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3 年 05 月 17 日

故事的角色 黃德斌

黃德斌在《金枝慾孽貳》裏的「佟吉海」,本是專為國家占算吉凶的欽天監保章正,可惜一次與父親算漏了乾隆的死期,導致全家被貶到紫禁城中最低等的辛者庫,成為奴才的奴僕,激發他終日想逃出宮外,沉迷術數至不能自拔。

現實中的德斌,沒有無憂無慮的童年:他的母親患有精神病和乳癌,哥哥又患有哮喘,令他六歲時已需要承擔家中所有雜務。

其演藝之途也不見得順暢:八八年藝訓班畢業後,便由幾乎沒對白的路人甲、匪徒乙和差佬丙捱起,幕前幕後浮浮沉沉,到真正有重要角色擔當時,已是入行十多年後的事了。

命運,很多時的確不由人去選擇,這一點,德斌早已看透了,所以,好幾次跟他做訪問,也沒有聽過他對這些經歷有過怨言,反之更懂得取其好處——

「咁細個就要負責咁多嘢,起碼train到我個人硬淨啲,冇咁易人打柴!」

「做賊(匪徒乙)其實好過癮!可以揸住支槍『嘭、嘭、嘭!』槍林彈雨、壞事做盡,呢啲現實中正常人都一定唔會做o架嘛!係咪先?」

與「佟吉海」的執迷剛好相反,他,寧願如此演繹「黃德斌」這個角色。

演員

黃德斌入行廿五年來,經歷過很多:做過茄厘啡、拍過三級片、收過大信封、轉過做幕後,又嘗過曇花一現的知名度大增(《真情》中的「越南」),以及真正獲得認同的時候(○六年憑《火舞黃沙》的「宋東陽」成為「最佳男配角」)。

能夠來到今天,外人或會認為他的演藝之路,可以用「坎坷」來形容;但他自己呢,卻反而慶幸曾經有過這些經歷,讓他愈來愈享受演繹不同角色時那種過癮感。

我九三年畀無綫炒咗出嚟之後,轉咗做電影。嗰陣我個人好靜、好畏縮,望人都唔夠膽望咁滯。跟住識咗達哥吳孟達,佢同我講,做演員,就要八卦,要睇多啲嘢,要每日每時每刻都係咁capture周圍所有嘢,因為將來一定有用!

○六年《火舞黃沙》,不舉大隻男「宋東陽」,令他贏了知名度,也成為了「最佳男配角」。

睇番轉頭,其實我覺得自己好好彩可以演過咁多唔同嘅角色,而且幾乎個個角色都冇得我hea做,尤其是阿戚(戚其義)嗰啲戲嘅角色,全部都係要我最初收住先,慢慢嚟,到觀眾投入咗先「嘭」一聲爆畀你睇,所以佢啲戲係特別難演!

我冇數過自己拍過幾多套戲、演過幾多個角色,但講難度,暫時一定係《金枝貳》呢個「佟吉海」最難!因為佢好叻術數,呢樣嘢唔易理解,拍時啲對白又要快,又要清楚,加埋「吉海」啲情緒狀態,真係要用我好多effort同energy!我未試只係拍文戲,都可以拍到出晒汗!

做演員,最過癮就係可以畀我走入唔同嘅世界同埋狀態;金錢、獎項呢啲都係睇運數,當然,如果你問我要唔要,我梗係要o架!

神劇《天與地》被網民熱捧一年,連帶紅了他和陳豪、林保怡合唱的〈年少無知〉,也有獎攞。

兒子

德斌家中共有三兄弟,他是阿老二。由於母親患有精神病和乳癌,哥哥患有哮喘,他小時候也經常要出入醫院,兼負責全屋家頭細務。作為兒子,他坦言對父母仍有些遺憾。

我媽咪喺九七年我返番TVB前離開咗,我爸爸呢,依家已經八十幾歲,住喺美國,身體好好。雖然我同屋企人唔係成日見到面,但我哋三兄弟同爸爸嘅關係,一直都好好!

我爸爸依家一年會返嚟香港幾次,佢自己一個人搭飛機。佢好鍾意食,又會飲兩杯,個人好容易開心,呢頭頂佢兩句,嗰頭o氹一o氹佢,佢就冇事!所以佢每次返嚟,我都會請佢食多啲好嘢!始終,我覺得自己真係對佢唔住,唔可以畀到佢一個好好嘅環境,真係有啲遺憾!但係……明o架啦,大家麻甩佬!哈哈!

在《飛女正傳》中經常飛天遁地,拍攝時幾乎每天也要吊威吔「高空工作」。'

我老竇依家仲會指住我問人哋:「你認唔認得佢呀?」慌死人哋唔知我係做電視咁!不過佢見到我依家做到呢個地步,佢內心係高興嘅,起碼冇人同佢講:「你個仔,做茄厘啡咋噃!」

至於媽咪,我好遺憾佢見唔到我有今日——雖然我今日唔係話好大成就,但至少都有人會搵我做訪問,如果佢仲喺度,一定會睇到本書仔(雜誌)!又或者,佢起碼會喺電視好清楚咁睇到我,唔使好似以前咁,要喺個螢光幕前搵邊個係我;甚至乎,佢會見到我唱首歌(〈年少無知〉)而攞到獎(叱咤「我最喜愛的歌曲」大獎)覺得好開心,因為佢係唯一一個話我唱歌好聽嘅人!

佢依家喺上面,我就當佢會見到啦——當然,如果佢仲喺度,係會更加開心!

德斌說,《金枝貳》裏精於術數的「佟吉海」,是他演過的角色中,最難演繹的一個。「術數嗰啲嘢真係好難,我自己又冇天份!」

男友

在娛樂圈中,他是少數零緋聞的男演員。這些年來,傳媒偷拍到他在工作以外的私人時間,身旁總少不了拍拖十年的女朋友黃美恩(Joyce),看得出打風都打唔甩,咁到底幾時結婚呢?

結婚?唔知呀!暫時未有計劃,儲多啲錢先呀!老實講,我真係做嘢搵到錢,都只係呢幾年先叫穩定啲,再搏多少少先啦!佢(Joyce)一直都冇向我催婚,佢都明o架啦,男人都係要做嘢o架嘛,我又唔係去花天酒地!

我哋係由朋友開始,先慢慢喺埋一齊,所以我哋做朋友時,都已經略知大家一、二,就算係一齊咗之後,都冇諗咁多嘢,大家相處到,可以一齊咪一齊囉,兩個人相處,最緊要係睇個channel啱唔啱,可唔可以同步咁成長,如果一齊生活時,已經可以共同努力嘅話,咁基本上結唔結婚都冇乜分別。

作為男朋友,我真係可以講句:算係咁,但我覺得可以再好啲嘅,可能係再畀多啲時間陪佢啦,但我需要做嘢,所以真係冇辦法!

至於其他方面?都算係咁啦!哈哈哈!當然仲有進步嘅空間嘅,不過就唔講得畀你聽!哈哈哈!

早前德斌生日,女友(箭嘴)和陳豪、戚其義(右一、二)等人為他舉行了生日會。

和女友拍拖十年,二人相處已甚有默契,猶如老夫老妻。

自己

四月三十日,德斌踏入了「知天命」之年。經歷過起起落落、跌跌碰碰,他覺得這樣的人生很好玩——當然也有很多可以進步的空間。

如果畀我再揀,我都會再做黃德斌o架!點解唔做啫?當然,如果仍然係黃德斌,不過多條金鎖匙,咁就另一種玩法啦嘛!衣食無憂,返到屋企乜都係大爺咁,想做啲乜嘢,老竇都會話:「好啦!你醒醒定定啦!」咁樣都唔知幾happy呀!係咪先?我依家冇嗰條金鎖匙,咪惟有乜嘢都靠自己囉!哈哈哈!

至於話黃德斌呢個人,仲有乜嘢可以更加好呢?我諗係讀多啲書囉!真o架!我真係想讀多啲書嘅。雖然唔係話,讀得書嘅人就會點樣點樣成功,但我覺得知識係重要,同埋可能我自己八卦,太多嘢都想知,乜嘢都好想好專,好想知道係乜嘢一回事,變咗我覺得自己知識唔夠,想學多啲嘢、識多啲嘢。

始終一個人嘅內在多嘢啲、豐富啲,個人都會好唔同!我覺得依家嘅我係唔夠o架,所以,我好想好想尋求更多知識,我甚至有諗過,如果有日有條件退休,嗰啲退休生活咪入校院讀書囉!好多地方都有啲八十幾歲嘅公公婆婆,仲會讀大學,然後無啦啦就話畢業,學到老、活到老,呢個係必然o架!

我所不知道他的瑣碎事

跟黃德斌訪問了多次,我懶醒地以為,有關他的事,我都近乎瞭如指掌,但實情,我不知道他的事還有很多很多,包括以下兩項:

一、畏高

我細個冇畏高,係有一年去添馬艦嗰個嘉年華玩跳樓機,死喇,上到去嗰陣好驚喎!大鑊!跟住「嘭」一聲跳落嚟,我已經想死!猛叫個鬼佬放我落地,點知佢仲笑笑口話:「one more time!」one你老X咩 one!真係好驚呀!大佬!跟住我就知,原來我畏高!

呢啲嘢,驚過一次之後,就冇得返轉頭,所以後尾我去澳門觀光塔拍《珠光寶氣》,一踏上去個玻璃度,嘩!真係腳都軟一軟!

二、失聰

我細個好鍾意游水,十幾歲嗰陣,因為啲水入咗右邊耳仔,搞到發炎我都冇理,阿媽發現我個枕頭有血迹,就帶咗我睇急症。個醫生一睇,就話我發炎得好犀利,仲有肉瘤生到出耳殼,要我做手術。做完手術,再check,醫生話我得番三成聽覺。

依家如果你喺我右邊講嘢,我都會擰番個身用左耳嚟聽,有啲人唔知我做乜,我先會同佢哋講:「我右耳係聾o架!」不過,如果你講粗口嘅話,我隻右耳都依然會聽得好清楚,實收到!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