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政官莊 2009 年 08 月 04 日

毓民高章 牽泛民個鼻

毓民條友的確高章,早幾日突然出怪招,提議搵五個泛民議員出嚟「壯烈」辭職,然後再舉起爭取二○一二雙普選支旗參加補選,藉此搞起個局,如果五個議員都贏晒,就證明市民都有此心,對政府嘅壓力好大。呢招一出,搞到泛民其他黨派內部十五十六,進退兩難,跟又弊唔跟又弊,都幾頭痕。

社民連之前已曾提過「集體辭職」,泛民其他政黨一直抱「睬佢有味」態度,但今次毓民再提此議,仲十分豪氣話如果其他黨唔夠人辭職,社民連三煞可以齊齊「犧牲」,搞到民主黨同公民黨好大壓力,近日被迫話會考慮。

線人回報,民主黨內部有人拆穿社民連個如意算盤,話佢哋如果今次表現勇猛,搶到「民主先鋒」支旗,下次立會選舉之時,選票隨時多兩、三個百分點,咁就可以取得五個議席,成為「大黨」。此外,社民連今次牽頭搞局,成為行動領導者,其他政黨被拉住個鼻走,自己犧牲畀佢哋攞彩,實在好唔抵。

話雖如此,但民主黨班友亦只能無奈跟隨,因為年底政制諮詢之時,泛民唔可以只抄舊橋,必然要做出夠激行動,如果畀社民連玩晒,日後選舉就好大鑊,惟有跟住玩。只怪自己棋差一着,慢咗毓民幾拍,以致變得被動。

華叔在上周黨內諮詢會上就提出一個五人辭職名單,包括何秀蘭、梁家傑、劉慧卿、李卓人、黃毓民,即時有人指出,何秀蘭咁「弱雞」,如果補選輸晒,令人覺得市民唔贊成提早雙普選,咪弄巧反拙?

呢次「總辭」行動,的確有好多問題未諗掂:第一、泛民議員辭咗職再選,若然建制派唔搵人出嚟爭位,等佢哋做獨腳戲,自動當選,就完全冇晒「公投」嘅效果,玩完一餐得個桔;第二、同佢哋競逐嘅對手,可能係「巴士阿叔」之類騎呢人士,更會變成一場鬧劇;第三、競選要掟一大筆錢,現時個個政黨都喊窮,錢從何來?邊個黨出多啲?

毓民提出五區議員辭職,此一「壯舉」有助長毛下次再贏,甚至帶多兩件入局。梁家傑(上圖)雖唔妥毓民,亦無奈話會考慮。

公民黨唔想做「衰仔」

至於公民黨,梁家傑早前在飯局中講過,「總辭」做法值得考慮,好明顯唔想做「衰仔」。不過線人指出,傑哥補咗一句,話要先睇吓政府提出嘅二○一二年方案有無路線圖至決定點做,換言之,公民黨跟唔跟,仲係未知之數。佢哋幾個大狀一直對毓民恨之入骨,極之唔情願跟佢支指揮棒走,今次真係進退兩難。

卿姐搞黨內改革 民主黨大佬不滿

卿姐加入民主黨大半年,擔任副主席要職,同一眾大佬平起平坐,初時新嚟埗到,阿姐氣勢未露,如今佢地位已穩,逐漸擴張權力,開始同幾個大佬有所碰撞。

線人話,最近卿姐提出一個提拔接班人嘅方案,日後派邊個地區幹部出選立法會,先要進行工作政績考核,評分高嗰位勝出,優先考慮列入選舉名單。

呢個方案表面上可以製造良性競爭,邊個叻就上位,但部分大佬看在眼裏,覺得好唔妥!何解?原來民主黨一貫實行「師徒制」,各區新丁跟該區大佬學嘢,到選舉時就由大佬推舉「徒弟」參選,例如新界西嘅李永達,長期有一批親兵跟佢搵食,最後畀邊個上位,佢有最大話事權。如果實行卿姐嗰套,呢個「師徒制」便告完蛋,達仔等大佬當然唔願意接受。

至於民主黨另一個副主席單仲偕,作風比較圓滑,暫時同卿姐冇兩句,但線人話,卿姐今次搞黨內改革,已侵入單仲偕嘅負責範圍(佢專睇黨務),遲早會撼一鋪。

卿姐在民主黨內推新政,邊個叻邊個上位,打破由大佬話事的「師徒制」,李永達(右)當然好唔likey。

卿姐踩入副主席單仲偕的工作範圍,遲早會撼一鋪。

ELN苦主分兩堆 阿甘臨急搶客

今個禮拜日,雷曼掛鈎票據(ELN)苦主分開兩堆開申訴大會,這邊廂由葉劉與陳鑑林等主持,那邊廂,民主黨甘乃威單槍匹馬撐住個場。苦主人數唔多,竟然分散嚟搞,都幾奇怪。

線人回報,原來民主黨對雷曼ELN苦主唔多感興趣,幾個月前曾有苦主找上門,但阿甘反應冷淡,結果一批苦主脫離雷曼苦主大聯盟,另起爐灶自救,並且搵咗葉劉、陳鑑林及劉健儀等幫拖,安排於周日開聲討大會。阿甘收到風後,急急殺出搶客,部分苦主問可否分開時間搞,等佢哋兩邊都出席,但阿甘話唔改得,擺明想箍番住一班苦主。結果出現「一班苦主兩場大會」嘅現象。

聲討立法會弄權 常委一呼百應

早前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杜青林訪港,同一眾政協常委開座談會,其後常委陳永棋透露,與會者指立法會自我膨脹,勢力愈嚟愈大,拖住政府施政後腿。此言一出,引起泛民人馬強烈反應。

知情老友補充多少少當日討論內容,話最初常委們主要討論經濟問題,其間有一位常委指出立法會弄權嘅問題,跟住就一呼百應,超過四人就此表達相同意見,頗有不吐不快之感。

老友話,發言嘅常委主要當然係針對反對派議員,認為班友唔理政策好壞,都開火斥罵,令官員六神無主,無所適從,為怕被批最後一切依本子辦事,少做少錯,好多基建因而流產,例如啟德機場同郵輪碼頭就長期寸步難行,咁搞落去香港會好大鑊。

但老友亦指出,當時常委唔單止批評反對派,對某啲建制派議員亦有意見,認為佢哋為咗保住民望,有時也對政府挑剔責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