一番事業的地方,所以西餐館在香港比比皆是。也許,當時他們從來未料到香港這個借來的地方,最終讓他們落地生根,並產生深厚的感情,以此為家。

科大不少的支持者和捐款人都不是生於香港,如夏利里拉家族、嘉道理家族、盛智文先生、Hans Michael Jebsen先生、Jim Thompson先生等,他們幾代都在香港生活,不折不扣地「落地生根」,與本地人一樣貢獻香港。而大批當年從內地來港的「新移民」,今天不少已成為香港社會的領袖,「取之社會,用之社會」,大力支持香港各方面的發展。其實,很多普羅市民的上一代,都是從不同的地方移民香港,我的父母也不例外:家父在中山大學畢業後來到香港,在阿公岩石礦場工作,養活一家,雖然父親一直十分掛念家鄉,到了我這一代已經視香港為家;我在美國留學、工作四十年,但香港是我生於斯、長於斯的地方,所以我認定香港是事業的完美終站,決定回到香港,為這個家獻出一分力,感覺多好。

香港本來就是一個非常流動的城市。昔日,從四方八面而來的尋夢人匯聚於此,源源注入活力,他們各有不同的故事和原因,在此落地生根,最終以這個「借來的地方」為立身之地,造就了香港的成功。今天,香港的魅力未減當年,加上亞洲崛起,中國迅速發展,吸引了大批優秀學生來港接受高等教育。這些學生熟悉香港文化,擁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不但能夠豐富本地同學的世界觀,有助他們適應日益全球化的社會,對香港繼續成為國際城市,無疑是一支生力軍。與其排斥、抗拒,何不珍視、吸納這些人才,凝聚他們以香港為家,發揮所長,貢獻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