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港媽面書 2013 年 05 月 26 日

潘澄

曾為公司管理層,長期搏殺令家中兩隻小怪獸終日處於無政府狀態,把心一橫班師回朝,用冷眼熱血道盡養兒育女趣事、家長圈子的荒謬事。

安祖蓮娜與柯德莉夏萍

我從來不欣賞Angelina Jolie的演技,甚至對這類以性感作招徠的女星有點反感(可能是出於妒忌),但當知道她為對抗家族遺傳的變異基因、為免子女們年幼喪母,毅然切乳防癌時,的確感到相當震撼。但更不可思議的是,一項明明相當勇敢的舉動,在面書上竟招來不少書友大力鞭撻,包括喪鬧她愚蠢、質疑她成了西方醫學霸權的代言人等,看得我冷汗直冒。香港人何時變得如此冷靜兼冷漠,甚至是近乎涼薄了。

對於那個被指是元兇的BRCA1基因,雖然坊間論者似乎與它一見如故,坦白講,我對它的認知近乎零。它到底有多兇惡?是否必須引刀成一快?抑或只要保持心境開朗便可延年益壽?病是一個相當個人的經歷,正如傷風感冒是否要請病假?有人認為啪粒必理痛已頂得住;有人會懷疑自己中了H7N9,必須在家隔離。到最後還不是由一張醫生紙定奪!你可以不相信現代醫學,但當人家面對生死攸關的抉擇時,為命運作主不應招來千夫所指吧。正如你可以歸園田居,但總不能因此指摘繼續住長實樓的就是地產霸權幫兇。

Angelina Jolie感動我的,是她作為一位母親的勇氣。首次認識電影及花邊新聞以外的她,是去年十月巴基斯坦女孩馬拉拉遭塔利班槍擊,她在《Daily Beast》撰文講述如何在早餐桌上與子女談論事件,令他們明白千里之外的女孩為返學可以連命也不顧,行文誠懇,處處流露她對普世兒童之關愛。那時,沒人質疑她是為美帝或龐大的教育霸權護航。但同樣一個勇氣媽媽說自己為孩子可以犧牲乳房時,外界卻變得充滿猜疑。

作為一個事事以兩條化骨龍為先的卑微母親,我可以理解當死亡陰影不斷籠罩着最為着緊的親子關係時,作為媽媽的,可以為孩子的安穩作出任何犧牲。旁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一對乳房買來的心安理得,其實不算太過昂貴。設身處地想一想,命仔只有一條,今日大家七嘴八舌,他日若真的因乳癌一命嗚呼,三姑六婆除了在面書上打上R.I.P.外,真正要承受的還是自家的孩子。

翻查一下資料,安祖連娜過去十多年來在人權與貧窮問題上出錢出力,成立多個慈善基金之餘,還多次以聯合國難民署特使身份,親身走訪阿富汗、塞拉利昂、坦桑尼亞、巴基斯坦、車臣等國家、地區的難民營。這令我想起了近日在朱古力廣告中「復活」的Audrey Hepburn。同樣是蜚聲國際的女星,柯德莉夏萍在晚年全力投入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活動,同樣以特使身份四出探訪非洲和拉丁美洲等地的不幸兒童。據她的長子Sean在她93年因癌病離世後十年,為母親撰寫的傳記Audrey Hepburn, An Elegant Spirit: A Son Remembers引述,Audrey小時因二次大戰而流離失所兼無啖好食(營養不良甚至令她終生瘦削),成長後尤其着重兒童福祉,對自己作為公眾人物唯一感到欣慰的,是可以利用僅餘的影響力,令世人關注貧苦兒童。

兩位女星,兩種氣質。安祖蓮娜與柯德莉夏萍都是在痛錫自己子女之外,推己及人地關注弱勢孤寡,以自身的名氣去宣揚自己認為正確的信念。在這層面上,我情願不帶任何有色眼鏡,用孩子的心去敬重她們的勇敢與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