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港媽面書 2013 年 03 月 27 日

潘澄

曾為公司管理層,長期搏殺令家中兩隻小怪獸終日處於無政府狀態,把心一橫班師回朝,用冷眼熱血道盡養兒育女趣事、家長圈子的荒謬事。

為內地家長平反

舉凡區分了香港人、內地人,還要連上家長二字,負面兼惡毒的批評一定隨之而來。彷彿所有內地家長都會教唆小孩隨地便溺、所有來自國內的,在港鐵車廂內都習慣開懷大嚼,還有說話粗鄙啦、不講衞生、自私自利……以偏概全得幾乎將所有負面的標籤都套在他們身上。

想說的是,當我們還沉溺在面書上的發洩,或者組織幾個網友到火車站所謂堵截水貨客;當我們只懂疾呼不滿、滿心埋怨之際,中港兩地已在文化上、經濟上、實質上極速融合。大家口中指摘的內地人,其實應該稱之為來自國內的遊客;操着不純正廣東話的,其實很多已拿了三粒星身份證,早已融滙成了新一代香港人。只將目光放在小便的遊客而忽略了身邊的變化,若干年後,你將不再可以全面地了解我們的身處地─香港。

孩子的學校裏有很多「普通話人」。由於不用上班、比較清閒,我天天跑去接兩個孩子放學,與其中好些家長混熟了,話題自然離不開管教子女。這批來自內地的香港家長其實有好些共通點,包括本身曾受過高等教育;不靠父蔭母蔭,而是靠自己做生意、來港教書、又或是嫁個香港人在此地落葉歸根;與我們一班土生土長香港家長最大的分別是,他們很拼搏,這種拼搏精神也硬硬生生地灌輸了給下一代。

認識一位大學女講師,每天要求八歲的女兒自行乘搭巴士由上水往返沙田上學。我們的反應是:「吓,八歲咋喎!」她用唔鹹唔淡的廣東話回應:「嘩,已經八歲了喎。我細時五、六歲時,已經自己山長水遠行返學校啦,佢得嘅。」三年下來,小女孩長得亭亭玉立,一切安然無恙。花生友可能心裏詛咒:第時有事你就後悔。但我冷眼旁觀,在母親的信任與威迫成長下,女兒行事為人相當獨立,一點沒有港孩之氣,而且成績冠全級。

另一位來自內地的香港家長最着重訓練子女的體能,每個星期帶着孩子攀山涉水。不少人都知道西貢一帶其實勝景處處,但有多少人真正用腳踏遍這土地?要孩子領略山水之樂,甚至在靈性上與大地和應,前提是孩子由四、五歲開始已要練就一身好功夫,否則動輒五、六小時的腳程,連大人也未必吃得消。這種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的教育方法,除了令孩子身壯力健外,對意志的培訓,不是坐在冷氣課室內的港孩可以體會得到的。

文化背景的差異,衍生出不同的教育方法。行文之際,一班六年班的學生剛完成畢業露營,由於碰上天氣特別差勁,狂風大雨加上雷聲隆隆,聽聞一班怪獸家長多次致電學校,要求提早取消行程,差點沒要闖入營地搶人。又聽聞一些男生慣了養尊處優,因為晚上怕黑想家,通宵躲在被褥內痛哭……

並非特別想歌頌來自內地家長的苦行式教育,只是同樣是香港的新一代,我們的競爭來自北方,我們孩子的競爭就在身邊。我們經常自詡為大都會,但紐約人面向全美國的競爭,倫敦人知道自己的城市在全國的位置,我們呢?