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3 年 05 月 02 日

女王的傳說2.0 露雲娜

面對露雲娜真身,第一件事,是遞上名片。

「哦——XXX(本人的英文名),你去過澳門嚟吖嘛,我哋係facebook嘅friend嚟嘅。」

是的,早於露雲娜告別隱世生活「出山」時,她在facebook已把到素未謀面的我add為「朋友」,只是其「朋友」數以千計,難以想像她會細閱公告欄。

「都會睇o架,我好宅o架,好多時上網上到三、四點都唔瞓。」

我則跟閣下一樣,只記得露雲娜的〈千年女王〉、〈傳說〉;年輕多一點的,已是她一○年跟陳奕迅合唱的〈講男講女〉。

傳說中的女王,已屆五十之齡;輕倚窗扉的露雲娜,仍然是長長頭髮,兩眼冇發青光;輕鬆一點,我把右手那五隻手指收起三隻,揮一揮手,玩一個小「魔術」,當事人已哈哈大笑。

訪問後,她給我一個facebook訊息:「The new Five-O is the new 2-O」這種進化,這世代叫2.0。

大相

重組情侶檔

不論「20」還是「50」,露雲娜把其「少女心」及「少女音」保持得相當新鮮,即使復出開演唱會,還是挑選了老拍檔賈思樂,於伊館舉行兩場《Reunited慈善演唱會》。闊別舞台廿六載,露雲娜坦言心情緊張,遇上反覆天氣,她還咳個不停,甫到達訪問地點,便表示:「唔好意思,畀我食咗藥先。」

依家呢段時間好crucial(關鍵),我好驚唱得唔好,因為呢個演唱會,我會緊張到瞓唔着o架!Louis(賈思樂)就淡定過我,有佢喺度我都calm啲。

Louis真係好好,可能因為我哋都鬼鬼哋,又識於微時,識佢嗰時我得十二歲,所以可以咁friend。嗰時有傳過我哋拍拖,我十三歲嘅時候仲暗戀過佢添,但係我諗我哋嘅感情keep得咁好,係因為我哋冇同對方拍過拖。

圖中與右為長青的「金童玉女」,圖左及中則是年輕人的「講男講女」。

女仔要有Sense

露雲娜與賈思樂(Louis Castro)的共通點,除了「鬼鬼哋」和愛唱歌以外,二人的中文名均由英文名譯過來。露雲娜原名Rowena Cortes,九兄弟姊妹中排行第八,生於大家庭,她讀小學時已唱歌幫補家用,為家人犧牲玩樂時間。

我又唔覺係犧牲喎,唱歌對我嚟講係一件好玩好funny嘅事,因為我真係鍾意唱歌。五歲參加歌唱比賽,我唱jazz,贏咗啲姐姐哥哥(對手是關正傑、陳任),攞冠軍獎只係一架車,我送畀屋企人。之後每個禮拜都上電視,去阿Sam(許冠傑)嘅節目,佢好靚仔o架,又成日抱我添!

那一年,露雲娜只有六歲,但已推出英文細碟,十三歲便推出大碟,但絕對沒有索K。

哈哈!我喺呢方面好有sense嘅,始終一邊讀書一邊唱歌、拍戲,已經好辛苦,所以要更加愛錫自己,啲哥哥姐姐去玩,我唔join;有叔叔過嚟眼神唔係好妥,我都會alert,唔使埋位我就做我啲French嘅功課,總之女仔要學識保護自己。

二十歲前,露雲娜已推出過九隻唱片,屬多產歌手。

傳說的威力

訪問期間,露雲娜的笑聲不絕,笑到她要刻意自制,目的就是為養聲,跟她談一會,她便拿出自製的羅漢果茶,先飲一口潤一潤喉,再說。

我由幼稚園到中學都讀聖保祿學校,好彩嗰時啲sisters、先生同大部分同學都好錫我,係試過有同學喺tuck-shop(小賣部)排隊嘅時候咁(瞪眼作鬆㬹狀)整我,我就淨係識走入廁所喊,好鬼蠢!哈哈!

我係易喊、怕事o架,試過入行之後,有個男朋友話佢去咗台灣,點知我同個朋友喺銅鑼灣行街,見到個男仔同另外一個女仔拖住手,我又係匿埋喊,冇去confront佢。

最近又係,因為演唱會,我會出一隻發燒碟,重唱〈傳說〉,唱唱吓又係感觸到喊咗出嚟。第一次錄呢隻歌嘅時候,我得十九歲,所以喺錄嘅時候,有好多我十九歲嘅回憶,突然間返番晒嚟,時間真係過得好快。

八一年,露雲娜有份演出的《荳芽夢》,瘋魔不少少男。

為養好聲及保持狀態,露雲娜的自備羅漢果茶,時刻跟身。

不做汽水精

十九歲的露雲娜,《荳芽夢》已拍,〈千年女王〉已唱,還已是當時少男們的偶像。到廿一歲,她已「疲態畢露」。

中學畢業後,美國有學校收我;日本也有發展機會,但我唔捨得屋企人,都係留番喺香港。到廿一歲嘅時候,我已經攞「老人牌」(十年服務金牌),仲畀《歡樂今宵》啲同事笑。

其實嗰時我已經唱咗十幾年,好想過啲好平凡嘅生活。到我識咗前夫(攝影師Sam Wong),我已經好想建立自己嘅family。唔好睇我鬼鬼哋,我好傳統、好「白燕」o架,我覺得屋企就係女人嘅全部。所以我八九年結婚之後,我就唔再做嘢,淨係做家務買餸同湊仔。

除了九○年誕下兒子Bryan Michael外,露雲娜曾經歷兩次小產,到九五年,還離了婚。

嗰時我日日飲幾罐汽水,正一汽水精,又食好多甜嘢,依家兩樣我都冇掂好耐。

Perry於去年在香港舉行音樂會,露雲娜上台獻花送吻,甜過現今不少少女。

緣來沒法擋

「唔掂」甜食,除了因為開騷外,還因為露雲娜與相識三十二年、拍拖近一年的未婚夫Perry Martin,甜蜜過世間上所有甜點。

哈哈!你話呢?

由細到大我都覺得自己好好彩,係離婚先叫做係大嘅打擊,但係the best is yet to come!喺我係咁玩facebook嘅時候,就撞番佢。

本來我諗住自己要一個人o架喇,但係有緣真係擋都擋唔到。佢有成廿九年冇返過嚟,依家住喺度(香港)、又買咗套學廣東話嘅教材。

最重要係我爹哋媽咪同阿仔都好support我,我好傳統o架,呢啲一定要攞晒permission。哈哈!

在facebook重遇,露雲娜與Perry初時以skype維繫,可以重來的愛,重來得相當高科技。

露雲娜非常傳統,這幀三代同堂的照片,是她早前拍下,左起為其子、Perry及露媽媽。

NG SEI HAK HAY

新世代的通訊方式,除了WhatsApp就是

facebook,連msn也於上周壽終正寢。

訪問期間,我見露雲娜咳得兇,於是介紹她買某中成藥咳藥水。一周過後,再收到她的facebook訊息,指那藥很「Ging」,還向我說「Dor tse」。

是的,當露雲娜的未婚夫積極學廣東話歸化香港之際,她仍採用沿用多年的「露氏拼音」,跟本頁大題一樣,睇得明便可。

露氏拼音示範
露雲娜自稱「宅女」,細心看,她所用的符號,其實很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