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精神食糧 2013 年 05 月 26 日

黃宗顯

精神科專科醫生,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院士,香港精神科醫學院院士,大學兼職教師,曾任多份報刊專欄作家,每天工作要面對不少生命中的精神迷路人,也愛走出診症室,以文字分享杏林點滴,宣揚愛與關懷。 著有《還須心藥醫》和《情緒病診療室——破解人心的密碼》。 電郵地址: drwongchunghin@gmail.com

不攻自破的圍牆

從前,大部分精神不穩定的病人,都會被關在精神科醫院裏,接受密切的觀察和治療,住院服務是以往的重點。今天,很多先進國家的精神科服務有很大程度的改變,重點從住院服務轉移至社區上的跟進治療,人力資源的分配也跟從這個模式,這在不少先進國家已做得很好,香港在這方面的服務也正在不斷發展。

不少在社區居住的病者,視乎他們的病情和風險因素,可能被安排社康護士或個案經理進行定期的家訪和精神評估。當病者合作的時候,外展職員便會易辦事。但是,很多時候病者不太合作,拒絕開門讓職員進行家訪,有時甚至一開門便連珠炮發式以粗言穢語問候,然後大力關門。所以,在進行家訪前,應該先向病者解釋,以獲得他們的同意。有些住院病人為求盡快出院,便先假裝同意醫生的安排,但外展職員上門時,他們的態度可能一百八十度改變了。

那天,護士長接到一個醫生的轉介,知道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沒有依期到診所覆診,診所職員多次打電話也找不到他,醫生知道他從前病發時曾以鐵鎚敲打鄰居的家門,也拿着菜刀在走廊徘徊,擔心他一個人住,沒有人監督他服藥,或許已經停藥,精神分裂症可能復發,所以安排外展護士上門找找他,順道評估他的精神狀況和風險,看看能否帶他去覆診。

護士長盤算着風險和可能遇到的困難,便親身上陣,也吩咐另一名同事「孖咇」一起前往。於是,他們來到了病者住所的門外,護士長多次按下門鈴,病者沒有開門,同事便向大廈保安問取資料,知道他當天曾外出,並且已經返家,所以他應該正在家中。突然,護士長聽到屋內傳出打破碗碟的聲音,肯定他一定在家,於是不厭其煩地重複按門鈴和拍打鐵閘。一會兒,一把雄亮沙啞的聲音從單位內傳出:「不要再按了,你們快些滾,否則我便不客氣了!」聽到這些話,護士們立即停下來,決定不再做任何事情,以免刺激他,他最終也沒有把門打開。

數天後,他們決定再到病者家一趟,看看能否見他一面。抵達門外,看到除了原來的鐵閘外,那裏還裝置了三部像是監視四周的攝錄機,而那些鏡頭指向左中右三個不同方向,那裝置更連接着一堆混亂的電線。見到這些鏡頭,外展護士知道病者可透過攝錄機從屋內看到他們。再一次按下門鈴,同樣沒有任何人應門,因為病者的高度戒備,令外展職員再吃閉門羹。他的嚴密布局,是被迫害妄想下的怪異行為,令鄰居們見到十分害怕。

有一次,鄰居幾歲的小孩對他家門的鏡頭有感興趣,出於好奇心地拍打他的鐵閘,因為小孩的個子矮小,所以他在鏡頭中看不到,遂打開門看個究竟。見到那小孩時,他立刻破口大罵,住在隔鄰的媽媽聽到兒子的叫聲,隨即衝出去,見到那男人不停以粗口指罵兒子,便替子解圍,然後報警。那天晚上,警方把他送到急症室去,他隨後便進入了精神病院。

精神科外展隊有時遇上這些既沒有病悉感、態度也不合作的病患者,他們不但在環境上設下高度戒備,也在心理上築起高高的圍牆。以強硬的態度衝擊,未必成功,有時需要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有一刻,這道圍牆會不攻自破,他們便會乖乖地接受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