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09 年 08 月 14 日

一個生命 兩個開始 曹格

曹格右手仍然紮着紗布,臂上那荊棘紋身一樣冷酷。訪問前欲單刀直入問他月初是否醉酒鬧事,一百二十分鐘後我卻再找不到糾纏在這話題上的必要。

或許是曹格的說話太動聽,又可能是他把莎士比亞(Shakespeare)的名句─「愛的力量是和平,它使恐懼、震驚和痛苦都化作甜蜜。」演繹得淋漓盡致,我彷彿忘記了曹格曾經是個酗酒暴力的抑鬱漢子,眼前所見,只有一個為愛而活的好丈夫、好爸爸。

「我以前飲酒像飲水一樣,每日都爛醉,甚麼事都以暴力解決,脾氣差,沒有人生目標,覺得這個世界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但這一切都隨着兒子(曹三豐)出世而改變了,我告訴你,現在的我很怕死,我知道自己要好好生活,因為兒子需要我。」

O八年八月二十一日,曹格太太誕下麟兒,從那天開始,世上多了一個生命。然而這個生命,卻為兩個人揭開人生樂章的另一頁。

「現在每晚睡覺之前,我也要看一看兒子,與他分開更不能多過四天,我最享受與老婆兒子到陽明山野餐的日子。身邊的朋友都說我變了,我不知道自己變了多少,只知道以前的我,已經跟今天的我劃清界線。」

兩小時的訪問,或許不足以說服我當曹格的品格證人,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個爸爸,怒火不見了。

我相信愛,更加相信曹三豐的魔力。

酗酒的日子

曹格月初於台灣夜店提前慶祝三十歲生日,一年之內完成了兩件人生大事的他,當晚擁着太太四出敬酒,興奮得敲破杯子。因為割傷右手,曹格要漏夜入院縫針,想不到翌日報紙卻寫成「曹格醉酒又鬧事」,曹太生氣到不得了,當事人反而只想到家中那個只得十一個月的兒子曹三豐。

「我怕兒子長大後知道這件事,會以為我是一名酒鬼。」

曹格不諱言自己愛好杯中物,生於大馬籍貫廣東的他,自小父母離異,九歲隻身飛到加拿大生活,十五歲再轉到紐西蘭讀書,過往飄泊異鄉的日子,全靠酒精去麻醉自己。

「我認,以前的我很暴力,與人稍有爭執便會動手。可能是細細個便離開家人到外地生活,未夠十歲就學識保護自己,不想被人欺負,那就只有反抗囉!人家出口我出手,先發制人。我不否認以前有酗酒問題,由細飲到大,我飲酒可以像飲水一樣,一飲便停不到。有段時間覺得自己一無是處,覺得這個世界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我存在與否都不會影響到甚麼人。於是我自殺,用大量安眠藥加酒,最後家人發現,救了我一命。

「抑鬱想死,大概是O四年的事,我不知道怎樣去解釋,那時只覺得做人很不開心,做甚麼也比不上人,是抑鬱症的病徵;其實我到今時今日都不知道那時為何會有這個想法,可能是我從小就沒有自信心吧,總之我就覺得自己很無用。你不要誤會我自小缺乏家庭溫暖,這方面剛好跟電影情節相反,雖然爸爸媽媽在我一歲那年便離婚,但我與家人的關係卻相當融洽。我有兩個姐姐、三個妹妹、一個弟弟、兩個爸爸、兩個媽媽,我們無所不談,他們令我渴望有一個家。」


曹格直言娛樂圈多引誘,向來愛看靚女的他,婚後連「齋看」的習慣都盡量收斂,明哲保身。

愛的力量

抑鬱症的確很可怕,單看它能夠令畢業於奧克蘭大學土木工程系的曹格,都覺得自己一無是處,便可知一二;不過再可怕的病,都總有醫治方法,治好曹格的「藥」絕對是不可思議的,它給予無生命者以生命;給予灰冷的心田以熾熱;給予絕望頹廢者以希望;給予憂愁者以鼓舞;給予紛爭以和解;給予黑暗以光明。

這種力量稱之為愛。

「愛,的確是愛把我扶起來。其實幫過我的人真的很多很多,除了家人、太太,還有涂惠元老師,當年是她無條件地帶我到台灣發展,是無私、全心全意地幫我。到了台灣之後,我開始有自己的歌迷,他們令我知道自己原來是有價值的,我創作的歌原來真的會帶給別人共鳴,慢慢我開始重拾由細到大都缺乏的自信。

「不過說到真真正正改變,應該是由兒子出世的那一天開始。有了兒子,我才真的懂得自愛,我不是說現在滴酒不沾,但現在會懂得節制,因為我不想錯過兒子成長過程中任何一刻。現在基本上除了公事,我不會去夜店,免得惹上甚麼麻煩。數月前有位老朋友在酒吧喝醉被打,我偕太太深夜到醫院探望他,其後卻又傳我『被打入院』,我覺得很搞笑,但我想說的是,以前的曹格已經不能代表今天的我。

「老實說我現在很怕死、很怕事,有人打交我會第一個走先,我是有家室的人了,太太兒子都等着我去照顧,當然不會再像以前般好勇鬥狠。早前才與幾個舊朋友敍舊,他們都笑說:『Gary,你已經變了住家男人,跟以前我們認識的那個不一樣』,我不知道自己變了多少,只知道兒子與太太對我很重要,去年押後出碟,都是為了在兒子出世的頭三個月在他身邊。」


曹格與太太吳速玲拍拖兩年便火速為人父母,原本奉命秘密結婚的二人,最終都將戀情公開。


婚前任職化妝師的曹太,產子一個多月便火速收身,人靚身材正還一索得男,難怪曹格甘願為她洗心革面。

不做周董第二

去年於台灣金曲獎奪得「最佳男歌手獎」兼憑〈無辜〉一曲勇奪「金曲金獎」的曹格,其實早在九九年已為郭富城寫歌,O一年在大馬推出首張唱片的他,直至O六年到台灣發展才廣受注視。當地媒體愛為曹格找來周杰倫做奮鬥目標,當事人卻偏偏渴望做個普通人。

「台灣記者經常問我,想不想做到像周董,又或是像那個那個一樣,我的答案永遠都是『不想,我只想做曹格』;唱歌、寫歌是我的興趣,我真的沒有想太多,受歡迎我自然開心,但無人可以贏到全世界的歡心,所以我不會渴望做那個那個,做好自己便足夠。曹格可以做到幾遠去到幾高?我真的不知,其實很多東西也在於嘗試,好與壞要靠旁人告知。有很多歌手藝人我都欣賞,但欣賞不代表要與他們較量,每個人都有不同層面。現階段我希望有機會拍戲,還是要另類風格那種,哈哈!我希望做『馬拉梁朝偉』,這都可以說是我現在的目標。

「有些歌手或會介意被視為偶像,覺得做實力派才矜貴,我自己就不會這樣區分。做偶像?我都好鍾意!最好有人讚我靚仔,因為實在好難得!我未有正式讀過音樂,故不敢自稱創作歌手,其實有時很多東西都不應想得太深入,就如你問我當自己是哪個國家的人一樣,我只會答你『地球人囉』,甚麼派別甚麼路線都只是一個統稱而已。我是曹格,你當我是台灣、大馬,還是香港人都好,不會影響我做人的宗旨。」


曹格笑言愛聽別人讚其靚仔,故不介意當偶像派,實情是他希望多方面發展,進軍大銀幕是另一個目標。


曹格去年勇奪台灣金曲獎「最佳男歌手獎」,成為首個非台灣本土歌手得到這個殊榮,難怪曹格有光宗耀祖之感。

愛在火中燒

曹格不是俊男,也不算是口甜舌滑的花花公子,只是訪問那天,在場的數位女士(包括我),都給他的說話感動了好幾次,尤其是提到去年與拍拖一年多的台籍化妝師吳速玲奉子成婚一事。

「最初依公司指示,沒有公布婚訊,被傳媒揭發了,我其實很高興,因為不用再偷偷摸摸。相反太太卻很擔心,問我怕不怕公開婚訊會影響到事業。那時我的答案是『影響到咪轉行囉』。我沒理由為了自己的事業要老婆放棄名份,這些東西是她應得的,這個女人跟我結婚,為我生仔,難道沒有權利堂堂正正站出來嗎?若我這樣『蝦』女人都不配做男人吧!我覺得歌手都是人,結婚生仔是很自然的事,若有歌迷因為我很愛一個女人,公開與對方結婚生仔就不再支持我的話,那些歌迷根本一早都不應該支持我,找別個不會結婚生仔的人來支持好了!不要打擾我。」

如此漫不經意的一番話,令我也不禁替曹太心甜,曹格的怒火熄了,愛火卻繼續燃燒。


本月二十一日剛好一歲的曹三豐,將與母親到港為當晚於Asiaexpo開騷的爸爸打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