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娛樂一針 2013 年 10 月 15 日

黃庭桄

《東周網》總編輯、《東周刊》副社長、兼星島新聞集團娛樂、名人、副刊總監。傳記著作有陳方安生《盡付笑談中》、鍾鎮濤《麥當勞道》、沙士紀實《香港還有英雄》和慈善義賣的《一念天堂》、《Cash Happy Book》,哲理著作有《人生何處不Laughing》、《一百個人的遺憾故事》、《眾善孝為先》、《娛樂一針》、《Fly Me To The Moon》、《送你一對翅膀》、《潮爆神獸卡》、《曾付出幾多心跳》、《終於在眼淚中明白》等。

在年月深淵望明月遠遠

極目登高處,看到的,只有一片欷歔。

梅艷芳離開了我們已轉眼十年,此刻的她,是否早已投胎成為一隻雲雀,飛進某一個遙遠國度,雲外看新生趣?

前塵舊物,早拋身外。然而,這十年間,總有一些人,把本是縈繞心底的思念,化成水蛇春般長的法律程序,打呀打,輸呀輸,喊呀喊,鬧呀鬧,爭呀爭,把阿梅以血汗賺回來的一分一毫,眼白白滑進律師的口袋裏。

十月十日,阿梅冥壽,她在壽山村道的故居,因為要把屋內逾千件遺物統統拍賣,破例開放給買家參觀。

周日(十月十三日)下午,不少買家來到阿梅的故居,搬走投得的遺物。幾許風光舊物,就此流落四散。

跨步走入大門,一件件曾經穿在阿梅身上的衣服,賽車戰衣、冶艷舞衣、豹紋大衣……都掛在當眼處,像在晾曬着一幕幕似是故人來的畫面。

沿着走廊走向客廳,曾經留下的足印,這一天都被靠牆擺放的照片壓住了,這一張是某一年演唱會的壓軸造型,那一張是——噢!——竟然是靈堂上的遺照,就這樣無情地被擱在一旁,標價五百大元!人去情還在,怎不教人心酸?

睡房內的一張牀一幅被,飯廳內的枱枱櫈櫈杯杯碟碟,玻璃櫃內的獎座和白金唱片,甚至是枱上的一本本相簿,內有阿梅的童年照、和家人合照,竟都是底價五百大元大賤賣!在在侮辱一代巨星的尊嚴。

姑勿論阿梅的兄長梅啟明如何不生性,梅媽如何咄咄逼人爭產,但怎麼可能連她們和阿梅的天倫合照,都淪為拍賣品,一張也不能留給她們懷念,這是甚麼的法理?今天的香港,難道冷酷得連人情也泯滅了嗎?

人死如燈滅,但思念卻細水長流,連綿不絕。懷人依舊,只是當看到阿梅的遺物,像被五馬分屍般割價賤賣,教人怎會不欷歔?怎會不心疼?在年月深淵,望明月遠遠,登高凴欄處,想像阿梅在天上的憂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