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09 年 08 月 07 日

情關難過 錢嘉樂

有些事情,你一世都不會忘記。

錢嘉樂多年前拍爆破場面,六個汽油彈在他身旁齊爆,巨大的火球高逾燈柱,衝力將他彈向半空,七百二十度轉體後跌落河。

他有六、七秒是迷迷糊糊的,然後才掙扎上回水面。工作人員慌了,急忙拖他上岸,伸手捉住他的手臂,卻「滑不留手」,皮膚像手套般給退下來。

全身八成皮膚給燒傷,送往醫院的路程要兩小時,他痛極呻吟:「好痛啊!」這麼一說,就哭了,說不下去。

在沒有愛情的日子,他發覺自己連呼求的對象也沒有。

往後的歲月,他試過三樓穿玻璃落帳篷,結果腳掌反轉;拍二樓墮地戲,頭頂着地,感覺到自己靈魂出竅,並把腳跳斷了。五癆七傷,頸、腰、腿都有舊患。

「再危險的動作,更嚴重的傷患,我都應付到,然而感情卻比一切更難處理。」

過盡千帆,鐵漢難過情關。

玩具大王

相約錢嘉樂在傍晚做訪問,拍照之後,他辦點私事再會合我吃飯。臨別時,他「王老虎」上身,回眸說:「咁你自己照顧自己囉喎!」逗得我哈哈大笑。

去到食肆,甫坐下,鄰枱的三歲女孩拖着爸爸,跑過來嬌聲說:「老虎呀!」之後其他食客又不停跟他揮手,這頓飯食得可真忙碌,難得他一一親切地回應。

我說:「你那麼有幽默感,有不少美女埋身吧?」

嘉樂歎口氣說:「曾志偉成日講埋啲衰嘢,他取笑我謂:『你幾識食喎,笑我係玩具大王、新蔡瀾……』人鍾意靚的東西,我不否認,但我要熟先得㗎,不是個個人埋身都得,我一定要同對方相處落,欣賞對方,你看我之前的女友都是因工作而認識的。」

那他欣賞湯盈盈嗎?「都欣賞㗎,識落發覺她幾好,她給人的感覺是鬼妹仔、狐狸精,好似好多奸計,其實不是的。我最怕女孩子挑剔,請她食飯都嫌三嫌四,她不會,她很爽朗的。」

嘉樂承認飲過盈盈的靚湯,又謂會入廚,當然會加分。

但講到這段關係,嘉樂堅稱:「她未係我女友,大家係幾好的朋友。」

其實他曾私下說:「你睇我以往紀錄不會不認,我否認梗有苦衷,況且一分開又要交代好多私人嘢。」

此話不禁讓我想起其舊愛李珊珊,這天談「新」論「舊」,大有手掌是肉,手背也是肉之感。

嘉樂說:「初時叫陳鍵鋒扮女人,佢以為我玩佢,我惟有扮畀佢睇。」建立互信後,才能在《王老虎搶親》擦出火花。

相處很難

半年前才聽嘉樂說過,跟珊珊相愛八年才分手,覺得有點可惜,無奈性格不合,女的愛熱鬧,男的愛靜,只是偶然仍會想起她。

這天再問嘉樂,他沉默了一會,說:「都分開兩年了,再講對她會有影響。」

他表示,最感慨是當年工作太忙,疏忽了身邊人。

事實上,他從前亦不懂珍惜:「見到女仔撩下,你都咁掂,要找個女朋友不難,沒有這個,可以找第二個。但我實在不想這樣,不是車位,這架車走了,第二架泊入來。」

相處的學問,嘉樂仍在揣摩。

「做我女友要好獨立,因為我真的沒太多時間陪她。我最近為三套戲任動作指導,又怎會有時間,做我女友要預咗照顧自己。」

周四(六日)是嘉樂的四十四歲生日,他有感而發:「有時覺得自己工作都做出成績,又有個錢家班,做特技都算是專業人士。惟獨感情好難處理,要點配合,點遷就,好難!我到現在都未做得好。」

嘉樂的女友都是美女,但他從前只有羨慕哥哥錢小豪的份兒。

「我讀小學時好矮,又戴眼鏡,當時阿哥已拍拖,有天有個漂亮的女生跟我說話,我好開心啦,點知一開口就問我阿哥有無拍拖。」

可能小時候被看扁,現在嘉樂有個原則。「我不會偏心,個個都調戲,在《王老虎搶親》中,GiGi姐做我阿媽,我又調戲;胡定欣做我阿妹,我亦調戲。唔係靚先至撩,靚先撩就係鹹濕啦!」

嘉樂當年由中文小學升讀英中,學業追不上,中一時隨哥哥入影圈。哥哥當主角,他就做武師。

對於湯盈盈,嘉樂讚不絕口,女方更多次被拍到到訪錢家。

跟珊珊因性格不合而分開,嘉樂反省了很多。

背人自憐

「做武師經常受傷,在菲律賓拍《東方禿鷹》時,被六個汽油彈炸成火球,留醫兩個月,落牀照鏡,發現自己個頭腫咗一倍,條頸有一抽水泡。我很傷心,覺得自己的工作跟哥哥的一樣,為何際遇差天共地?」

哥哥一向愛錫他,成年以後,兩兄弟有時還會同牀共枕,談個沒完沒了。只是,嘉樂從不透露自己的不快。

「男人不講的,一講就婆媽啦!」

武師生涯不穩定,「試過七十元捱一個月,食麵包食足一個月。後來加入洪金寶的『寶禾』,每個月有萬五蚊底薪,以八十年代初來說,已經很好,荷包經常脹卜卜。」

現在嘉樂的發展已超前哥哥錢小豪,但他護兄心切,強調:「哥哥近年專注在內地搞製作,又培育香港的拳手,而且又有個六歲的兒子,想多些陪家人,人生不只得事業嘛!」

嘉樂就是這樣,很照顧別人感受。

「我有兩兄、三姊,作為么仔,從來着數我攞,有鑊就家姐、阿哥去孭。依家大個,就要負起責任。現在很多人跟我搵食,不可以不替人着想。」

最近他更買多層樓給父母住,事業有成又有能力照顧家人,他滿意的笑了。

哥哥錢小豪一出道就做男主角,當武師的嘉樂當自己是超級特技人,多難的動作也要做好,結果被洪金寶賞識,捧他做演員。

紙老虎

女友來完又去,緣聚緣散,永遠留在身邊的,只有一個她——媽媽。

「打開雪櫃見到多咗壺嘢,就知係媽咪啲湯。佢仲幫我交卡數、雜費,又幫我報稅。

「到時到候媽咪就打來噓寒問暖,我反而少打畀佢,佢對我冇要求。

「每次受傷,見到媽咪眼濕濕個樣,就覺得好對佢唔住,但佢驚我擔心,對住我扮若無其事、強顏歡笑。」

提起媽媽的好,嘉樂紅了眼睛。

任教他平日像劇中王老虎那樣坦然無懼,談到對媽媽的歉疚,就威武不來。

畢竟媽媽最愛的是孩子,孩子最愛的,卻是別人。

尤其嘉樂,又往往將一縷柔情放在那些叠字女孩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