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09 年 08 月 08 日

Accumulator輸二億六 怒告銀行 夥名醫搞生意發達 隱形富婆大起底

重點內容

Accumulator在金融海嘯期間令許多名人富豪損手,部分甚至輸身家,由於不少投資者認為遭銀行誤導才招致損失,索償訴訟隨即連串爆發。

多位城中名女人,包括現代美容創辦人曾裕、教育家陳樹渠妻子陳麗玲、藝人林建明等,均已採取行動,而上周七旬婆婆陳偉儀亦入稟高院怒告瑞士銀行,索償金額更高達二億六千萬。

這名隱形富婆對外界絕口不提個人背景,不過本刊訪查發現,原來多位名醫曾是其生意拍檔,喪夫多年的她憑一間餅店起家,多年來累積以億元計財富,發達之路十分傳奇。

已屆七十七歲高齡的陳偉儀,居於北角天后廟道的老牌豪宅康德大廈三十多年,街坊對她的印象很好:「每次見她都是穿上整齊套裝,頭髮都會染黑及燙得貼貼服服,淡掃蛾眉,舉止談吐十分優雅。」

看更則形容陳是個斯文有禮的老人家,平日深居簡出。

密會律師商對策

但自上周二她正式入稟法院狀告瑞士銀行(UBS)後,連日來多次外出相約律師密議,商討對策。

「無咗咁多錢,唔開心一定有啦,但律師吩咐唔可以講,感謝關心。」上周五本刊記者找到她並要求訪問,惟陳婆婆僅報以微笑,禮貌地婉拒,然後乘的士往中環。

當天她先到中環美國銀行大廈,進入了著名整容醫生馬芳蔭的診所,逗留約二十分鐘後,急步到地下大堂,原來約會了姓江的女律師。

根據法庭入稟狀顯示,陳偉儀一九三二年在內地出生,只接受到小學三年級的教育,強調自己擁有數以億元的財富,完全是靠努力工作,以及有限的股票買賣經驗所累積得來。

據本刊調查得知,陳早年從內地移居香港後,嫁予姓林丈夫,育有兩女,長女嘉寶報稱是時裝設計師,但一直協助母親做生意;幼女嘉慧亦修讀設計,主攻平面設計及產品包裝,移居美國洛杉磯多年。

家住天后廟道老牌豪宅的七十七歲隱形富婆陳偉儀,上周連日外出密會律師,商討狀告瑞銀的對策。


會見律師前,陳先到著名整容醫生馬芳蔭的診所,逗留約二十分鐘。


跟律師午膳時,陳邊吃邊專心聆聽對方的說話。


飯後陳仍爭取時間向姓江女律師發問。


陳婆婆的幼女在美國經營的設計公司,客戶包括迪士尼。

居美女兒返港支持

本刊記者上周聯絡到身在美國的嘉慧,她表示母親是個很有幹勁的女人,靠自己努力才賺到那麼多錢,「媽媽早已跟我說過銀行令她慘蝕一事,我很支持她採取法律行動,我亦正準備回港,看看有甚麼可以幫忙。」

有說陳婆婆四十多歲便守寡,而其致富之路亦始於那時,全因得到貴人相助。

本刊翻查陳的營商紀錄,發現她於七九年,即四十七歲左右,開始經營一間名為「餅屋」的西餅店。

根據當年的公司股東資料,發現她的多位生意拍檔,都是養和醫院的名醫,包括有現任養和副院長、知名婦產科醫生陳煥堂,以及七十年代的養和駐院醫生陳耀杭及關鴻業。


餅屋曾於油麻地偉晴街經營多年,該舖位(箭嘴示)現正空置招租。

批發西餅創富

陳煥堂接受本刊查詢時承認,當年曾與陳偉儀等合資開餅店。

本刊亦發現,另一股東關鴻業醫生,原來是陳婆婆的大女婿,餅屋開業時,其女兒嘉寶已跟關鴻業結婚,並與母親一起出任餅屋董事,落手落腳打理生意。關支持岳母創業後,自己則繼續行醫,直至○二年離世為止。

在幾位名醫和姓李商人的支持下,陳偉儀得以從七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中,靠做西餅批發生意,不斷累積財富。

直至九十年代中期,不少酒店及食肆開始自設西餅部,餅屋的生意大不如前,股東們亦陸續退出,當年已六十四歲的陳也計劃退休,餅屋及相關公司最後在○一年正式結業。

陳婆婆多年來一直將錢放於恒生銀行,退休後除了做定期存款,僅購買一些極低風險的債券及藍籌股賺取利息。

雖然身家以億計,但她就連較穩陣的物業投資也極少沾手。陳婆婆除了自住多年的康德大廈物業外,只曾在八三年以一百二十六萬元,購入半山布思道一號柏麗苑一單位,九七樓市高峰期,一度升值至過千萬,直至九八年十一月,她以七百四十五萬售出,仍大賺了六百餘萬。


養和醫院副院長陳煥堂醫生,承認曾跟陳偉儀合資開餅店。


在偉晴街居住數十年的老街坊表示,很懷念十多年前餅屋每天傳出來的焗蛋糕香味。

瑞銀董事邀開戶

陳偉儀在入稟狀指出,她是恒生銀行近四十年的老客戶,○三年時認識黃美倫(譯音)及姓鄭兩名銀行女經理,當時黃已知她不諳閱讀及書寫英文、不擅投資,只會作低風險投資。

兩名女經理於○七年中轉投瑞士銀行(UBS AG)成為董事,並邀請陳婆婆在瑞銀開戶口,以便繼續為她處理資產。

陳婆婆於是將總值二億六千萬的現金和股份轉至瑞銀戶口內,該行並給予她一億二千萬透支額。同年九月,黃游說陳婆婆購買Accumulator,指該投資產品十分切合她的需要,卻沒有提及須承擔的風險,也沒有建議陳先尋求獨立財務意見,更甚者是要她簽署了多份英文撰寫的文件,當中包括確認陳婆婆為「專業投資者」。

陳婆婆誤以為該產品屬低風險,並於○七年九月至去年二月間,先後簽了二十五份Accumulator合約,所買的掛鈎股票包括有滙控(005)、中國人壽(2628)、中國神華(1088)等,合約期為十二及十八個月。


陳偉儀指瑞士銀行違反責任,引致其出現投資損失,故入稟法院索償。


陳偉儀以官司進行中為由,婉拒本刊記者訪問。

二億六輸剩百萬

然而直至去年十月二十二日,陳婆婆發現Accumulator令她損失達二億元,其中九份合約更需繼續接貨,陳要求立即終止合約。

其後瑞銀通知陳,若終止合約涉及資金四千七百三十多萬元,鄭及黃便建議她把所持的部分怡和股票及股票產品出售,套現支付有關款項。但一個月後,陳的戶口仍出現八百八十多萬港元赤字。

陳婆婆強調,投資之初根本沒有人告訴她提早解約須賠償,亦不知解約費用如何計算。最後她在表明拒認任何欠款,以及不影響她日後向瑞銀提出索償的權利下,才調動其他現金,再存入一千萬元,解決戶口欠數問題。

她認為銀行違反責任在先,向她作出惡意的失實陳述,觸犯證監會守則,故要求銀行賠償。其代表律師則表示,現時未能總結實際追討金額,但肯定的是,上月二十三日,陳在瑞銀的戶口,由本來的二億六千萬元,變成只剩下約一百六十萬元。

名女人慘蝕 索償到底

隱形富婆被Accumulator吃掉數億身家,其實城中不少知名女人,一樣被這種投資工具所累,財富蒸發了一大截,欲哭無淚,誓向有關銀行索償。

個案 1 陳麗玲
離世後 仍被追補倉

其中一個矚目個案,苦主為已故知名教育家陳樹渠夫人陳麗玲。○七年十月,年屆六十九歲、因病已陷於彌留階段的她,仍被花旗銀行職員苦纏買入Accumulator。

更令陳燿璋憤怒的是,由於股市急跌,銀行職員在其母離世後,還要求家人代為補倉,甚至建議在遺產中扣數。家人拒絕,銀行便代為斬倉,以至虧蝕過千萬元。

正在追討母親臨終前慘蝕逾千萬元Accumulator的陳燿璋透露,現正與花旗銀行律師交換文件,暫未有上庭日子。

陳燿璋表示,雖然他並不認識慘蝕二億多元的陳偉儀,但絕對願意幫助有相同遭遇的老人家或其後人。


陳燿璋(右)早前到證監會投訴,指銀行職員誤導母親投資,造成逾千萬元損失。


已故教育家陳樹渠夫人陳麗玲(右),重病彌留時仍被銀行職員游說買入Accumulator,其子陳燿璋(左)炮轟銀行做法無良。

個案2 林建明
一倍價錢 買中人壽一年

老人家耳仔軟容易被游說,見慣世面的藝人林建明,同樣蒙查查輸身家。

因抑鬱症而被迫息影的林建明,靠資產增值以維持生活質素。她每日最少接到二、三十個銀行職員叫她投資的電話,結果不慎墮入Accumulator的深淵。

林建明歎謂:「當時職員只是叫我買中國人壽,都無講清楚是用甚麼方式投資,我就胡裏胡塗簽約,之後才知道這種投資是『贏粒糖、輸間廠』的玩法。金融海嘯時股價跌到得番二十元,我卻要繼續以四十元的『折扣』接貨,由於戶口有錢,銀行又不准斬倉,結果個個月用過百萬接貨,接足一年,雖然近來股市大漲,但與接貨位仍有一段距離。」

由於炒燶Accumulator,加上雷曼迷債投資失利,本須長期服用精神科藥物抗抑鬱的林建明,這一年來更要加藥控制病情,她坦言健康的確因為投資大蝕而變得更差,但強調自己務必盡快調理好身體,之後便會着手向銀行爭取賠償。


林建明除了雷曼迷債外,亦因Accumulator失利大蝕,使其抑鬱病變轉差,現正努力養好身體,再爭取賠償。

個案 3 曾裕
不知情下 勁輸六千萬

芸芸因購買Accumulator輸大錢的名女人中,要數現代美容創辦人曾裕最無辜。

曾裕○八年發現在投資銀行高盛的戶口,在未獲她授權的情況下,多次遭該行識員擅自進行投資,導致她損失了六千萬元。

曾裕聲稱,有人於○七年十月至○八年二月期間,以她的戶口作出數十宗交易,當中有八宗是Accumulator。直至她發現戶口有虧損,向高盛投訴始揭發事件,遂要求對方交出有關的買賣電話錄音,但遭高盛拒絕。

曾裕因而向證監會作出投訴,同時入稟法庭向高盛索償。其中證監會經過調查後,於上月裁定有關職員違規銷售Accumulator,處罰停牌兩年,成為首宗證券從業員因Accumulator交易被處分個案。

得到證監會的判決支持,曾裕馬上發表強硬聲明,表示證監會的裁決正好給予她更充分的索償理據,要求高盛立即作出賠償。


現代美容創辦人曾裕,去年揭發高盛職員擅自動用其戶口資金炒燶Accumulator後,一度帶隊直踩高盛拉橫額抗議。

內地中招者集體索賠

內地不少富豪投資者,原來也因在港購買Accumulator而損失慘重。其中十多名來自北京、上海等地的苦主,最近便成立了一個「香港私人銀行受害者聯盟」,並於上周五聯袂來港,直踩金管局及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投訴。

該聯盟發言人金亮表示,他和其他受害人是透過相熟朋友介紹,於香港私人銀行投資,因為被職員以誤導或簡化的形式所游說,購買了風險極大、內地稱為「打折股票」的Accumulator,導致嚴重損失,合共蝕掉四至五億元,於是來港追討賠償。


一班內地投資者成立的「香港私人銀行受害人聯盟」,上周五來港向金管局及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投訴。

不平等條約

Accumulator(累計股票期權)是○四、○五年股票市場熱炒時銀行推出的投資產品,主要與藍籌股掛鈎,投資者能夠以低於市價購入相關股票,條件是須簽約承諾每日入貨,而整個合約期可長達十二至十八個月。由於隨時要接足數百日的貨,需動用大量資金,故最少要有一百萬美元才能入場。

銀行會先跟客戶議定掛鈎股票的「入貨折讓價」(一般約低於市價百分之十至十五)、「每日入貨量」及「止賺上限價」(約高於市價百分之二至十),若掛鈎股票於投資期內升穿上限價,合約便會提早終止(Knock Out),投資者就要止賺離場。

但若合約期內掛鈎股票下跌,投資者則須繼續以事前雙方議定的價位每日接貨,直至合約期滿,並無止蝕位。當掛鈎股票出現狂瀉不止的話,銀行會先要求客戶「補倉」,直至發現對方出現財困,才會勸其單方面「斬倉」(中止合約)止蝕,但這樣做則要另向銀行作出毀約賠償,賠幾多亦由銀行按客戶情況而定。

經濟學家關焯照坦言,有止賺無止蝕的Accumulator,是絕對不平等的投資合約,「但由於大戶投資者都高估自己的財力及投資技巧,有信心所選的掛鈎藍籌股不會長期大跌,部分甚至要求在股價跌至某個低位時,每日雙倍或三倍接貨,博股價反彈時,能更快回本兼賺取更多利潤。可是金融海嘯殺到,甚麼大藍籌也插水式暴跌,把不少富豪商家一鋪打沉,所以不少人戲稱之為I kill you later。」


「贏粒糖,輸間廠」的Accumulator合約,在金融海嘯中令不少大戶損手,故有人戲稱之為「I kill you later」(我遲些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