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東觀點 2013 年 06 月 04 日

政爭不止 消磨競爭力

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上周公布今年全球競爭力排名,香港失去榜首寶座,跌落第三位,有官員強調香港仍是亞洲第一(頭兩名是美國和瑞士),已算不錯,這說法純粹是自我安慰,反而民間多視之為警號,認為政府應正視問題,否則只會愈降愈低。有金融界前輩便指出,日本九○年曾居榜首,如今已跌至第二十四名,說明排名從來不可以確保永恒。

報告就經濟表現、政府效率、商業效率及基建設施打分,結果顯示香港在四個範疇都降級,其中基建排名更由十八位跌至二十一位。報告又指香港的社會凝聚力下降,亦影響了分數。

香港競爭力轉弱,官員解說是亞洲整體經濟增長放緩,「大圍」如此,無一倖免,顯然是避重就輕,迴避了根本問題。其實真正「病源」是政治而非經濟,如果不能對症下藥,任由政治生態繼續惡化,香港經濟的「體質」實難望改善。

香港競爭力轉弱,歸根究柢,一因政府施政乏力,權威下挫;二因政爭不止。兩者又互為因果,施政愈弱勢,政爭就愈烈,反之亦然,結果陷入惡性循環。

香港政府效率、基建建設及社會凝聚力均下降,歸根究柢,一因政府施政乏力,失去推動政策的權威;二因政爭不止,矛盾錯綜複雜,各種力量齊拖政府後腿。兩者又互為因果,施政愈弱,政爭就愈烈,反之亦然,結果把香港推入政治惡性循環,難以自拔!

政府處於弱勢,非自今日始,在曾蔭權時代,除了初時有過一段民望蜜月期,一直備受刁難干擾,反對派和某些利益團體不斷掀起政治議題,製造無日無之的爭論,目的是打擊政府威信,削弱其施政能量,特首窮於應付政治問題,根本無法專注於民生建設。在重重阻撓下,政府施政如打木人巷,落實任何措施都要過五關斬六將,以致政策規劃曠日持久,只留於紙上,甚至只留於口,而官員為免受壓力,多做不如少做,寧願拖長諮詢,謀求百分百共識才敢去馬。

在這困境下,政府決策效率大減,例如當年提出推動六大產業,至今大部分仍然是空中樓閣,即使勉強起步,也進展緩慢,還要面對接踵而至的挑戰。基礎建設就更寸步難行,啟德機場舊址「曬太陽」多年才初步動工,西九龍文化區更仍是爛地一片,宏偉建設全未見影。

去年梁振英新班子上台,本以為有新魄力、新氣象,但還未開步已「醜聞」不絕,幾名成員(包括特首自己)先後被爆負面新聞,加上施政頻頻失誤,可謂火頭處處,政府忙於撲火,難以大力推行利民政策以紓民怨,民望因而江河日下,施政弱勢不但不能扭轉,且進一步弱化,令人有回天乏術之感。

反對派和某些利益團體「趁你病、攞你命」,藉着新班子成員接連出事,從多方面發動強攻,以挫政府威信,既為了爭取自身利益,也給未來「爭普選大戰」造勢。面對驚濤駭浪,新政府推行政策比前任更難,即使看到香港存在一大堆長遠社會問題——如產業發展停滯不前、基建落後、勞動力老化、貧富懸殊加劇等,也有心無力,亦有「錢」無力。

政府陷入民望困局,為挽回頹勢,施政自然傾向民粹,例如推行最低工資、標準工時、大增公屋、限制攜奶粉出境等,以贏取人心,但這些措施愈來愈有「大政府」味道,後果是過度干預市場,阻礙了私人企業發展,對提高經濟競爭力有害無利,將香港排名推低。

這施政方向另一個反效果是,政府愈趨向民粹,便愈刺激追求選票的政黨凡事搞「抗爭」,以博取選民歡心,而工會、環保團體和「弱勢社群」也人人爭先恐後吃政府「肉」,紛紛伸手要搶更多,最後令政治紛爭更烈,內耗更劇。

政府弱勢和政爭不止,正不斷消磨香港的競爭力,要扭轉這劣勢,惟有恢復施政強勢,重建高威信、高認受性和高凝聚力的政府班子,才可抗衡種種干擾,推動經濟向正確方向發展,但以目前情況而言,我們對此殊不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