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時事英立方 2013 年 05 月 12 日

Amanda Tann

Amanda Tann,英文科補習天后,教學手法嬉笑怒罵,由衷地覺得只要從時事、生活中多方面吸收,學會靈活運用,其實英文一點也不可怕。

港鐵眾生相

很久沒搭過港鐵,所以當友人在飯局上繪形繪聲(graphically)的描述,他們上下班(during their commute)所見的駭人聽聞(horrific)時,我只覺得匪夷所思(incredulous),心想友人只不過是誇大其詞(overstating)、嘩眾取寵(attention-seeking),以博在座友好一笑。

誰知幾天前因黃色暴雨造成交通大擠塞,為了能準時上課,我乘搭了最安全和準時的過海交通工具──地鐵,令我大開眼界(encountered an eye-opener)。在車廂裏,絕大部分乘客都屬「低頭一族」,牢牢盯着手機或平面電腦,不是在發短訊,就是在玩電子遊戲;不少人在打盹(dozing off)睡覺;也有不少白領麗人在爭取時間化妝。可能我的觀念比較傳統,總覺得女士在眾目睽睽下(under scrutiny)整理儀容,總是有失儀態(unbecoming)。

不過,相比男士用兩個硬幣拑挾鬍鬚,女士當眾化妝其實沒甚麼大不了;再比起那些當眾挖鼻孔的邋遢(scruffy)男女老幼,又實在是小兒科(no big deal)。以上所描述的種種失禮行為,我在不同公共交通工具上目睹過,雖然欠缺儀態,甚至有點噁心(revolting),但相比那天在車廂裏見到的奇景,又真是小巫見大巫了!正當我很忙碌的在飽覽乘客各種各樣「有趣」舉動時,坐在我對面的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士,突然把他右腳上的鞋子脫了,把他那鑲滿黑邊(laced with dirt)的腳擱在座位上,然後從手提袋裏掏出一個指甲鉗,慢條斯理的開始剪腳趾甲。

指甲鉗一挾,看着第一片發黑的趾甲向我的方向飛彈過來,這一驚非同小可,馬上濁氣往上湧(feeling nauseous),幾乎沒眼前一黑,然後昏絕過去(pass out)。驚魂未定,我正想站起來,寧願犧牲難得的座位,也要遠離這個瘟神(scumbag)時,沒料到自己的動作還是太慢,臉上竟然中了一記「飛彈」!因為驚嚇過度,我一時愣住(frozen with fear)了,完全不曉得反應(thunderstruck)。

其他乘客也跟我一樣,看來是嚇呆了,個個都呆若木雞(dumbfounded)。剛巧列車到站,那位中年男士若無其事的離開車廂,當所有人終於回過神來,他已逃之夭夭(long gone)。不記得那天上課前我洗了多少次臉,只記得當天晚上、第二天早上和下午都吃不下東西。當然,下課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友人發了個道歉短訊,告訴他我絕對相信他們每天在港鐵的所見所聞,絕不是誇大其詞,而是真有其事(for real);第二件事是很認真的寫了封投訴電郵,強烈要求港鐵立例禁止乘客在車廂內剪腳趾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