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東觀點 2013 年 05 月 07 日

政治豪賭全輸 玩殘工人

李卓人的職工盟帶領碼頭工人打一場罷工持久戰,令工友捱了四十天淒風冷雨,本來他還想死撐到底,但到周一終於因內外交困,不得不接受外判商加薪9.8%的方案,讓工人開大會決定結束罷工,即時收兵停戰。

對工潮爛尾收場,李卓人仍然死雞撐飯蓋,說是「半杯水的勝利」,但無論他怎樣說,行動失敗是鐵一般的事實。即使到上周六,職工盟仍堅持幾個要求:一是加薪雙位數字(最初要求加幅23%);二是資方再與工會談判,所有建議都要經工會簽名同意;三是所有外判商及國際碼頭公司一齊與工會講數,一個也不能少。但周一工人開大會所作的決定,對上述要求已全不堅持,但求盡快脫苦海,早日復工,顯然已不再願意跟着工會尾搞盲目鬥爭了。

李卓人和職工盟一開始就把工潮作為政治賭注,令談判舉步維艱,行動又變質成為政治鬥爭,令工友捱盡風風雨雨,部分人連工作也失去,慘被玩殘。

碼頭工人的目的本來很單純,就是要求合理加薪,及較佳的工作環境,9.8%加幅對他們而言已可接受,所以上周外判商提出這建議後,多數人都有意復工,但李卓人仍想延長抗爭,攞個尾彩,繼續以激昂口號鼓動他們鬥下去,以為可以靠群眾壓力,把工人綁在戰車。如此「洗腦術」早前還有效,到這地步已不再靈光了,因為工人愈來愈覺得「被搵笨」,懷疑工會要鬥下去另有目的,軍心因此迅速潰散,李卓人的指揮棒終失去魔力(詳見本期《政官莊》)。

工潮之所以陷於今天的敗局,原因是李卓人一開始就不把爭取工人合理加薪放於首位,而把行動視為一場政治賭博,為職工盟和自己贏取政治利益,主要有三:

第一,職工盟一直與對手工會(勞聯及工聯會)爭奪碼頭地盤,見他們與資方談判無結果,便中途殺出,未協商即開戰,發動罷工並佔領碼頭,開天索價提出23%加幅,明知資方難以接受。李卓人以這要求打動工人,吸引他們來歸,以為如一舉得勝,逼到資方「跪低」,職工盟便威望大增,可在碼頭坐大。

此外,罷工之初,職工盟即要求資方必須與工會談判,不可與工人直接洽商,為的是確立職工盟的代表性。由此可見,今次行動為的是壯大職工盟,而非以爭薪為先。

第二,李卓人和職工盟在罷工之初,已招攬其他激進學生和社運團體,把炮口指向和黃及李嘉誠,將工潮轉化為攻擊財團的政治鬥爭,工人在運動中漸成了配角。由於目標轉移,行動的地點改到了長江中心,還晚晚開批鬥大會,把醜化李嘉誠的大頭相高懸於「階級鬥爭」大橫額之旁,向其拋擲污物,罷工行動已完全變質。他將工潮政治化,是想利用社會情緒,結集更廣泛支持,為將來「佔領中環」等政治運動鋪路。

第三,李卓人與幾位議員近年組成工黨,職工盟成為重要後援及群眾基礎,如果罷工搞得轟轟烈烈,他和工黨的政治本錢便可大增,日後在直選中,將取得更大優勢。此外,不管今次工潮是成是敗,他都可以樹立「抗爭英雄」的形象,頭上光環更加燦爛耀目,所謂一仗功成萬骨枯,最後即使工人一無所得,他都是贏家。

由於工潮背後有上述種種政治盤算,從開始已非單純的爭權益行動,正如一位工運老前輩說,倘若職工盟當初肯在枱底枱面與外判商洽商,各讓一步,可能工人就不用在碼頭及長江中心捱四十天風風雨雨,已可得到今日的成果。只因職工盟以工潮作為政治賭注,過往解決勞資糾紛的方法都用不着,結果工人成為了政治的犧牲品,慘被玩殘。

隨着事件過去,大家應深思的是,一些政客利用勞工和社會運動興風作浪,到最後,除了他們贏,其他各方——包括議員、政府、公眾,以及政客口口聲聲爭取權益的基層市民和勞工,都成了輸家。有心人對此能不扼腕歎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