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塵世美 2013 年 05 月 02 日

鄧達智

鄧達智(William Tang),香港著名時裝設計師,新界原居民,自少酷愛獨自旅遊,足迹遍布五大洋七大洲。每一次遊歷,都是一個醉人的故事;每一串風景,都記載着一張動人的笑臉。

爺爺的背影

做夢機會不多,年前我進行四個多小時頸椎大手術,麻藥未醒,竟然夢見已離世的三姐、二姐、爸爸及阿爺刀光劍影為我保護,情景逼真奇特,緊記!

祖父在我大二那年聖誕節前夕離世,家中一趟電話先到二姐家,再轉告正跟舊時書友準備聖誕重聚歡樂氣氛中的我;坐上街車從多倫多市中心回城東的家,眼淚印落窗外飄雪黑漆長夜。

那夜夢中,阿爺不住走動,醒來再睡,他依然不忍離去,一再出現……不忍離去是自己,心存內疚,多年不減。那次別後,他的背影成為我的永恒懺悔。

那些年,跟今天海外上課學生過的完全是兩個世界的生活。不論家中普通還是富貴,大家積極着意唸好書,以過半工讀清貧生活為榮。莫說一年兩大假,一些書友一唸四、五年未得歸家。長途電話價貴,溝通以書寫信件為主。

與阿爺對話不多,但他對我的愛,我一生銘記。

自己首次回家是大二暑假,別過老家四年,某程度自選,前面三個暑假其中之二在歐洲,之一在加拿大、美國,都是旅行,沒聽祖父勸告提早回港。阿爺在冬天離世,那背影成為祖孫之間最後的具體印記,永難補償的烙印。

飛機開始下降啟德機場,百感交集,至心痛未能再見至親祖父及外祖父(無獨有偶,兩親家在同一間醫院上下樓層,相隔一周告別塵世。)沒任何心理準備那眼淚崩堤,免失儀態隨手抄起身邊毛毯蓋着頭臉,任淚水潺潺濕透衣襟至着陸,待其他乘客全下機,抹乾淚濕,兩眼紅腫再次踏上故鄉的土地。

在我們的時代,父親一般教兒子從嚴,祖父次之,母親也害怕過分溺愛,所以體罰不鬆懈。感情溝通一般落在祖母肩上,阿嫲與我最親密,地老天荒的掛念。

阿爺不多言,對長孫的我某程度上有更多要求,態度嚴格甚於其他姐弟,這小小鴻溝讓我們一直不太親熱。家中姐弟眾多,教育責任阿爺一力承擔,同一時間多人在海外求學,不用說學費加生活費,單出國的機票費用已甚融。

出門那天,平素親密書友來送的多,家中準備的汽車未足應付。換了一身新淨衣服送行的祖父在家外廣場握過手,捨不得,還是坐上車頭,要送到村口……已呈緊張的座位更現不足,自己心下嘀嘀咕咕,完全罔顧阿爺愛孫一片心,及至車子抵達三數分鐘車程後的村口,那年代縱使至親也極少像今天的熱情擁抱,下車緊緊握過我的雙手,他便獨自一人站在路邊目送。

隔個車窗回望,心下突然酸楚,暗駡自己不孝,從來不覺特別親近的祖父,透過幾下低調克制的身體動作猶勝千言萬語,他的愛心與恩賜不會少過祖母,只是深藏不露……車子遠去,阿爺背影漸稀。

沒想過,此別後,成永訣,再會只餘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