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蓉蓉樂道 2013 年 05 月 21 日

徐蓉蓉

資深傳媒人,出版社總編輯。具三十多年娛樂圈採訪經驗,遊走於文化娛樂圈內外,看盡星海浮沉。一生愛好文字,最愛在文字海遨遊,只冀望能做個快樂又堅強的人。

給媽媽的倦

十數天前,一個晚上,和馬浚偉通電話,突然,他沒有說話,之後耳邊傳來一陣音樂聲。「給你聽一首歌……」音樂聲起,一把女聲傳來……因為聲浪時大時小,歌曲詞句不是聽得太清楚,聽得最清楚的只是那三個字:「我愛你……」

一曲聽畢,馬浚偉問我聽不聽得到那一把女聲是誰?聽到這首歌的內容是甚麼?我坦白相告:「女聲聽不到是哪一位?男聲是你。」

「這首歌,我寫詞,歌名〈給媽媽的倦〉。」原來是馬浚偉送給亡母的歌。「讀白的是小金子(喬宏太太)。」

母親,在馬浚偉心目中份量最重。雖然,她在一九九九年辭世,至今算來足有十四年長,但是,在馬浚偉心目中,他從沒有感到母親已離開。自從和馬浚偉認識,至兩個人成為拍檔,十數年來,我一直伴在這位戰友身邊。

馬浚偉近日重投樂壇,特別為紀念亡母而為新歌填詞。

看着他沉溺於亡母逝去的苦海中難以自拔,痛得他不知如何應付一個個無眠之夜,也不知怎樣安慰才能令他稍減痛苦。

每晚都會親吻母親的遺照,每晚都會和亡母「說話」,他心中想的,念的都是媽媽。她是馬浚偉一生最愛,最掛念的人。

曾經,我非常擔心他,慢慢,我明白這種喪失至親的痛苦,並不是一時三刻能放下,之後,我只是伴在他身邊,聽他喃喃自語,任他訴說母親的一切,這種情況,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見他面上再現笑容。

肯笑,但仍未放得下。

馬浚偉希望能把慈母二十二年抗癌的堅強事迹拍成電影,他親自寫了劇本,還見過一些他心目中的適合人選,最後,因為時機未成熟,電影暫時未開拍。近日,馬浚偉決定重投樂壇,以歌手身份推出新歌。他更為幾首新曲親自填詞。「在我心目中,親情是最重要的,所以,這首〈給媽媽的倦〉,是我第一份填好的歌詞。」

馬浚偉告訴我,他只用了一小時便完成填詞工作。

馬浚偉多年前與母親的合照。

「最重要是那份感情一直存在,我填了幾句文字,『就算分開,我們總有一天會相見』,這麼寫,是想安撫自己,很多很多年,我都沒有機會和母親共度節日,但這不代表我沒有慶祝,我想寫一首歌送給母親,告訴她我依然掛念她。」

填詞的時候,馬浚偉不停聽着葉德嫻演唱的〈倦〉。

「這是母親最愛的歌,聽着聽着,首先觸動我的是〈倦〉曲中的星、葉等句,我最喜歡自己填的那一句:『那片葉再下墜,星也碎,倦極也無人知……』,填着填着,眼淚便流下來。

「淡淡的唱錄,聽回完成的作品,我仍有想哭的感覺。」

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在。馬浚偉除了以歌送亡母,他希望是想提醒聽者,珍惜父母在身邊。

「孩子的出生、成長,帶給母親綿綿不絕的倦。人,真的要記着父母養育之恩,早前看到好多新聞,甚麼殺父母、打父母,我覺得好恐怖,怎可能對親人動手,我希望用此提醒年輕一代,要好好珍惜親情,要關愛父母。」

馬浚偉特別感謝喬媽媽(小金子)為他讀白。「她讀畢後,告訴我她愈讀愈感動,雖說這首歌是我寫給母親的,但其實投之於每位親人都可以,總之,情在心中,有情,生命才更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