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4 年 03 月 01 日

食得鹹魚抵得喝! 張繼聰

張繼聰這個人,會令你聯想到甚麼?

A餐B餐?靠老婆謝安琪養家?《老表,你好嘢》的「宋為潮」?抑或是《食為奴》中的「八王爺」?

其實,無論你對他有甚麼聯想,或有甚麼看法,對他來說都並不重要。「做呢行,我學到好多嘢,令到我面對任何嘢,我都可以保持到好自在嘅心態,呢個好緊要,因為呢個就係根源!我自己比較着緊嘅,係我個人嘅修為有冇進步。」然而,擁有着「自在」的心態,卻又不代表他沒有感受,所以,對於那篇「A餐B餐」的潮文,他說:「作為一個男人,我係唔會討論人哋嘅太太囉。」而對於近日那個暗示他和太太女尊男卑的封面報道,「寫得好錯,錯得太過龍!」

若然說,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話題、成為狗仔隊採訪的焦點,就是當藝人或公眾人物「食得鹹魚抵得渴」的代價,他絕對不認同。

「『食得鹹魚抵得渴』呢句話唔係咁用。如果我因為鍾意做呢份工而冇得瞓,我可以咁同自己講;並唔係你緊我一刀,跟住同我講:『你呀?食得鹹魚抵得渴啦!』正等於『多謝你同我個乞兒仔賀壽喎!』『哦,你個仔,真係好乞兒喎!』一樣咋嘛,我可以講我個仔係『乞兒仔』,但唔係你講囉!」

他就是個這樣很有自己一套思想的人。〉

我老婆

「A餐:5億加徐濠縈、B餐:50萬(or less)加謝安琪……」一篇「A餐B餐」潮文,成為了近期的話題作,令謝安琪(Kay)再度成為人氣女神,更多了個「B餐Kay」的綽號。正當很多人因此戥張繼聰高興之際,當事人卻另有體會。

呢篇文章好多人都傳畀我,個個都話揀我老婆,個個都話恭喜我,但有趣嘅係,呢篇文章唔係我嘅品味。

與謝安琪○七年結婚,他說:「我覺得我哋係恩愛嘅,亦都好了解對方。有時啲報道、輿論,都令到我哋嘅bonding更加緊囉!」

第一、我諗每個人都有自己嘅喜好、筆風同選擇。如果我揸筆,作為一個男人,我係唔會討論人哋嘅太太囉;應該話,作為君子,都唔應該高談闊論人哋嘅太太囉。第二、at least對我嚟講,婚姻係冇可能建構喺金錢上面嘅,如果用錢去睇婚姻,我覺得好銅臭!如果係咁,婚姻就唔會有問題啦!

細個老師都有教,非禮勿視、非禮勿言,唔應該講嘅嘢,我哋最多只會偷偷地講,但o依家係去到高談闊論嘅地步,好多人仲會覺得係好潮、寫得好好,仲要受到褒獎,呢個係我覺得好詫異嘅事,亦都唔係我想要嘅價值觀。

我覺得有趣嘅係,原來o依家好多人會咁樣睇婚姻,呢個我冇所謂,但最大問題係,有好多年輕人已經冇足夠分辨是非同價值觀嘅能力,篇文仲咁樣傳法,好易會令人覺得(婚姻)真係咁樣。

認錯人

因為「B餐Kay」,又因為《食為奴》,張氏夫婦成了狗仔隊的追訪對象,成了雜誌的封面報道。而標題,還是離不開暗示他們這一對是女尊男卑。

同一個角度去報道同一件事,都好幾年啦,但有趣嘅係,我觀察到身邊嘅人睇呢啲報道嘅反應:幾年前,啲人會信,會因為咁唔鍾意我;但o依家,我收到嘅feedback,大部分都係話覺得呢啲報道好無聊,有啲記者甚至會同我講:「唉,佢哋真係呀,都唔做吓功課嘅!」呢啲轉變,對我嚟講,已經係positive!

每次有呢啲新聞,如果係寫我老婆,我就會嬲;今次呢,就佢嬲啲囉!我諗,冇一個太太見到自己老公咁樣畀人寫會覺得開心,況且,仲要唔係真相。

首先,個報道標題斷章取義咗我嗰句說話。嗰日嗰個記者不停係咁同我講:「我都係揀B餐o架!哈哈哈!」呢樣嘢我係唔會覺得有趣囉。第二、我當時覺得你都跟咗我哋咁耐,又係咁影住我,我咪答一句畀你交差囉,我話:「正常人都會覺得揀自己嘅老婆係啱o架。」呢個係好正常o架嘛,你唔會揀咗個老婆,然後覺得自己錯呀嘛?唔通你覺得你揀你嘅另一半係唔啱o架?咁你揀嚟做乜呢?咁佢哋都要斷章取義,我冇所謂,但咁樣係令我下次唔會再答囉。

好老實,對於呢啲報道,我只可以話,係認錯人囉,(報道中的照片和文字描述的)嗰個唔係我嚟o架!以前都可能覺得(照片中)個樣都可能係我,但o依家寫到咁錯呢,連個樣都可能只係同我似樣咋,錯得太過龍啦!我只會覺得:呢個邊個嚟o架?

為拍《食》劇,張繼聰拍前兩個月看了很多有關清朝歷史,或他飾演的「八王爺」胤歷史資料。「套劇播出之後第二朝,已經有貨車哥哥叫我『八王爺』!」

這遊戲

張繼聰說,因為他很明白這一行的「遊戲」玩法,所以多年來有關他或太太的負面新聞,他也選擇不解釋,反而卻會選擇從中吸取一點點生活智慧,增進個人的修為。

境隨心轉。

五、六年前有呢啲報道,我會唔開心幾日,每次行過啲報紙檔都會行快啲。但o依家睇完,我當然都會唔開心,但可能五分鐘就冇事,因為個問題唔係喺人哋度,而係喺我自己度,只要用第二個角度去睇呢個世界,其實冇人會傷害到自己!

《食為奴》播出初期,曾被網民發現有貨Van出鏡,張繼聰說,大家得悉後已檢討,惟有當作另類賣點。

就正如,若果覺得咁樣嘅報道係好有趣、可以增加銷量嘅,我fine,我冇乜所謂,你可以寫我,但你唔會寫得死我囉!靠作一啲新聞,以為可以刺激銷量,大家可以點做呢?你仲可以寫到點呢?仲可以點爆啫?到某一日,大家係咪可以屈我殺人、販毒呢?當然,呢啲係我唔認同嘅方法啦。

喺career上,會唔會因為呢啲報道要兜遠咗,畀人做多啲嘢,先可以去番公平嘅位呢?係會嘅,但係我又覺得冇所謂。因為每個人睇一件事,唔一定係片段式咁睇,如果你放大啲咁去睇,即係我嘅career係咁長(說時做了一呎多的比劃),拉開去睇,呢啲報道對我係有好處多過唔好處,我係好慶幸有過呢啲經歷,令我學到好多嘢,令我嘅修為有進步,令我面對任何嘢,都可以保持到好自在嘅心態,呢個好重要!

去年初《老表,你好嘢》的「宋為潮」一角,令他正式入屋,知名度大增。

影幅相

如序言所說,張繼聰並不認同外界以「食得鹹魚抵得渴」,來附諸他或太太身上。公眾人物這個身份,對他而言,不過是外出時多了一些比較騎呢的經歷。

做公眾人物,可能有時食飯唔使等位囉,咁喺呢啲時候,我又唔會話:「唔使啦,我唔認同『食得鹹魚抵得渴』,你畀我排隊啦!」唔會囉!

有時行街,有啲人都會好有禮貌咁問句:「可唔可以影張相呀?」或者有啲唔禮貌嘅,都會同你影相喎!(然後伸手到我面前十厘米距離扮拿着手機拍照)影完就走咗去,你係個石像嚟o架,冇問你o架!有啲又會喺你隔籬:「殊、殊,嗰個咪係邊個邊個囉!」硬係覺得我唔會聽到囉,其實佢哋只係喺我隔籬咋嘛,我又唔係聾,同埋你「殊」到咁大聲!

試過有啲人,見你唱歌嘅,行過就會話:「喂,唱隻歌嚟聽吓!」我話:「好,你做乜嘢嘅先?你係咪紥鐵呀?咁你紥嚿鐵嚟睇吓先!你整麵粉呀?你整個包出嚟先呀!」

其實對於我嚟講,呢啲嘢都冇影響過我生活嘅,譬如我要去打籃球,我照會同啲朋友去街場打波;我照同我嘅小朋友(兒子張瞻)去行商場、睇燈飾。不過o依家如果同埋小朋友出街呢,有時啲人話想同我哋影張相,我哋都唔會影,「唔好意思,下次先呀。」因為咁難得先同到小朋友去玩,唔係好多時間,但有時影完一張相之後,你會企喺度十五分鐘,不停咁影,到最後係個小朋友冇咗嗰十五分鐘!

整體嚟講,呢個身份都冇乜困擾到我嘅,其實睇你點睇自己嘅工作啫,發哥都搭地鐵啦!

遠觀自在

張繼聰和阿Kay的兒子張瞻,六歲多,正於國際學校就讀二年級,我想,小朋友到了這個年紀,也應該清楚父母皆是公眾人物吧!

「我諗佢知嘅,但佢又冇問,因為佢由細到大見到我哋喺電視出現,都係好理所當然,覺得我哋做演員、做歌手,都係工作咁囉!

「我都唔希望我個仔覺得我哋份工有乜嘢特別,我成日都同佢講:『演員只係一份工作嚟o架咋,唔需要有嗰啲無謂嘅自卑或者自大。』當然,我唔知佢第日大個,可能會覺得我『戲子佬!好cheap呀!』咁呢?哈哈哈!」

又或者,瞻瞻將來亦想入行成為藝人呢,畢竟演藝細胞,多少也會有遺傳啊!「我哋嘅遺傳就肯定有,但我從來冇諗過、冇scan過,或者用把尺去睇我個仔有乜嘢天份。我唔care佢第日做乜嘢維生,唔好做傷害人嘅嘢就得,只要鍾意、開心嘅,咪得囉!end up我最想佢學到嘅,係自在!一個人點樣都係咁happy、咁享受嘅,就冇得輸!咁我先唔使擔心佢,始終有一日,我都會離開佢o架嘛。」

對於教導兒子張瞻,張繼聰聲言和太太的方法一致,「我哋都係以循循善誘嘅方式教個仔,然後等佢自己去選擇,係好嘥時間o架,但咁樣佢先可以喺愛裏面成長,所以我哋唔會用體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