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13 年 09 月 17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宋慶齡巧製杏仁豆腐

之前介紹過國父孫中山的飲食,談到那是如何的平民化,作為他太太以及忠誠革命夥伴的宋慶齡,在飲食方面的要求,自然也一樣不會高到哪裏。抗戰期間,宋更試過每餐飯的菜金只是兩角!而當時一瓶汽水的價錢,也一樣是兩角。

到共和國成立後,宋慶齡貴為國家副主席,而更重要的是,為了統戰這位國父遺孀,也為了感謝她過去在共產黨困難時,一直雪中送炭的恩德,所以中共對她特別照顧有加,宋的生活才有所改善。

這時宋慶齡家中已經有了專職廚師,但伙食依然簡單,早餐是米粥或牛奶,兩片麵包加一點果醬,又或者小碟醬菜。她喜歡果醬,曾在寫給王安娜的信中說:「我這裏有兩瓶番石榴醬,一瓶給你,一瓶給廖夢醒。這是一種熱帶水果醬,我很喜歡用它來抹烤麵包。」

除了果醬外,由於宋在美國唸書,故喜歡吃牛油粟米,更喜歡吃芝士。也因為她曾經在日本生活過一段時間,照顧逃難到當地的國父,也因此喜歡上日本醬菜。對於調味料,她也很講究,曾請人從法國給她買回正宗的芥末。

杏仁茶

午飯則是一葷、一素、一湯。中、西、日式菜都愛吃,或許是受到國父影響,她特別喜歡吃豆腐。主食為米飯或麵包,再配一道杏仁茶或布甸作點心。

晚餐大多是麵條、餛飩或魚粥等,再加一些水果。廚師張有透露,宋每月的伙食費也只不過是四十元人民幣,從她的工資中直接撥給廚房。

不同於本專欄將會談及,她的妹妹宋美齡,宋慶齡喜歡烹飪,也精於烹飪。一生中,就算家裏有專職廚師或兼職做飯的保母之日子,她仍然會經常親自下廚。在請客吃飯時,她總是自己訂菜單,有時還會親自下廚,而且還懂得照顧朋友的口味。所以,幾乎所有較親近的朋友,都曾嘗過她的手藝。到她家中作客,宋常常會出其不意地說:「我給你們做個菜。」讓客人喜出望外。

中共元老鄒韜奮的夫人沈粹縝曾回憶:「抗戰勝利後,宋慶齡從重慶回到上海,邀請我到靖江路45號她的住處吃飯。她親自圍上小飯單下廚做菜。她做的鯽魚塞肉是公認的好味道。席間在座的還有廖夢醒等友人。」

尤其是一九四九年立國以後,政治環境較為穩定,不用顛沛流離,物質條件也較好,宋慶齡也更有心情和條件展示自己的烹飪手藝。

一九六四年,宋慶齡出訪錫蘭(今斯里蘭卡),提前飛抵昆明適應氣候,見到陪同出訪的女攝影師侯波,宋興之所至說:「我想親手給你做一樣菜,讓你嘗嘗我的手藝。我喜歡炒菜,這也是一門藝術。」結果,菜上桌,那是一道青椒鱔魚絲,侯波沒想到宋會炒菜而且手藝還那麼好,連連說好吃。宋聽後歡喜的說:「是嗎?既然你愛吃我炒的菜,那我每天中午為你做一樣菜。」結果她們在昆明停留了三十六天,宋真的燒了三十六道菜,沒有重複,而且味道都很好。

杏仁豆腐

但要說宋慶齡所做的菜,最出名的卻是甜點杏仁豆腐,以及杏仁茶。在招待外賓時,幾乎每次的菜單上都有杏仁豆腐或杏仁茶,這是北京著名的地道小吃。她不像今天我們一些食肆那樣,用外面買到的杏仁粉來作材料,而是自己用小石磨來磨杏仁,兩者相比,味道、香味、口感簡直差天共地,所以,她的杏仁豆腐很受歡迎。為了告訴外國朋友如何製作杏仁豆腐,宋還試過親自用法文寫了一封信,這也是中國官方現在收藏唯一一封宋慶齡親手寫的法文信。有趣的是,之前在本欄提到宋慶齡宴請北韓領袖金日成的菜單中,甜品也是杏仁茶。

因為愛親自下廚,所以宋慶齡也愛收集食譜,家裏書櫃裏便藏有形形色色關於烹飪的書籍。一般情況下,宋是不收禮物的,但食譜除外,而且,對於送食譜的人,宋還會特別多謝。有時吃到好吃的菜餚,她還會請秘書詢問配料和工序,甚至親身向師傅當面請教。如果到訪的女客人帶來自己家裏做的點心或蜜餞、醃菜之類,宋還會請她們把做法告知,好讓她也親自試作。

在北京宋慶齡故居,卧室和書房之間,有一個小廚房,裏面所有廚具餐具,都是宋當年親自使用的。一台英製老式雪櫃、一具台式電爐、一條藍底白點的棉布圍裙、菜墩、菜刀,還有各種盆、盤、鍋、鏟。調味瓶上貼着的紙籤上,宋自己用中英文書寫的「玉寇」仍然清晰可見。除了為客人即興加菜之外,她還常在這裏烹製牛肉、豆腐、番茄、洋葱、茄子等,分給工作人員品嘗。

宋慶齡還擅長以食譜來進行外交,當她請外國人品嘗中國菜時,如果客人是第一次吃到這種菜,她就詳細解釋烹調方法給他們聽,有時還把菜譜和製作方法寫出來送給客人。例如一九五六年八月,宋訪問印尼,回國後,她特地搜集英文寫的中國菜譜,要送給印尼總理的夫人,讓後者試着做,因為這位夫人也愛烹飪,而兩夫婦也愛中國菜。

事實上,宋慶齡喜歡和朋友一起切磋烹飪,並把烹飪視作忘記煩惱和孤獨的一件樂事。

一九四八年四月,宋慶齡寫信給王安娜,信中說:「很高興知道你想早一天來我廚房比試一下你的手藝。那是很開心的,而且可以幫助你忘卻一切。」又有一次,一九五六年,她寫信給邱茉莉,信中也說:「等我從這些經常不斷的頭疼事(身體上的和精神上的)中解放出來,邱茉莉和我必須在廚房裏碰一次頭,試驗我們的各種菜譜。」

這或許反映了這位國母,在國父辭世後長達半個世紀的獨自寡居中,心中始終孤獨的一個世界。

尤其是晚年,宋慶齡居住於北京,她在家裏一樓的小餐廳用餐,陪她一起用餐的是她的兩位女秘書黎沛華和劉一庸。但文化大革命時期,一些人興風作浪,但卻不敢直接針對宋,便指摘她的兩位秘書具有資產階級作風,憑甚麼要讓別人送飯,而要求兩人必須和其他人一樣到院外的食堂去排隊買飯。為了息事寧人,兩人只好拿着飯盆去附近的機械工業部的食堂排隊。從這時起,宋就開始在樓上卧室單獨用餐了,讓這位國母晚年更形孤單。

*文中的所有材料,來自何大章所著的《一個真實的宋慶齡》一書。何大章,宋慶齡故居主任,也是中國宋慶齡基金會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曾經策劃和設計過宋慶齡和孫中山的生平展、圖片展覽近二十個。發表過關於宋慶齡的研究文章達四十多篇,亦有份參與編寫《宋慶齡年譜長編》等,更當過中央電視台紀錄片《宋慶齡》的總策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