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3 年 05 月 10 日

對__有話兒 歐錦棠

政府通過捐款一億予內地賑災,歐錦棠翌日在其facebook寫了一段對此事的感想,才三個鐘,便有六千多個like、千多個 share。

他的facebook fan page,除會張貼自己的生活小節和演出外,更多的,是他對這個社會種種的看法,有時會憑詩寄意,有時又以啜核字句諷刺一番,漸漸地,很多網民都把他視作「為民發聲」的藝人,甚至乎,早前碼頭工人罷工,有些網民更主動留言給他,希望他能站出來講兩句。

「其實我只係會選擇一啲令我有感動嘅事,先會發聲,而且,我發聲,並唔代表我企喺某啲位!其實作為藝人,我都可以唔表態o架,因為唔講,都唔代表冇個人立場o架嘛。」

但偏偏,他是個對四周人與事敏感度極高、表達能力又好的人,所以他想對大眾說的話太多,多得要開talk show,上台跟人分享,單是他去年自資、以時事社會狀況為主題的《中國隊長》,本月中也會舉行part 2。

「上次我教大家點做中國人,今次我會教大家點做香港人。淨係嗰句『You are not even a fxxking Chinese!』我都會玩好多嘢!哈哈哈!我好希望大家離場後會思考番一啲事情。」

真的,他對很多事情都有他的話兒。

公義

夠膽在社交網站發表對社會時事個人看法的藝人不多,單計facebook,數來數去,除了歐錦棠,就只有黃耀明和杜汶澤——畢竟藝人談論時事政治,壓力比常人更多,亦更容易踩界。

作為演藝人,我哋嘅藝術生活,係唔可以離開社會同群眾,因為我哋係用緊藝術嚟反映社會現狀,對某啲事嘅睇法,我哋被賦予嘅身份好特殊,一出聲,就會對大眾有一定程度嘅影響。所以,有啲even講緊演藝嘅嘢,都會畀大家揞住半邊嘴笑嘅artiste,唔發聲,都係一件好事!

我自己都只係睇對某啲事情有冇感動,先會表態,因為我有基督信仰,我只係想做啲公義同啱嘅嘢,並唔係為咗要贏得一個like,亦都唔會因為有網民讚而覺得開心,始終網上世界太虛幻,所以有好多網民都可以用好多唔使負責嘅方法去攻擊你,例如「反國教」嗰排,咪有好多「五毛」囉!睇得出o架!

他的facebook,經常就社會事情抱不平,或諷刺時弊,甚至更會親自落場表達關懷,就如碼頭工人罷工事件。

你持同我相反嘅意見,我OK,謾罵我,仲好!因為實有人幫我窒番佢哋,唔使我出手!試過有啲網民甚至會留言話:「好彩你冇仔女咋!」咁我咪覆番佢哋囉:「咁做你哋嘅仔女都幾唔好彩囉!」呢類嘅留言,我一定會剷走佢,一句不留,以後都ban鬼咗佢!嗰個係我個wall嚟o架嘛,我要保持清新,我冇民主o架!

至於你話怕唔怕有啲發言會得罪人,會冇咗啲job,或者影響到冇得返內地發展呢?我又冇驚過喎!佢要搵你,點都會搵你;唔搵你,你獻媚都冇用,有乜好驚?

本月中舉行的talk show《中國隊長2》,棠哥說,這次會教大家如何做香港人。

去年《中國隊長》,他全程扮鬼扮馬,教觀眾做中國人。

暴躁

是真的,入行逾廿年的歐錦棠,今天確實不愁出路,一來、他瓣數多,多年來電視、電影、舞台劇都有涉足;二來、他有一個很好的底:從前加入亞視,單靠主持《今日睇真D》,已經賺到了人生第一個一百萬,一年爆騷六百多,破了亞視紀錄——但亦因此,令他的性格變得十分暴躁。

我理解能力好快,表達能力又比一般人好,出嚟嘅成績又好,於是我嗰陣對所有嘢咪好急囉!因為急,先可以好快做晒所有嘢,咁當人哋慢嘅時候,要我等,我就會睇對方唔順眼,咪鬧囉!我嗰陣乜嘢人、乜嘢事都鬧,冇停過!如果唔鬧,我個人會好忟憎,要發洩喺第二度!但我自己又慣咗,唔會覺得辛苦喎!

早前跟(左起)米雪、劉雅麗、蘇玉華和陳潔靈,演出《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叫好又叫座。

鍾意窒人,係我嘅性格嚟o架,冇得改o架!雖然我有咗信仰之後,個人都變咗好多,但呢個格仲喺度!好似上星期搭「車立」,架「車立」明明逼到剩番條罅,有個師奶都要問可唔可以入嚟!我就話:「(說時一臉藐樣)你話呢?」喂!點入啫?你個人塞得入嚟,個手袋都入唔到啦!如果畀着以前,我一早已經剷到佢以後唔敢搭「車立」!

又好似有次開廠,未埋位,我睇緊啲嘢。有個好自負嘅男演員,佢好叻扮鬼扮馬,扮聲亦都OK,佢嗰日喺度不斷扮聲,畀啲女同事圍住,好開心,我不勝其煩,因為真——係——好——很——嘈!於是我就問佢:「你係咪乜嘢聲都扮到o架?」「係呀!乜聲都扮到o架,你講我就扮到!」「真係?咁扮唔出聲呀!」佢當堂死晒!我就繼續睇我嘅嘢,跟住嗰日個廠都好靜!

咁樣對呢個男演員,最多都係傷害咗大家感情,我覺得唔緊要o架,因為點都好過我以前喺亞視,一遇到咁嘅情況,我一係會拍枱:「收聲呀!X街!」一係就會「bomb」一聲,大力打落個布景度,啲人見到個布景有嘢爛咗,全世界就會靜足一日,你話幾咁划算!哈哈!

今年為李小龍逝世四十周年,他選擇不參與任何活動。「有幾個job approach過我,衡量過之後,全部推晒!冇後悔,亦唔覺得損失,唔搞咪唔搞囉!我可以有咁嘅心態,反而開心咗。」

婚姻

因為這樣的暴躁性格,他和太太萬斯敏九七年婚後才年多,婚姻生活已出現了嚴重大問題,兩公婆年復年的吵吵鬧鬧,在家中他更曾打凹鐵架,亂飛櫈,結果分居收場。

我嗰陣真係黐線,真係好大鑊o架!調番轉,我都一樣忍佢唔到:我今次已經低低地慣咗一鋪,下次係你啦啩?點知下鋪都仲係我去認低威?唔得喎!佢同我一樣,都係個講嘢好直嘅人,佢嗰陣講親每句說話,我都憎死佢o架!大家撞到咁點相處啫?

最後佢決定要走,咪畀佢走囉!不過大家都唔敢簽離婚紙,簽咗,全世界就會知,呢個係我哋最大嘅壓力。跟住我哋就連屋企人都隱瞞,有任何function、event,兩公婆照出動,做戲做全套,散咗band就你返你屋企,我返我屋企。我哋仲犀利到,佢後尾要去英國讀書,我都有送機,仲去埋嗰邊探佢,保密工夫做得好正,完全冇人知我哋已經分咗居,我仲喺嗰陣已經發展緊其他感情——不過我個人當時好混亂,脾氣仲係咁衰,結果全部都無疾而終。

就係咁,我哋兩個就分開咗三年幾。

去年四月,跟萬斯敏再行婚禮,「既然我哋因為信仰喺番埋一齊,上年又係結婚十五周年,咪大搞囉!」

抑鬱

而就在那段分開的日子,歐錦棠得了抑鬱症,猶幸剛信了耶穌的萬斯敏,從英國回港,讓他看到了信仰的力量。

我第一次發作,係坐喺Starbucks飲緊杯mocha,嗰日好好天、又有音樂,我冇乜嘢諗(煩),但突然就喊,喊到控制唔到。當時其他客人都認得我,個個見到我咁都O晒嘴。喊完,我就抹乾眼淚,當冇事發生過。

呢啲情況跟住發生咗好幾次,我知道PK,去睇醫生,係抑鬱症,但佢話初期嘅唔需要食藥,叫我放鬆啲,放鬆你個死人頭咩!如果係咁簡單,我一早搞掂咗啦!

○九年,他在太太萬斯敏(右二)陪同下接受浸禮,連他視為父親的已故演員陳鴻烈(右一)也被邀請來觀禮。

後來老婆喺英國返咗嚟,睇見佢改變咗,原來佢啱啱信咗耶穌,好熱情咁過緊佢嘅教會生活。但我好憎,因為我鍾意孤獨、鍾意靜,見到人哋好喜樂、大家一齊喺度笑,我就會好火滾!有乜好笑呢?有乜嘢值得咁開心啫?笑乜鬼嘢啫?都變態、黐線嘅!

跟住我有次揸揸吓車又病發,停埋咗一邊喊到收唔到聲,我就試吓第一次祈禱,點知我之後嗰幾個月都冇再病發過!就係咁,我知道係信仰改變咗我,我脫離咗以前嘅生活、想法同性格,我同周圍嘅人嘅關係唔同咗,睇呢個世界嘅角度同顏色都唔同咗,亦慢慢發覺,我有過嘅所有經歷,都係不枉嘅,因為我可以用嚟serve人——

雖然,我把口仍然好鍾意窒人!

功夫和空手道,至今仍然未停過。「我依家喺浸會傳理系做緊講師,要有足夠精力對住班後生仔,好彩我仲有keep住玩呢啲嘢。」

有乜好驚?

關於窒人,歐錦棠跟我說了另一個例子。

「話說有次我有幸同幾位應屆港姐同枱飲嘢,佢哋好多都喺外國讀完書返嚟,對舞台劇都有一啲認知。講講吓,其中一位話:『棠哥,對唔住呀,我唔知你做舞台劇o架!』

「我覺得好奇怪,點解要同我講對唔住呢?我就好直接咁同佢講:『使乜對唔住啫?你唔出聲,我都唔知你係港姐!』

「呢句嘢,我係冇心o架,但係唔介紹,我阿茂鬼知你係港姐咩!大佬!」

我聽罷咔咔咔地大笑了,「如果我寫呢件事出嚟,你驚唔驚有事o架?」

「有乜嘢事呀?有乜好驚呀?」他理直氣壯地說。

有--乜--好--驚?呢句話,在政府總部門常開拍攝時,我都想問問那五、六位逐個來拍照做紀錄的保安姐姐們。

訪問拍攝時,分別有五、六位政總的保安姐姐前來,影我們的示威道具做紀錄。若然歐錦棠仍是從前般暴躁,應該開了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