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大特寫 2009 年 08 月 15 日

我要成名 三個超級巨聲夢

每個年代都有人發「歌星夢」,希望站在台上尋覓理想。近期歌唱大賽《超級巨聲》熱播,從二千多名參加者甄選出一百強,再選出三十名入圍,參加長達半年的淘汰賽,可說是近年具規模而又最殘忍的歌唱大賽。

參賽者大部分外貌平平,但唱功遠高於不少新晉偶像派歌手。面對被「叮」的壓力,還有評判當面狠批的難堪,他們仍甘之如飴,只因每個參賽者背後,都有一個歌者的故事。

憑〈我很醜但我很溫柔〉被評判及網民激讚的陳康健,過去五年為了唱歌,窮得一點積蓄都沒有,身上衣服也是朋友送的,連女友都嫌棄他窮而遠走;年紀最小、年僅十二歲的趙展彤,自小被父母栽培,但她只盼透過這次比賽脫離父母管束;孖仔周志文和周志康,則透過唱歌發展出深厚的兄弟情。

在這個年代,凡人皆可「升呢」,擁有一把「超級巨聲」,或者可以像參加《全英一叮》的村姑Susan Boyle一樣,一夜成名,感動人心。

港版曹格:唔唱歌會死


陳康健花了五年時間去追尋唱歌夢,只因唱歌如同呼吸,如今終於嶄露頭角,他不寄望做當紅炸子雞,只希望可以一直唱下去。

剛於周日播映的《超級巨聲》第四集,廿四歲的陳康健被安排與台灣金曲歌王曹格進行「PK賽」,從眾評判手中獲取的分數更高於曹格,被外界封為「港版曹格」,對其靚聲作出肯定。事實上陳康健早於第二集比賽時獻唱一曲〈我很醜但我很溫柔〉,已被評判激讚唱功好,網友更紛紛在討論區留言:「唱得很有感情,感動得想哭。」

陳康健不算醜,只是不英俊,稍胖身材為他添上一份傻氣,他說:「在香港人眼中,唔靚已等於醜。」但他的聲線確實溫柔,他一開金嗓子,歌聲抑揚雄厚,帶點滄桑味,與他的年紀反而有點不相符。能夠感動人,全因自己先被感動,這首歌正是陳康健的心聲。

「唱這首歌時,好感觸,尤其是唱到其中一句:『計算着夢想和現實之間的差距』,很能代表我。我知道自己外表唔得,但內心很有夢想。我不一定要紅,只想一直唱下去,所以每次也當成最後一次演唱,把所有感受唱出來,就是怕以後沒機會。」

這個歌星夢,陳康健五年前開始追尋,那年他中五畢業,修讀酒店管理文憑,課餘參加了人生第一次公開歌唱比賽。「其實小時候已很會唱,記得四歲時一路搭一路哼,被人叫收聲但都繼續唱,小學音樂課永遠是最高分的,最喜歡到旺角信和中心買日本節目Music Station的老翻帶。

「我對讀書無興趣,中五畢業讀酒店管理,純粹為hae,其實只喜歡音樂。那年認識了一個同樣愛唱歌的朋友,他好想當歌手,提議一起參加歌唱比賽,當時覺得有的是青春,便開始追尋唱歌的路。」


有一段時間,陳康健瘋狂地參加設有獎金的歌唱比賽,幫補生計。拿下的獎盃,至少十多個。


周日晚陳康健和曹格合唱,得分比曹格更高。

為比賽捱窮 女友嫌棄

過去五年,陳康健的時間全花在歌唱比賽上,參加了四十多個坊間大大小小的歌唱比賽,獲獎無數,包括Casio歌唱大賽全場聲色藝大獎、十八區歌唱大賽季軍等。最初他不懂運氣,全靠自彈結他帶動高潮起伏和感情,後來跟唱歌老師學習丹田運氣改善唱功。

為了遷就練歌及比賽時間,他只做兼職,售貨員、舞台搭建散工都做過,月入僅得三、四千元。一年前他參加比賽時獲評判兼作曲人謝杰賞識,請他唱demo。

謝杰很欣賞他唱歌有熱誠,對音樂的執着和動力,比許多歌星還着緊,「他可以在一間茶餐廳食緊魚蛋粉,都可以無端端大聲唱歌,好似成個地方只得我和他。我做唱片監製,有些歌手唱得不夠放,他卻很有passion,他的生命,就是他的歌聲。」

不過做demo singer,收入同樣不穩定,因此陳康健平日生活相當慳儉。「每日使費只限於食飯和搭車,不會超過一百元,三餐大部分都在大牌檔搞掂,家裏的T恤都穿了超過四年,參加比賽才會買衫,咁大個仔未試過去旅行。有些歌唱比賽有獎金,好彩勝出的話,有兩、三千元幫補吓。」

為了唱歌,陳康健不介意捱窮,但女友卻捱不住,嫌他窮而離開,「拍過三、四次拖,最初對方都說不介意,但最後都因我無錢而離開,我都無辦法。」捨棄愛情,他一心等待機會來臨,只因唱歌等同呼吸,一天不唱,感覺就如死掉。

「父母在我六歲時離婚,媽媽一手養大我和姐姐。媽媽為生計沒空照顧我,家姐大我五年又有代溝,令我很寂寞。我最愛對住大海唱歌宣洩,因海浪聲就好像樂器一樣,唱出來的聲音很pure。而且我不愛說話,尤其是失落時,更是說不出口,所以唱歌是我表達的途徑。我喜歡唱歌給別人聽,因為好似和對方傾偈,將感受唱入對方的心。」


站上《超級巨聲》舞台,陳康健最渴望家人現身支持,見證他的成果。但家人都較為含蓄,暫時他只有結他相伴。

渴望母親支持

奪獎無數,但他依然乏人賞識,「贏了比賽又如何,參加坊間比賽而做歌星的人不多,只有鍾健威、周吉佩入了行,但都紅不起,寄demo去唱片公司自薦,也是石沉大海。當見到銀行戶口一蚊都無,好無安全感。眼見以前的同學都已有出路,就更灰心。

「本來給自己的限期是廿五歲,若無法完成夢想便放棄,但入圍《超級巨聲》,令我重燃信心。」

其實他身邊有不少好友支持他,自入圍《超級巨聲》後,有好朋友借故叫他代為保管五千元,實情是讓他有錢買衫,他接受訪問所穿的恤衫和Calvin Klein牛仔褲,都是好友送贈的,但他最渴望的,還是媽媽能到場支持他比賽。

「她平日勸我找份穩定的工作,但沒阻止我。我希望她在現場觀看,明白我是個有理想和堅定的人。如果有機會做歌星,我希望利用歌曲帶給年輕人正面的價值觀,這才是做歌手的意義。」


陳康健與家人同住牛頭角樂華邨公屋,平日相當慳儉,三餐大部分幫襯樓下的大牌檔。


父母離異,陳康健自小感到寂寞。寂寞時,他愛向着大海唱歌。「愈唱就愈寂寞,但感覺好正。」

叛逆十二歲:唱歌如放監


在同學面前,趙展彤展現難得的笑容。她愛唱歌,更愛唱歌為她帶來的自由,讓她可與朋友相聚。

上周五剛年滿十二歲的趙展彤,是《超級巨聲》最年幼的參賽者。暑假後升中一的她,○五年曾在《殘酷一叮》亮相,身穿一襲紅色繡花裙表演獻唱〈夜上海〉,一臉天真的搔首弄姿,最後她敗給喬寶寶屈居亞軍,這是她自六歲參加比賽以來,唯一輸掉的一次。

四年多後的今天,站在舞台上的趙展彤,笑容消失了,首集播映的《超級巨聲》中,她不苟言笑獻唱調子輕快的英文歌〈Janbalaya〉,被評判狠批她只顧「show off」,沒有投入。網友也指她只是噱頭,若不是因為年紀小,根本沒資格入圍。

「因為沒時間食嘢,出場前在後台嘔了些胃酸出來,很不舒服。當時我沒想過向評判解釋,因為我怕評判覺得是藉口。我不是打算show off,只想快些完成任務。我不喜歡別人說我入圍是噱頭,說我唱得難聽又樣衰,我覺得自己有實力。」

對展彤而言,唱歌是「任務」,是完成父母年少時的期望;原來趙爸爸熱愛唱歌,但生性內向,每次上台都腳震,趙媽媽小時候也渴望表演,但苦無門路,因而抱憾。展彤是家中獨女,趙媽媽見女兒兩歲已懂得跟音樂節奏打拍子,因此渴望她代自己完成童年的夢想。「她現在所做的事,是我以前做不到的,既然她喜歡唱歌,我便找一些平台給她,不想她日後怨我。」


身為家中獨女,沒有兄弟姐妹,趙展彤坦言很孤獨。她愛上網和朋友msn談天說地,渴望有人陪她解悶。


首次亮相《超級巨聲》時,趙展彤木無表情被評判批評她只懂show off。

惹同學妒忌

三歲時,父母開始悉心栽培展彤,趙爸爸平日會在家中和展彤練歌,又安排她參加合唱團。唱了三年,展彤因不愛與人合唱而退出。「我不喜歡合唱團,因為聽唔到自己把聲,其他人特登嗌出來,但又走音,我覺得好嘈。」

展彤六歲開始參加獨唱比賽,她視唱歌如課外活動,站在台上從不怯場,水準穩定,至今已累積六年比賽經驗。不過做「童星」的代價,是令展彤惹來同學妒忌,「有同學說我唱得不好,邊個邊個唱得比我好,我就會回應:『但我唱得好過你!』出街有人望住我,指住我笑,或者『倔』住我,我會『倔』番佢,因為我唔知係善意定惡意。」

父母為她舉行生日會,同學談及的話題是卡通片,展彤不屑說:「我最憎卡通人物!」同學喜歡吳尊、周柏豪,但她偏愛澳洲新晉創作女歌手Lenka。同學指她愈來愈沒有童真,展彤似乎已習慣。

「我真的覺得卡通人物好核突,周柏豪和吳尊唱歌好難聽。超級巨聲的哥哥姐姐都說我老積,我不介意,但介意人家說我老人精。有時我都會就住同學講他們喜歡的話題,也有一些同學見我喜歡Lenka的歌,又跟我一齊唱,但我唔鍾意同學跟我,好煩。」可能因為是獨女關係,父母又愛又縱,令展彤甚為自我,甚至有點刁蠻。

趙媽媽無奈說,展彤這兩年開始反叛,很難教。記者見她與父母出街,會刻意與父母保持距離,趙媽媽說一句,她有時會不耐煩回應:「好煩!」訪問期間,趙媽媽不慎把炒飯傾倒在她的腳上,她即發脾氣說:「你有病㗎?」


相比同年齡的女童,趙展彤顯得早熟。平日無聊時她會練習化妝,她愛畫上黑眼線及塗口紅,希望令人感覺成熟。

討厭父母管束

踏入反叛期,展彤坦言討厭父母管束,「我想出去和同學玩,但媽媽不准,玩電腦又只限定兩小時,無得和朋友MSN。我好悶,每日練完歌和結他後,無聊在家玩化妝、玩自拍、玩手機遊戲,或者拎個袋出來執吓打發時間,我覺得好孤獨,但成日畀媽媽困住,好似狗咁。」

參加《超級巨聲》,是展彤的主意,因為可以「放監」,「在唱歌比賽盡了力或者奪獎,爸爸媽咪會好開心,會放我一日假,任我玩電腦,我就好開心。參加《巨聲》,輸贏不重要,獎項不重要,我只希望識多些朋友,以及在MSN加入多些朋友。當我在屋企上MSN時,就可以有多些人online,陪我傾偈。」

她最愛Lenka的作品《The Show》,其中一句歌詞是「I'm just a little bit caught in the middle」,她說最能代表她。「我覺得常被困在中間,不知如何去解決。」這首歌中還有兩句歌詞說:「我只是個迷失的小女孩,我很害怕,但我沒有表現出來」,不知這是否展彤的內心世界?


平日出席任何活動,趙爸爸和趙媽媽皆會陪伴在側。但趙展彤顯得很抗拒,很想掙脫父母的手。

俊俏孖仔:共同進退更珍貴


天下無雙,但細孖周志康(右)和大孖周志文有幸成為一對孖仔,共同進退,是人生最大的福氣。

首集《超級巨聲》中,一對十九歲、外表俊俏的孖生兄弟周志文和周志康同時晉身一百強,但最終只有「細孖」周志康晉身三十強,「大孖」周志文被踢出局,當時入圍的細孖,為哥哥激動流淚,場面感人。

「兩兄弟一齊參賽,等同兩份緊張,緊張對方多過自己,看見對方出場,心跳快過自己上台比賽。當日比賽完後,已自知表現不佳難入圍,見到細佬很不開心,很怕他因為擔心我而影響表現。當主持宣布我唔入圍,反而放下心頭大石,因為不用再承受壓力。」大孖笑說。

哥哥按摩減壓

孖仔自小聽着爸爸播放譚詠麟的歌曲,會一同跟着唱,可謂由細一齊唱到大。兩人感情十分要好,每次當其中一個被父母責罵時,另一個便會大聲嚎哭。他們對上還有一個哥哥,有時大哥哥恃勢凌弱「大蝦細」,就會同盟抵抗「外敵」。長大後兩人曾各自參加校內的歌唱比賽,一同參賽卻是頭一次。

「哥哥和我一齊參賽,是很大的精神支柱。雖然他不能入圍,但他仍然不停為我打氣,無論選歌及揀衫都給我很多意見。試過一晚練歌練到很累,翌日要比賽了,哥哥叫我先睡,然後幫我揀衫,更穿上身,畀我睇得唔得;他又陪我練歌,提醒那些段落要起承轉合,如何投放感情;當我緊張時,又會幫我按摩,提醒我不要當自己參加比賽,因為抱着輸贏的心態就不能發揮到應有的水準,令我放鬆下來。」

雖然周志康最終在第四集也被淘汰,不過他未有因輸了比賽而失望,因為最重要是令兩兄弟多了一段共同難忘的回憶。「自己已較其他參賽者幸運,因為有哥哥和我共同進退,令我覺得不是孤身作戰,而且我們首次有機會一同上電視,已經相當難得。陳奕迅的作品〈天下無雙〉中有一句歌詞是『多麼感激竟然有一雙我倆』,我們有緣成為孖仔,真是一生最大的福氣。」


雖然大孖(右)未能入圍,但一直陪伴細孖應付餘下的比賽,除一同練歌外,亦陪細孖買衫作比賽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