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3 年 05 月 07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如假包換真三刀

數算平生,曾經有五條三刀魚蒸好放在面前,其中一條因蒸好後賣相很可疑,要求海鮮酒家收回及蒸過另一條來,所以總共只吃過四條。數得出吃過幾多條,皆因三刀不常有,而且愈來愈貴,即使捨得吃,又怕吃的是假三刀。

還記得年前在街市的魚檔發現一條粗間斑紋的魚,魚販見我目不轉睛的盯着,便說:「三刀。你要嗎?計你平啲,八十。」

八十元?「三刀?」我以為自己聽錯?

「三刀。」魚販實牙實齒的說。

與「三刀」同處一個魚盆內還有幾條活潑的石蚌,每條只賣三十五元,這條真假莫辨的「三刀」相對很貴。當然,假如牠是真的,便極之便宜了。廣東俗語有兩句話我銘記於心,就是「邊有咁大隻蛤乸隨街跳!」以及「光棍佬教仔,便宜莫貪!」那天,暫且把這兩句話擱在一旁,倒想花點錢買一個經驗(或者可以說是買一個教訓)。

蒸好,細嘗,果然是假的。雖然吃三刀的經驗不多,但三刀肉質的嫩滑,以及豐富的油分,令人很難忘記。問漁民和幾位海鮮水產界的朋友,都說我吃的應該是行內俗稱「紅三刀」的紅雞魚,每両約四、五元,我花八十元買的那條約十両重,買貴了。往後的日子不時在街市中與紅三刀不期而遇,但算罷啦,吃條便宜的冰鮮馬友或馬頭更好味。

三刀多生長在鹹淡水交界的水域,喜歡藏身在近岸有沙泥積聚的海牀石罅中,早年漁民在香港和澳門一帶海域,不時都撈獲如假包換的三刀。不過,華南地區人口暴增,工業發達,近岸水質污染嚴重,影響海產的生存環境,魚蝦蟹的數量一日不如一日,何況三刀!加上內地富起來,花得起錢搶吃好東西,幾時輪到香港人。

這天來到西貢的勝記海鮮酒家,在大魚缸中優優游游游弋的,不正是三刀是甚麼?向該店專責打理海產來貨的「魚王」七哥求證,的確是三刀。他說,幾時有三刀,說不準,一年約四、五次左右,都是在華南一帶捕獲的,總之近年愈來愈少來貨,一水最多幾條,如今他們以每両八十元賣給食客,每條約重十両計,魚價是八百元。不貴啊,魚缸中的幾條三刀,能在世上多留一天已實屬萬幸,捨得吃的大有人在。紅三刀八十元一條,真三刀八十元一両,真是天上人間!

問魚王可否撈起一條讓我仔細看清楚,他明知我搞搞震無幫襯,但也肯滿足我八卦的意圖。「鸚鵡嘴,斑馬身,梅花鹿尾。」九條間矩平均的斑紋相當悅目,魚尾的梅花鹿般的白斑點很漂亮……此際,我的靈魂遇上阿Q,他交低了一句話:「看過等於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