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有情有性 2013 年 10 月 28 日

白韻琴

白韻琴,原籍廣西桂林,美國三藩市天主教大學傳意系畢業,三藩市州立大學進修廣播系研究院。 外號白姐姐的她是港澳及廣東沿海八到八十歲都談論的人。由她策劃主持的電台、電視節目均開風氣之先、領導潮流、膾炙人口。她主持的電台節目《盡訴心中情》,創每晚百萬人收聽,千人打電話傾訴的紀錄,是香港廣播史上空前絕後成績。 其著作數十冊,中港歐美極受歡迎,雖封筆多年,仍活躍於政商、文娛、財經界,善於妙論人生,鞭辟入裏,令你微笑、大笑。

香港的驕傲

最近出了一點小意外,是我坐公共巴士時,車上人很少,巴士司機為了避車急轉彎,把我從車尾「飛衝」車頭司機駕駛位旁。那急速飛騰,令我這半傷人士手袋錢包雜物飛得全車都是,撻生魚式的巨響令司機嚇呆,堅持馬上打電話報警求救。我雖身心傷痛,感覺得尊嚴盡失(請想像在群眾面前趴地、驚慌及羞愧),不知袋中甚麼文件證件飛了出街(我剛在灣仔政府合署區議會辦事處收集一些文件,更不必提的是成叠信用卡、現金等等)。司機一定要馬上報警,我檢視物件同時因趕時間,請求他不要報警,司機堅持要報,車上乘客怪責司機,態度甚不耐煩。

謝偉俊得悉白姐姐入院後,即時趕到律敦治醫院,治療後抱住一臉驚惶的白姐姐上七人車回家。

我像小娃娃爬地般撿回一地上文件雜物,羞愧掩蓋了身上的痛楚(年前我因曾讓跑車前座位給一中國女士,讓她把整個平治跑車的座位壓在我懸空的腿上,傷得我要用拐杖數月,痛楚及花費數十萬港元,總算讓我可正常走路。這次「撻生魚」,又痛又尷尬,車上下及群眾都問:「白姐姐,你有車有司機,怎麼會坐巴士的呀?」

後來,我在不情不願的情形下,被送到律敦治醫院,醫生、護士、護衛人員,還有我的同事小林都給我悉心照顧、檢查、關心,讓我流下感動與疼痛的眼淚,很感激香港有這麼好這麼溫馨的醫院及醫護人士,本來很淒涼傷痛的感覺,變成心中一股暖流。想起最近一次不知自己在哪兒冷凍一宵?醒來不知身在世,看看自己的頭髮、衣服,冷濕並黏着泥土和青草,四周是樹木花草鳥語,唔,我尚在人間,但是,有心已死的感覺。

今天想寫的,不是自己,而是比較一下我親歷的中港醫療。數年前,我與某君及他父母在上海等地遊覽,我財不多,身子時弱時強,那天晚上,在廣西德天瀑布附近居留,酒店不錯,可是晚上冷得要命,向服務員借火爐、炭爐、暖水袋等都沒有。可能是我發冷抖不停,也可能是體弱帶有感冒,身體不停顫抖,嘴巴牙骹咯咯碰撞發響,碰着舌頭時嘴角流血。晚上只有一名服務員,連暖水都欠奉……怎麼辦?尚幸房間枱子上有數瓶三花酒及桂林特泡三蛇酒,我一瓶瓶都吞下去,又把梯間的咕o臣包圍着自己,知道附近沒有醫院後,提早坐車趕到機場飛赴上海。

上海的酒店雖然先進漂亮,但我顫抖、昏眩、發燒頭痛仍然不減,捱到第二天凌晨,馬上叫車到上海最著名醫院。據說服務好、又肯收私人及外地客,是付錢就行的著名醫院,甚至尚未登記,入院時已預付登記費六百多人民幣,以便等待檢查(每項檢查分開收費)。可是,等待了約兩小時多,我躺着的車牀被推來推去,到不同的部門,結果仍被放在小廳一角等候。我虛脫得要斷氣,某君父母看看不對勁,馬上提議訂機票乘機回港,我心中無限感激。

一到香港機場,就有醫務人員及活動車牀在機門等着,很快,在很放心及適意的情形下,順利地進了律敦治醫院留醫,更衣、照X光、檢查、戴氧氣罩幫助呼吸,醫生、護士、醫護人員噓寒問暖為我檢查,照顧我的感覺及需要,比家人還親切。相比在上海著名醫院,甚麼沒做就先排隊付錢,付錢後被放在沒有醫護人員經過的地方乾等,家人不許進來,令人叫天不應叫地不聞。

白姐姐上星期坐巴士時飛出座位,導致左膝及頭頸受傷,意外後戴上頭箍、口罩,由擔架牀送院,情況似乎非輕。

尚好本人上海話自小說得流暢,有人聲經過,我大聲呼救,一位女士進來,是醫院護理人員,我還算懂得中國人的「見面禮」,內衣口袋有兩張五百元港幣,掏一張出來,請她到樓下接待處找到近六呎高的同行者及他父母,馬上連離院手續也不辦(因為進進出出都沒有人理會),飛計程車到機場,登上最早回港航機。

到律敦治醫院後,得到的照顧及關心,吸氧氣打針吃藥,比家人還細心。感謝醫院工作人員及行政方法,我在那兒留院兩次,每次自覺有斷氣及「玩完」的感覺。該院各服務人員,對我的照顧及關懷,我不能要求更好的,也不能用筆墨形容。想起母親之前在旺角被劫白金勞力士表,被扑頭送到醫院急救,縫十三針,東華醫院留醫所得的照顧及關懷,我能說的,只有四個字——無言感激(I Love Hong Kong)!

香港公院群

病者自怡悅

醫者父母心

堪託生老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