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東觀點 2013 年 04 月 30 日

行動愈激 愈進死胡同

職工盟帶領碼頭工潮,苦戰月餘,招數盡出,卻久攻不下,近日已開始發茅,於是行動愈來愈激,不惜犯險裝造亂局,希望加強衝擊力,速戰速決。上周他們先強堵碼頭通道,阻止貨櫃車出入,造成交通大混亂;接着闖入長江中心辦事處示威,擾攘一番始肯離去;周五晚更衝出花園道佔據行車線,與警員激烈推撞。看來攻勢將一浪接一浪,更激行動尚在後頭。

他們兵行險着,不惜破壞秩序,實因形勢所迫。工潮開始不久,職工盟即直指碼頭母公司和黃,不斷挑釁其老闆李嘉誠,以為可迫使和黃出手促外判商講和,但這戰略完全失準,他們攻擊愈猛,和黃態度反而愈硬,外判商亦無退讓餘地,寧結業也不妥協,結果談判停頓。勞方無計可施,前面已無路可走,惟有孤注一擲。此其一。

職工盟孤注一擲,圖以激烈行動逼資方「跪低」,不惜強佔馬路與警衝突,但他們愈激,對方只會愈硬,死結更難解開,令工潮走入死胡同。

職工盟過去曾靠激進嘗過甜頭,今次即使到這地步,仍相信可以藉激烈行動引發巨大迴響,吸引更廣泛社會支援,從而向資方加強施壓,令對手跪低。此其二。

李卓人是搞社運的老手,知道工人如坐困帳幕捱風淋雨,戰意必漸消沉,更因前路茫茫,對工會衍生怨氣,所以一定要繼續將行動「升級」,不停鼓動工人向前衝,才可以維持他們撐下去的意志。此其三。

由此可見,職工盟為攞尾彩,最後一擊必會更激,但以目前形勢,這目的極可能落空。先說和黃,長江中心被圍兩星期,大老闆受盡醜化侮辱,如果「跪低」豈不是向惡勢力低頭?它既然硬碰到今日,當然不會因職工盟再搞新花樣而有寸步退讓,相信會堅持到底,直至對方退兵。

至於外判商,高寶將於四月結束營業,正安排遣散全部員工,該公司參與罷工的工人亦不可 幸免,與他們談加薪已毫無意義。其他外判商提出了分兩年加薪的方案,堅稱已是底線,為了保住盤生意,讓步的空間極有限,既然撐到現在仍站得住,怎會不硬挺下去?工會要逼它們大幅退讓極不可能。

資方本來已強硬,職工盟採取更激行動,死結反而更難解開,因為資方恐怕若在壓力下屈服,以後工會必乘勝再來,照辦煮碗事事以激相脅,動輒發動罷工圍堵碼頭,屆時資方便再無招架之力。這情況如發生,過往行之多年的談判機制也將失效,生意再難做下去。面對這可怕的前景,資方知道絕不能動搖。

除了這反效果,職工盟的表現也會減弱社會支持。至今為止,加入撐工潮的外界團體不多,比起當年紥鐵工人罷工有三、四十個組織支持,氣勢相差甚遠。這情況與今次工潮走向「極左」不無關係,例如以「階級鬥爭」及「無產者聯合起來」等為口號,都令部分市民憶起六七暴動而心寒,近日強佔馬路和「打小人」的長毛式做法,也使溫和人士側目。

可能李卓人也知道形勢不妙,最近轉了口風,說願意稍作讓步,只要加薪雙位數字便「有得傾」,希望為自己鋪下台階。但因工會去得太盡,做法太激,到這地步已難轉彎,正走入死胡同,跟着他罷工的工人勢將一無所得!

職工盟今次陷於困境,對泛民是一大啟示,就是「佔領中環」之類的激烈行動,製造了社會動盪,卻未必能迫使中央在基本原則上退讓,反而衝擊愈大,反彈力愈強,刺激中央採取更強硬態度,把制度收得更緊,到時雙方皆無妥協餘地,被迫硬撼,結果各方都成為輸家。若泛民並非一開始就以激烈行動威脅,願意談判找出折衷空間,倒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正面成果。

泛民應該吸取今次碼頭工潮教訓,明白激烈行動是手段,不是目的。任何博弈,退一步進兩步是贏,以為進了一步,最後卻退兩步,其實是輸。迷信激烈行動必勝,而不靈活運用策略,最終將一無所有,累己累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