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時事速報 2013 年 05 月 12 日

海事處失職 船長卥莽 海難死者家屬:「母親死得冤枉」

去年十.一國慶南丫島海難,政府上周公布長達二百多頁的調查委員會報告,狠批海事處由批圖、驗船以至監管制度都存在嚴重問題。運輸及房屋局長張炳良其後向死難者家屬致歉,並宣布成立海事處制度督導委員會,局方會監督海事處完成內部調查。

隨着肇事的海泰號和南丫四號船長被控誤殺一案即將開審,部分死難者家屬和傷者亦計劃循民事索償,海難慘劇仍未畫上句號。本刊訪問了一位死者家屬和一位倖存者,她們異口同聲炮轟海事處失職及海泰號船長鹵莽。

痛失母親的楊卓欣傷心地說:「件事點發展都好,母親永遠不會回來。」阿蓮雖拾回一命,但海難發生至今七個月,她身心仍飽受煎熬,更喪失工作能力,她希望盡快完成索償訴訟,人生可重新出發。

母親遇難至今,楊卓欣為免刺激情緒盡量避免看海難相關報道,卻仍然存起大量舊報章雜誌,留待放低傷痛後才細看。

海難調查報告揭示,出事的南丫四號由設計、建造到驗船過程都有問題,結果釀成三十九死、逾百人受傷的慘劇。

海難調查委員會聆訊期間,每當聽到相關新聞,三十多歲的楊卓欣便會憶起在慘劇中死去的母親梁頌彩。那份喪母的悲痛和憤怒無處宣洩,聆訊初期她曾多次想找「罪魁禍首」、海泰號船長黎細明晦氣。

「最嬲的時候,想知道他哪天出庭,向他吐口水或打他一身。」她雖沒有這樣做,但仍難以原諒他的過失。「要是他的船沒撞過來,意外不會發生,母親便不會枉死。」她哀傷地說。

如今她的憤怒稍為平復,對於黎細明被控誤殺或面臨坐監,她認為是「最應該」的結果,「他雖然無心,但害死咁多人便要負責任,只能同情他被個天揀做『劊子手』。」

海事處處長廖漢波在回應海難調查報告的記者會上,不但沒有向死難者家屬道歉,亦拒答會否下台問題。

《奏鳴曲》成輓歌

楊卓欣是鋼琴導師,在母親撞船一刻,她正為學生伴奏莫扎特《奏鳴曲K454》樂章,「彈到八時半左右,個心突然好憂傷。」下課後與朋友吃飯,內心又不知何故覺得很孤獨;她未來得及釐清思緒,便接獲父親來電,告知母親出事的消息,於是與家人趕到醫院和殮房通宵尋找母親。至翌日下午四時,她在葵涌殮房看見母親冰冷的遺體,才想起前一晚的憂傷和孤獨感,是母親跟她道別的心靈感應,《奏鳴曲》亦成了母親的輓歌。

「點解母親死得咁無辜?她只得五十八歲,還未見到我和弟弟結婚。」即使母親遺容安詳,楊卓欣也未能接受她已離世。直至今年初,母親出事前使用的韓國品牌手機記憶卡被修復,她見到相片中的母親笑得燦爛,她才稍為釋懷。「知道她當日玩得很開心,臨上船還與好友在大風車下拍照……感恩她是快樂地離開。」

梁頌彩(左)跟同事兼好友伍彩霞遇難前同遊南丫島,兩人雙雙離世,開心的合照慘變成遺照。(受訪者提供圖片)

楊卓欣經常戴着亡母生前遺下的玉珮,以表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