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有情有性 2013 年 05 月 26 日

白韻琴

白韻琴,原籍廣西桂林,美國三藩市天主教大學傳意系畢業,三藩市州立大學進修廣播系研究院。 外號白姐姐的她是港澳及廣東沿海八到八十歲都談論的人。由她策劃主持的電台、電視節目均開風氣之先、領導潮流、膾炙人口。她主持的電台節目《盡訴心中情》,創每晚百萬人收聽,千人打電話傾訴的紀錄,是香港廣播史上空前絕後成績。 其著作數十冊,中港歐美極受歡迎,雖封筆多年,仍活躍於政商、文娛、財經界,善於妙論人生,鞭辟入裏,令你微笑、大笑。

劣質人類不分國界

同事讓我聽網上一段短片,是謝偉俊在四位「泛民」議員於立法會拉布(拉布者要達到某種目的,無限量般提出議題,務求把開會時間無限期拖延,看來是借用相關議題,其實只為拖延時間,想令大會就範)……拉布冗長拖拉十多日後,立法會主席召集各議員內部會議,商討一解決方法,謝偉俊對一群既不贊成「拉布」又不贊成「剪布」的騎牆議員,借用一句:「既要做婊子,又要立貞節牌坊」作比喻。

這句話,是李翰祥導演生前時時說的大堆北方諺語之一,諷刺一些人既要佔便宜拿好處,又要站立在道德高地,鶴立雞群,自鳴清高,誰知此話一出,很多議員都搶出來,要謝道歉,說謝這兩句話侮辱女性……(謝堅拒),此後這班「議員」粗話、橫蠻歪理、呼喝、尖叫、作勢打人都出來了。

謝偉俊對一群既不贊成「拉布」又不贊成「剪布」的騎牆議員,借用一句:「既要做婊子,又要立貞節牌坊」作比喻。

聽這片段,令人不禁歎息,怎麼那麼多立法會議員,連語言的意義及比喻都搞不清楚,就站起來抗議群起攻之,說這是侮辱女性——讓我來剖析一下:婊子,古今中外都有的職業,而且有人說是最古老的行業,在台灣、歐洲、東南亞、美洲等地,很多都有這類行業,由政府立例監管,要妓女們定時身體檢查,避免性病及不衞生感染。荷蘭阿姆斯特丹、德國柏林,還有整條婊子(妓女)街,女性服務員坐在偌大玻璃窗的房子裏,整條村,甚至河的兩畔都是,讓顧客一路看清楚女子容貌身材仔細選擇,這些妓女,是「正當」職業,更是出自各人自己的選擇,但此職業究竟是出賣身體皮肉,中國古時用來欺壓(甚至欺騙)女子的貞節牌坊,又豈能頒給她們?就像香港這些兩頭不肯承擔的議員,既不願意隨社民連及人民力量拉布,又不願意支持主席曾鈺成的變相剪布,謝偉俊引用李導演這常說的比喻,諷刺他們兩邊便宜都要佔盡,假如李翰祥大導還在的話,一定會哈哈勸導這些議員們:既然這麼愛貪便宜,想舒服又想多收穫,不如放下身段,認清自我,來個「騷包子開窰子,不圖錢,求個快活!」意思是:享受性愛的風騷女子,開妓院最爽最快樂,過癮又賺錢。哈哈哈!

回說我覺得胡亂指控謝偉俊侮辱女性的議員,知識智商低劣,邏輯思維搞不清楚,那兩句通俗語,並沒有指控女性或其他性別,而是指這種行為,相等於兩邊好處都要拿,就像廣東話說「又食又拎」、「又要老婆靚又要禮事平(便宜)」,跟侮辱女性完全無關,由這些蠢蛋佔據立法會,大放厥詞,他(她)們還自炫稱是民選的,香港何其不幸!英國人一走,香港人就自己亂,英國人不必埋地雷炸彈,我等無知人群自取其辱,悲哀啊悲哀。

說到不解邏輯或者胡言亂語,不光是香港部分立法會議員,還有位有關首宗變性人爭取婚姻權利的某律師,五名終審庭法官以四比一裁定變性人可以在香港註冊結婚。代表律師贏官司後,法院門口誇誇其談,高舉判詞雀躍地大聲嚷:「這是所有女性的勝利!」

又是「非驢非馬」、「九不搭八」,變性男人「變女人,可以同愛郎結婚」,是所有女人的勝利?開玩笑!硬要說有關,只是市場上少了一個真男人讓真女人可嫁!歎身為律師居然說出這麼不合情理邏輯的語言,還是英國人呢。所以說,劣幣驅逐良幣,人類的悲哀,不光只是香港。

一向以來,都覺得住在香港很不錯,我多年來在美洲、歐洲居留,也常遊走東南亞,在中國及台灣只有做遊客的份兒,也在很多地方買了頗優質的房子(可能是我缺乏安全感,恐懼無處容身,害怕某地財產被沒收,像上代發生過的情形),本人可以說是足迹遍四海,覺得香港天氣有四季,青山綠水,進出、做生意都自由,也是從小長大的地方,長住不錯呀,當年很多移了民的都回流了。可是,現在的香港的確每況愈下,特別是所謂政治鬥爭,簡直是沒有水準的惡搞show,不少泛民,現在連建制派都有了——會議上不是議事,而是像街頭流氓、潑婦罵街罵人,粗魯、潑辣、蠻不講理、狗吠當綸音。唉,香港像甚麼?

內庭人話遭狗吠

好漢難教智障鼠

悲哉立法會

卻道為民生

狂獸瘋哮當秘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